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戰
g,更新快,無彈窗,!

大軍壓境.

連黑鴉都飛的遠遠的.

那些黑鴉靠吃腐肉生活.

可是也害怕血腥厮殺.

天陰沉沉的,傍晚了,沒有夕陽.

風停了.

草卻沒有抬起頭,依舊彎彎的.

像是被這沉沉的空氣壓彎了.

荊軍來了,越走越近.

不是二十幾個荊軍.

聽著聲音,至少有近千人.

是二十幾個荊軍的幾十倍.

荊國人,長期內戰.

為一點小事就開戰.

打生打死.

能活下來的都是精銳.

而白骨村,傾巢出動,骨器作坊的匠人,紡織作坊的娘子,俘虜洞出來的遺民,新投靠白骨村的村民,他們領了白骨村的戶口,哨隊,收費站的治安隊,能出來的全都拉出來了.

滿打滿算,也就近千人.

其實原本也將近有兩千人了,只是荊軍來了,那些新投靠的村民,跑了很大一部分.

原本他們也沒有太接觸到白骨村的核心.

要走,三當家就讓他們走了.

不過眼下,看到除了白骨村,其他蠻荒小村都被屠乾淨了,連雪山上的神廟都被一把火燒乾淨了,那些跑走的人,反而先死了.

一場戰爭,能看清很多人.

原本覺得很靠譜的人,不靠譜的跑了.

原本覺得不靠譜的人,就像陳縣令,蘇典吏,卻沒有跑.

蘇典吏帶著衙役救護受傷的百姓.

陳縣令得知朝廷居然不願意出兵,單槍匹馬,連夜出城回去搬救兵.

連邊軍將領吳江,也戰守第一線.

剛剛那二十多人是練手,之前也有一小波一小波的荊軍練手,可是眼下,真正是大軍壓境了.

神佑說不能退.

他們就沒有退.

也不是他們真的很迷信神佑.

神佑再厲害,也只是一個女童.

他們是都知道,沒有退路.

跑回去,也是被殺死.

與其後背被慌亂的砍死,不如正面迎敵,說不定還有一絲活路.

隊伍繼續前進.

阿鹿和小五還有三當家都到了神佑跟前.

他們想和妹妹告別.

只是到了跟前,什麼都沒有說.

眼下,沒有什麼好告別了,要死就一起死.

三當家也是如此.

無量沒有來,他很放心.

因為他知道他們若是死了,無量也不會獨活了.

她一定會陪著他們走的.

不用讓她看到這樣的場景.

這樣一想,反而精神輕松了.

甚至表情放松的說笑起來.

像是沒有聽到那咚咚咚的荊軍腳步一樣.

天上飛翔的吡鷹小玉也落了下來.

在馬車的一邊,站著.

它的尖嘴上有血跡.

平日它跟大黑是水火不相容,碰到一起就要打架.

可是這會子落到一邊,卻乖乖的.

只是小玉的那張人面的眼睛,似乎很哀傷的模樣,有點蔫.

神佑伸手揉了揉吡鷹小玉的腦袋.

阿鹿看著小玉,笑道:"小玉可厲害了,一只鳥可以殺好幾個荊軍,幾次都是它救了我,說不定我們不會輸,萬一小玉喊來了一堆幫手呢."

神佑笑了笑.

"哥哥,我給你吹首曲子吧."

雖然有點不合時宜.

阿鹿還是點了點頭.

從胸口里掏出自己的鏈子.

這個妹妹最早從草地里撿來的生鏽的鐵圈,戴了很多年,如今紅的發亮,很是好看.

上頭大鳥的圖案也非常生動,浮現在鐵圈上頭,像是隨時要飛走一般.

因為是妹妹給自己的,阿鹿十分寶貝.

神佑接過了那個鐵圈.

放到了嘴邊.

閉著眼睛,吹了起來.

輕輕的響聲,吹的呼呼的,沒有什麼調子.

可是才一響,吡鷹小玉就猛的抬頭,一臉希翼.

它忽然扇了大翅膀,猛的飛起來.

"啾……"天空中小玉發出了嘹亮的喊聲.

像是要喊破了烏云厚厚的云層一般.

"啾……啾……"一聲兩聲,云層里越來越多喊聲.

高亢不平.

神佑的曲子還在吹.

依舊聽不出什麼調.

可是所有人都忍不住朝天上看.

因為好像從四面八方,飛來了很多很多的吡鷹.

遮天蔽日一般.

簡直像是神跡.

吡鷹的個頭極大,一只吡鷹展翅飛翔,像是一朵飛云一般,直接遮蓋了頂上的天.

等到一曲吹完.

神佑的臉色有些蒼白.

把鐵圈還給了哥哥.

阿鹿有點懵的把鐵圈戴上,就見小玉從天上俯沖下來,飛到自己身邊,一臉喜悅.

它用嘴啄自己的手,很輕.

平日也這樣玩耍的.

阿鹿會用這樣的法子訓練它,和它建立基礎的交流.

這會子,小玉在他手上啄了好幾下.

小五好奇的問:"鹿哥,小玉說什麼?"

阿鹿也很驚奇的道:"小玉說它家人來找它了,它家人願意幫忙."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法,一下子使得整個隊伍信心大漲.

雖然荊軍的隊伍聲音越來越近,可是他們卻越走越穩.

連神鳥吡鷹都來保佑他們,他們一定不會死,一定能贏.

遮天蔽日的鳥群在隊伍上空飛翔著.

終于,兩軍相遇.

對面的荊軍也懵逼了.

還沒有遇上這樣的情況.

那些大鳥是吡鷹吧,他們之前燒雪山神廟的時候,把它們的老巢燒了,還有幾只倒黴的吡鷹直接被燒死了.當時都沒有見這些吡鷹報複,而是各自飛走了.

可笑那些蠻荒之民居然說吡鷹是神鳥.

烤鳥還差不多.

結果眼前,吡鷹居然又回來了,而且是密密麻麻的回來了.

看著像是有人能指揮一般.

果然那吡鷹群下,居然有一隊人馬.

雖然挺多的,但是看著就是烏合之眾,里面居然還有女子,簡直是給他們送菜.

而且還插著一杆骷髏頭和一只著火的鳥的圖的旗子,簡直是好笑.

荊軍一路上,遇神殺神,遇佛殺佛,連神廟都燒了,自然什麼都不怕,看到這一群人馬,也沒有放在心上,只是虛張聲勢罷了.

為首的將領喊道:"速戰速決,一刻鍾內殺光他們,就回去紮營,這草原上的野狼越來越多,賊他娘的討厭."

"速戰速決,殺光,殺光,殺光"

喊聲整天.

阿鹿騎著馬,一馬當先,沖進戰場.

小五甩著他的鐵球,毫不猶豫的砸出去.

三當家舉著長毛,沖著厮殺……

娘子軍們拿著刀劍,腳步堅定的向前沖.

沒有人後退.

鮮血彌漫.

從飛濺到天上的血,到涓涓的流淌.

天邊,不知道什麼時候烏云退散,夕陽蹦了出來.

只是出來的很晚,露面的時候,只剩下小半輪掛在天邊,眼看著就要淹沒在草原里了.

荊軍們也很驚奇.

原本打算速戰速決的,可是沒有想到面對這樣一群隊伍,居然打的異常艱苦,可以說是他們遇到的第一次旗鼓相當的抵抗了.

還有那些吡鷹畜生.

簡直跟不怕死一樣,居然沖下來厮殺.

一只吡鷹的翅膀都被砍掉一半,居然還用剩下的翅膀在那里掃他們.

吡鷹都如此,更別說這群人了.

那些嬌滴滴的申國娘子居然不怕死,一刀砍在她們臉上,都不在意.

繼續沖殺過來.

更別說隊伍里幾個少年,異常勇猛.

尤其是那個拿鐵鏈的強壯少年,常常一鏈錘輪過來,就把好幾個人都打下馬,這樣的少年在他們荊國人當中也是讓人佩服的響當當的英雄.

還有一個拿著短刀的少年,最為陰險,每每都是割喉,丟飛刀,一出手,就要死一人.

手段也十分了得,但是他們荊國人不欣賞這種.

還有那個半邊眉毛的漢子,荊軍也有所聞,什麼半眉三當家.

很是拼命,也十分陰險.

身手倒是一般,但是逃命功夫十分了得.

除了這些人,還有一些殘疾的老漢,居然也十分難纏.

居然還有用嘴咬的,生生把他們的耳朵咬下來,臉咬破的都有,簡直比他們荊軍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