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朝廷風云
g,更新快,無彈窗,!

"將軍百戰死,壯士無人歸,

朝廷萬千子,談笑有風聲,

蠻荒無活人,申國無蠻荒,

今日失一城,明日失一國."

這首詩,平仄不對,押韻不對,言語不華麗,或者根本稱不上一首詩,勉強能算打油詩.

可是看著趴在白玉地板上的那個官服襤褸渾身是血的人的時候,所有人都開不了口批評.

只覺得火辣辣的臉疼.

禦史官葉榮除外,他看陳結余的目光,不僅僅是氣憤了,而是怨毒.

他認出他了.

因為他們曾經是同窗,同一屆,陳結余是排名前二十的優秀學生,而他是二十一名.

一名之差,卻是天差地別.

陳結余有無數師長先生關心,無數同窗擁戴.

自己卻默默無聞.

直到進了朝廷做官.

當年風光的陳結余卻被發配到了蠻荒當一個小縣令,自己卻成為了最年輕最有前途的禦史官.

他覺得自己已經不用和陳結余一起共事了,兩人已經沒有交集,自己和他的地位差距會越來越大.

可是現在,一切像是又回到了曾經.

這首破詩一定會流傳出去.

以後提起這首詩,都會說起今天的場景.

自己就是他的墊腳石.

連墊腳石都算不上.

沒有人注意他,此刻所有人都看著陳結余.

皇上也是如此.

原本還有點瞌睡的申皇瑥此刻徹底的清醒了.

他自謂明君.

國泰民安,自己也兢兢業業.

可是眼下,這種,前朝都沒有出現過的死諫昏君的場景,就出現在自己面前.

什麼今日失一城,明日失一國,這是詛咒自己要亡國……

皇上面紅耳赤,憤怒異常.

可是偏偏,他還發作不得.

申國是禮儀之邦,文臣治國.

除非是謀反大罪,文臣是沒有死罪的,最多降級流放.

可是面前這個小縣令,已經是蠻荒草原那邊的縣令了,跟流放沒啥區別.

而且文人抱團的厲害,自己要是隨便發作了,他們就敢接連著來死諫,死的越干脆,越獲得好名聲.

果然,他喘粗氣的時候,就有大臣出列了.

而且不是一兩個,是一大群.

齊齊的跪下.

皇上一看,那官服的色彩,偏紫的還居多,居然連自家宰相都跪下了.

"皇上老臣懇請出兵蠻荒,蠻荒雖遠,也是我申國之地,蠻民雖迂,也是我申國子民."

"臣附議."

"臣附議."

"臣附議."

……

申皇看著那一片齊刷刷下跪的文臣,氣的要死,平時見自己都不下跪,這一跪就一副你不答應我就撞死的姿態,頭疼.

他還真害怕見人下跪.

荊軍攻打蠻荒,是早幾天的消息了,那時候自己還特意詢問了國師.

小國師說有驚無險,沒事.

他也就安心了.

連自己那聰慧的小公主都說沒事.

蠻荒那邊經常受到荊軍騷擾,荊國人野蠻,那邊又是兩國交界之處,難免有磕磕碰碰.

可是現在,看到底下躺著那個瀕死的縣令,怎麼可能是有驚無險.

他們文臣最惜命了.

能讓文臣這樣拼命跑回來,還敲響危鍾,死諫,還作詩罵自己,這小縣令是明晃晃的不想活了,說明那蠻荒的局勢已經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皇上這時候氣的要死,很是想念前國師了,前國師至少從來沒有這麼不靠譜過.

眼下,自己總不可能和大臣們解釋,不是自己不出兵,而是國師和小公主說沒事吧.

他要這樣說,會被天下人笑死.

可是現在讓他出兵,也是啪啪啪打他自己的臉.

之前還下令斥責了邊軍,現在邊軍都死絕了.

他實際內心一直心存僥幸,說不定荊軍打完蠻荒就退回去了,以前都是這樣.

自己若是貿然出兵,反而把荊軍引進來了.

他申國重文輕武,武官地位十分低下,他自己對武官的能力都是抱懷疑的.

所以看著大臣們嘩啦啦的下跪,他卻是有苦說不出.

這時候,禦史官葉榮再次出列了.

他沒有下跪,站著開口道:"皇上,微臣認為貿然出兵不妥,荊國乃莽夫小國,貿然出兵,顯得我大國不慈,臣懇求派人斥責荊王,若是斥責之後,還不收斂,再請求出兵."

禦史官葉榮出列之後,也跟著一群人出列.

這群人多是老臣.

葉榮說完這句話,趴在地上瀕死的陳縣令忽然猛的吐一口血,坐了起來,指著葉榮破口大罵:"申國將來就是亡在你這等小人手中."

說完,徹底昏死過去.

葉榮被罵的面色慘白.

可是眼神更加怨毒,他低著頭道:"臣懇請皇上命陳大人為信使,前往荊國."

皇上看那暈死過去的臣子,也是嚇一跳.

他性格溫和居多,實在是見不得這場景,趕緊讓人把那縣令送下去.

而禦史葉榮說完這話,那一排排跪著的文臣們,都抬頭怒視他.

小人,真小人,真真小人.

陳縣令冒死回來報信,葉榮居然說要讓他去當信史,去斥責荊皇,那荊皇是能斥責的人?據說為了娶哥哥的老婆,親手把自己妻妾幾十人殺光.

站在葉榮身後的一些老臣,也默默的退後幾步,離他遠了一點.

他們贊同葉禦史的觀點,是因為不想打仗,對眼前平安樂道的生活很滿意.

可是葉禦史這麼說,就是人品有問題了.

他們不想打仗,但是對這個回來報信的縣令的人品是佩服的.

文臣就要有這樣的風骨.

皇上看著人都送下去了,那光潔的地板上,還是有鮮紅的血跡,甚是刺目.

沒有答應出兵,也沒有說不出兵,只說容後再議,退朝.

底下的臣子們心思各異,有一點卻是共同的,就是對他們的皇上,心中實在是有些失望.

太優柔寡斷了,都這樣的場景了,出兵不出兵,好歹做出一個決定.

申國言論自由.

下朝之後,大街小巷都在吟唱陳縣令的那首詩歌.

連最大的無邊樓和南風館都是如此.

歌聲優雅悲戚:

將軍百戰死,壯士無人歸,

朝廷萬千子,談笑有風聲,

蠻荒無活人,申國無蠻荒,

今日失一城,明日失一國.

不懂內情的外商,拉著酒館的一個小二,好奇的問道:"這是你們申國公主伊做的新詩嗎?為何如此悲涼?"

小二搖了搖頭道:"不是公主,公主作的都是聽琴看美人的詩,這首壯士詩,是我們的英雄陳大人所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