第114章 勝
g,更新快,無彈窗,!

夕陽終于淹沒在草原盡頭了.

這個過程很快.

往日要是走在草原上,看落日,就像是一瞬間的事情.

才看著天邊的夕陽,跟身邊的人說一兩句話,再抬頭,夕陽已經沒有了.

然後天地很快就被黑夜隆重.

若是在別的地方,看到落日了,就慢悠悠的回家吃飯,剛好能趕上.

可是在蠻荒草原,尤其是這段時間的蠻荒草原.

這里一天天黑,就如同地獄一般,成為了另外一個世界.

那是惡狼的世界.

它們悄沒聲息的在草地上流竄著,成群成群的.

就是善于打仗的荊國人,也不願意和狼群遇上.

原本他們以為一刻鍾就能結束的戰爭,再充裕一點,算兩刻鍾,就回去休息吃肉喝酒.

可是現在,夕陽落山了.

他們居然還沒有殺死對方.

不僅沒有殺死對方,自己一群人居然陷在了當中,死傷無數.

這是他們出戰以來第一次遇到這樣的傷亡.

天快黑了,他們越發無心戀戰,只想回去.

可是白骨村的人卻越戰越勇.

他們一開始都不相信自己能抵抗荊軍.

可是真的開始沖殺了,就發現,荊國人也是人,荊國人也會死,荊國人也會怕.

他們沒有退路,退回去,就是家園.

他們只能死守.

殺死一個夠本,殺死兩個就賺了.

何況他們還有神鳥吡鷹保佑,他們一定會贏.

盡管他們也看到了夕陽落山,可是他們都不願意離開.

他們一往無前,因為害怕,擔心現在退了,以後再沒有勇氣上了,只能殺,殺,殺.

荊軍想回去,無心戀戰,對方卻越戰越勇.

一下子形式就顛倒過來了.

荊軍將領看著自己這邊,居然一面倒的被殺,十分郁悶.

他沒有遇上申國的軍隊,居然被申國的一群蠻民給擋住了,簡直是奇恥大辱.

不過他能成為將領,自然不是只有武力的莽漢.

他發現,對方雖然是一群烏合之眾,打的時候卻是很有章法的,陰險狡詐,偷襲為主.

一點都不像他們以前遇到的申國人,都說申國人很迂腐,講究堂堂正正,結果這群人,卻怎麼陰險怎麼來.

而且他們似乎一直護著中心的人.

荊軍將領,勿,一邊應對著各種偷襲,一邊觀察.

終于讓他看到一個空隙.

這隊隊伍的中心,居然是一個孩童,十分漂亮的孩童.

他的心"噗通噗通"跳.

他感覺自己要完成任務了.

這一次新皇命他們來攻打蠻荒草原,根本不是為了什麼燒殺搶劫,而是要找一個孩童,然後把那個孩童殺死.

皇上沒有描述那個孩童,只是說了眼睛有異,他們看到肯定會認出來的.

眼下,不就是一個孩童嗎?雖然是女童打扮,但是這麼大的孩童,無論作男女打扮都是可以的.

他若是殺死那個孩童,回去一定能升官發財.

大將軍的職位,似乎都在向自己招手了.

勿非常小心,表現上看著是在跟對方打斗,一副體力不支的模樣,實際上卻慢慢的靠近那個女童.

天助他也.

居然真讓他等到了一個空隙.

那女童身邊的人都在應對旁邊的荊軍,女童獨立騎著馬.

他握著自己的長矛,瞄准了重重的丟出去.

這一下,定能把那女童刺個對穿.

他的長矛的力量可是能同時對穿兩個大漢的.

何況是一個小女童.

卻見說時遲,那時快,一只吡鷹居然直直落下來,用身體擋住了他的長矛.

同時女童身下的大黑馬,居然抬腳,一腳把他踹了幾米遠出去.

他都不敢相信,強壯的他,居然會被一匹馬踹到.

那馬的力量該有多大,根本不可能是一匹馬.

他直接一腳就被踹飛了.

可是緊接著,他身邊居然冒出眼睛綠幽幽的幾匹狼.

勿簡直要瘋了.

不可能,月神還未升起,日神才剛剛降落,狼群怎麼就冒出來了.

而且狼群出來了,其他人一點事都沒有.

就只有自己被攻擊了.

一匹狼一口咬在了他的手上,其它幾匹狼同時張口,一下子就把他淹沒了.

勿不甘心的看著那個女童.

見那女童的眼睛幽深,他找到了,他一定找到了.

可是來不及了……他甚至來不及喊出來,來不及通知同伴,若是他能喊出來,哪怕一句,他相信,所有人一定會拼命殺死那個女童的.

這才是他們真正的目的.

可是來不及了.

狼群撕咬的迅速,只是瞬間,就又隱沒了草叢當中.

不停後退的荊軍,在草叢邊就莫名消失了.

白骨村的村民打的舍生忘死,忘記了黑暗,忘記了狼群,等到回過神來,才發現,草原上活著的居然只剩下白骨村的人了.

血淋淋的站著.

連神佑的身上都濺上了很多血.

剛剛一只吡鷹給神佑擋著那一根長矛,鮮血飛濺,熱乎乎的,灑到了神佑的臉上.

接觸皮膚的鮮血奇異的很快消失,只是衣衫上的血還留著.

大家都忙著搏命,沒有人注意到這一點.

"我們贏了?"一個娘子不可思議的喊道.

她的衣衫破了,露出了半邊的肩膀,肩膀被砍開了一個大口子,血肉外翻.

她說完話,就哈哈大笑.

笑的她的衣衫都差點掉下來,還是旁邊的人,幫她把衣衫拉上去.

卻沒有人嘲笑她.

大家都一臉劫後余生的喜悅.

三當家也是如此,只是剛剛打生打死沒有注意,這會子卻腿都在抖.

"快,我們快收拾了離開,天黑了."三當家看看天色,忽然間淒厲的喊道.

國師卻搖了搖頭道:"來不及了,趕緊點火."

所有人都面色嚴肅.

夜晚的草原,是狼群的樂園.

也是因為這狼群,才讓蠻荒草原沒有徹底被荊軍占領.

每到天黑,他們就要離開.

高高的篝火,燃燒起來.

大家沉默的收斂死去的兄弟姐妹,輕傷的照顧重傷的人.

緊緊的靠近火堆.

還有那些受傷的吡鷹,也傻愣愣的在草原上站著.

外圍有聲音.

沙沙沙的聲音.

狼群來了.

密密麻麻的狼群,數也數不清.

綠幽幽的眼睛,讓人頭皮發緊.

所有人都覺得萬分緊張,剛剛一翻生死搏斗,這會子,已經十分疲憊了,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力氣,再跟狼群斗爭.

阿鹿也是如此,他很疲憊.

不過他還是和小五背靠背的靠著,擋在妹妹跟前.

沙沙沙,沙沙沙,沙沙沙……

好像一瞬間,整個草原,都布滿了狼.

他們被狼群包圍了.

所有人都覺得脊背發涼.

國師也是頭皮發麻,他們好不容易勝利了,這被狼吃了,也太慘了.

這時候,一只狼出現了.

低著頭,吊著尾巴,猛的竄進來,眾人都做好了准備,卻見這狼,拖著邊緣上一個荊國人的尸體,瞬間隱入草叢.

接著密密麻麻的狼躥出來,卻都是拖著荊國人的尸體,隱如草叢.

狼群如潮水一般,嘩啦啦的退卻了.

荊國人的尸體都消失了,只留下白骨村人.

有點像做夢一般,要不是身上受傷,簡直以為自己根本沒有跟荊軍打過戰.

熊熊的篝火,蒼茫的草原,無盡的黑夜,劫後余生的白骨村人.

他們勝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