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鳳凰浴火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的風很大.

刮的人臉疼.

立春已過,春暖花開之時.

蠻荒草原上,風卻吹的刺骨.

所有人的臉都被吹的通紅,藍綠的染料遮蓋不住的感覺.

沒有人停頓,他們堅定的朝前走.

隊伍有些沉默.

他們剛剛經曆了一波荊軍.

好在對方人不是太多.

也就二十來人.

可是就二十來人,就打的大家措手不及.

白骨村的人,已經比大多數申國人都強悍,善騎.

山上有馬,平日大家除了要識字,也要學騎馬,就是斷腿老劉頭都不例外.

山里的小娃娃,也是能走之後,就放馬背上適應.

可是跟天生似乎就長在馬背上的民族荊國人還是有差距,很大的差距.

荊國人像是黏在馬背上一樣,在馬背上靈活萬分.

彎腰進攻躲避,十分厲害.

而白骨村里,除了個別少年,能像阿鹿這樣,還能在馬背上彎腰到地上撿東西,其他人卻是不容易,最多會騎馬,再多做動作,卻是不擅長.

況且,兩軍交接,哪里有你練習的余地,都只能硬著頭皮上.

好在第一波,對方人少.

于是讓白骨村主力先出動,把對方打殘了,打弱了,再讓娘子軍他們上,用來練手.

就是這樣,也夠嗆.

那些已經被打了一輪的荊國人,還是強悍無比.

他們天生似乎就是戰士,而且看到跟自己打的人居然是女子,更是哈哈大笑,一臉蔑視.

申國人那些軟蛋,居然讓女子出來打仗,真是笑死他們了.

就二十幾個荊國人,那些娘子軍卻是個個如臨大敵.

殺的面色慘白,雙手雙腿都在顫抖.

甚至還有娘子,直接在馬背上吐了.

她們殺人了.

夾雜在娘子軍當中的吳江,表現的卻非常好,雖然他是傷兵,受傷很重,可是他畢竟是堂堂邊軍將領,也帶過兵.

作戰中不自覺的就成了指揮,帶領著大家進攻後退,大大提高了戰力.

而娘子軍當中的藍玉,也表現的非常出色,除了領導能力,其他絲毫不弱于吳江.

兩人在隊伍前後,配合十分默契.

戰爭說起來很久,經曆了無數刀無數箭無數次厮殺,實際上時間並不久.

大家繼續朝前走.

重傷的留下來,自有安排好的人送回枯骨山,當然送重傷員的那些人,不是老頭就是殘廢,再加上抬著重傷患者,十分慘烈.

而輕傷的,包紮一下繼續前進.

神佑也在隊伍當中,洛姨沒有來,洛姨早上說了,她在山里等他們安全回家,她會看好家.

她身邊只有郭先生和尋哥哥.

哥哥和五哥都到前頭去了,連三伯伯也去了前頭.

尋哥哥面色蒼白,那黃綠色抹在他臉上,都蓋不住那蒼白.

郭先生則是一臉深深的皺紋.

這幾日,先生的白發一下子多了起來.

雖然之前在山上,先生天天說自己氣他,把他白頭發都氣出來了,實際上先生的頭發卻越來越黑了.

可是現在,先生真的是長白發了.

發白發白的.

"尋哥,你要是累的話,先靠一會,這會子壞人沒來."神佑對他道.

阿尋抿著嘴,搖頭.

他沒事,比起那些在最前頭打斗的人,他好多了.

他只是還是不適應.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不適應,明明他是俘虜洞出來的孩子,應該早就見過生死.

可是眼下,他卻渾身難受.

或許這些年,他過的太好,太幸福,都讓他徹底忘掉了那些慘事.

眼前卻是比俘虜洞更慘,路上他已經看到不少尸體了.

最多的是孩童,都是被砍成了兩截,死的不能再死,荊軍尤其殘忍的是,不僅僅殺人,還虐尸體,那些孩童的眼睛都被戳瞎,路上看到的尸體,眼睛都是兩個血洞,讓人看的毛骨悚然.

阿尋自認自己是那種比較自私的讀書人,可是看到這樣的場景,也還是不適應,眼睛都不敢閉上,生怕閉上就會看到這樣的場景.

"我不怕,阿佑你要想休息,靠著哥哥睡一會好嗎?"阿尋道.

神佑想了想,點了點頭.

她是有點累,不知道為何,身體覺得沉沉的,很累.

她點頭,靠著尋哥,閉上眼,居然一下子就睡著了.

長長的睫毛,花花的臉.

阿尋看著妹妹這樣,有點擔憂,看向了郭先生.

國師也皺著眉,卻是搖了搖頭.

烏云退散,太陽出來了.

天一下子暖了,風也停了.

讓這支沉重的隊伍,有了一點松口氣的感覺.

阿尋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妹妹的腦袋,看著她睡的沉沉的,很是歲月靜好.

他真喜歡妹妹.

很喜歡.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或許是第一眼的時候.

或許是第二眼,第三眼.

老天對他真好.

他修長的手指,輕輕的繞過那短短的小揪揪,只有這一刻,他才敢表現出來,因為或許,他會死了.

鹿哥會大大方方的給她梳頭,給自己梳頭.

他不敢.

陽光暖洋洋的,阿尋都有點困意了,他懷里抱著妹妹,抱著神佑.

聞到了青草香.

雖然夾雜著血腥味.

忽然妹妹睜開了眼.

那一眼,幽深的如同黑夜,看不見底.

阿尋嚇一跳.

接著妹妹忽然坐了起來.

天上,出來的一點日頭,在這一瞬間,忽然就藏起來了,大片大片的烏云從天邊湧了過來,一下子,整個草原都黑了下來.

忽然,整個草原都像是震動了起來.

荊軍來了.

很多的荊軍來了.

很多很多的荊軍來了.

像是萬馬奔騰一樣.

這一瞬間,所有人都慌了.

哪怕是向來陰狠果斷的阿鹿,向來表現不怕死的三當家,向來勇猛無敵的小五.

因為他們身下的馬都在慌張,止不住的想往回跑.

國師也一臉慌張,雖然他給無數將士送行,可是這次,是他第一次親臨戰場.

"郭先生,我們要退嗎?"阿尋很慌張的問道.

所有人都看著郭先生.

郭先生望著神佑.

神佑不知道什麼時候脊背挺直的坐到了大黑的背上,她眼深遠,手腳沒有抖,好像天生就適合戰場.

吳江望著馬背上的小女童,這一刻卻跟自己外甥女聯系不起來了.

神佑,這一刻,居然像是一個王者.

"我們不退,我們不能退."

風很大,火也很大.

火在灼燒她,她心中有一顆梧桐樹,碧綠的葉,清爽的風,還有娘親的安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