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申皇瑥的承諾
g,更新快,無彈窗,!

朝廷的官員,一個一個排著隊,進朝堂.

每日早朝,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早朝進朝的前後順序,就可以看出一個官員的地位.

這個順序非常有講究.

前前後後.

不可有一絲隨便.

每個位置背後都是刀光劍影,厮殺拼搏.

當然位置站好之後,大家彼此臉上的表情是十分和煦.

他們是申國重臣.

申國是禮儀之邦.

最講究禮儀了.

所以見面交談,滿口之乎者也,仁義道德.

未語三分笑.

官位越高,走在越前面,越和煦.

一派和平,一片錦簇.

"聽說了嗎?公主伊昨日又有好詩流傳出來了,"

"噢,是什麼詩?我昨日忙于公務還來不及打聽,想不到柳侍郎消息這般迅捷."

"那是,那可是公主的詩."

"昨日公主聽到國師彈奏的曲子,有感而發,當場作詩一首:

申城絲管日紛紛,

半入江風半入云.

此曲只應天上有,

人間能得幾回聞!"

戶部柳侍郎一邊念詩一邊搖頭晃腦還能一邊邁步前走,整個隊伍一點也不亂.

"好一個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得幾回聞,此詩一出,再無可贊的曲子了."

類似的對話,在整個隊伍里前前後後的出現.

申國文人治國,這些文臣一個個都是作詩高手,雖說文無第一,武無第二,可是他們對公主伊的才學實在是服氣的,不說那麼多奇思妙想,就單作詩這一道上.

公主伊當之無愧為第一.

隨口作詩,都是絕唱.

幾乎無人能超越.

當然隊伍中也有不同的聲音,文官嘛,就是話多事多.

"國師為何在彈琴,堂堂國師不為國運努力,整日沉迷絲竹,這像話麼!"

"重家早就是尸位素餐,占據著國師之位,沒有一點作為,不僅如此還出現了叛徒,我看那重家根本不配享用爵位,我今日就准備上書啟奏皇上,剝奪重家爵位."

這個禦史言之鑿鑿的話語,頓時讓他周圍的討論聲小了一些.

這幾年,皇朝有一個風氣,禦史們權利大的驚人,想要參誰,基本是一參一個准.

百姓們都覺得這屆禦史鐵骨錚錚,不畏強權.

一般的官員覺得這些禦史簡直是為了出名,博出位,簡直是不要命.

只有那些真正的官油子,才會明白,這些禦史肯定背後有人,能准確的摸到皇上的脾氣,皇上看誰不順眼,他們只是配合的推波助瀾,所以才會一參一個准.

看看朝廷上,當年藍家,現在一個都不剩了.

和藍家親近的人也沒有了.

現在禦史們又磨刀霍霍向重家.

如果說藍家是申國老牌重臣,而重家就真正是申國的保皇派,世代忠貞.

如今禦史居然要朝他們下手……官油子們心驚的同時,內心心底也很擔憂,這申國到底怎麼了?越是忠于皇室的人,反而死的越快.

這再過幾年,朝廷還有什麼人是真正忠于朝廷的?

當然官油子最厲害的就是明哲保身,即使覺得不對勁,也絕對不會像愣頭青一樣出頭.

畢竟都是申學出來的高材生,誰又比誰笨.

隊伍繼續井然有序的朝前走,朝陽才剛剛升起,皇朝一片蒸蒸日上.

皇上穿上了小昭後遞上來的朝服,十分享受,嘴里卻說著:"阿昭,你貴為一國之後,這些事情,不必你親自來做的."

歲月如流水,當年的俏麗少女小昭後也已經是一個溫柔少婦了,容貌依舊秀麗,多了更多溫柔眷舒.

"為皇上穿衣,是阿昭的分內事,臣妾喜歡這樣."

一邊說一邊為皇上系上了面前的扣子,素手芊芊,略有些冰涼.

申皇名為瑥,他不是既定的太子,他是中間子,若不是當年的意外,皇位也輪不到他來做,當然他本人也並沒有特別大的野心,或許是心底有想過,但是真的沒有想過會實現.

他的父皇也沒有給他取霸氣的名字,他的母妃也沒有教他霸氣的帝王之術,只是讓他要安于現狀,做個平和安樂的王爺.

他只是一個優柔寡斷,有時候會發點小脾氣,有點狠心,又會後悔的男子.

如他的名字,瑥.

他人到中年,朝事繁雜,最近很喜歡在後宮了流連.

他喜歡善于下棋的棋妃,棋妃棋下的好,人還能言善辯,和她一塊很舒暢.

他也喜歡善于丹青的容妃,容妃畫的好,一身書卷氣,賞心悅目.

他喜歡善樂的木妃,木妃的聲音很是好聽,開口說話都覺得像曲.

然後這些人,緊接著就一個個犯錯了.

他勃然大怒,厭棄了她們.

重新回到皇後身邊,才發現皇後居然善舞,那首佳人詩,真的配得上跳舞的時候的皇後.

皇後對他真的很好,可是他還是會覺得有些不自在.

最近,實際上他喜歡上了一個小答應,臉圓圓,沒有什麼特色,不會下棋,也不會丹青,更不會歌舞,有點笨,臉上還有小雀斑,身材卻十分圓潤.

他讓那小答應侍寢一個晚上之後,就有種食不知味的感覺,這小答應看著笨笨的,在床上卻十分厲害,他都很久沒有那種感覺了.

不過這次他學乖了,即使內心特別喜歡那小答應,面上也沒有表現出來,更沒有升份位.

可是回頭看看棋妃,容妃,木妃,他其實是有心放他們一馬的,只是他們犯錯的時候,都是被直接揪出來的,他有心維護也維護不了.

皇上就是傻子,也能感覺出來,這是有人出手了.

宮里,誰能做這些,只有他面前的小昭後.

面容淺笑,溫柔卷舒的小昭後,滿眼愛意.

皇上只覺的很沉重,喘不過氣一般.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後宮為何都要這樣小心.

他可是皇上.

有時候他也會歎息,或許他真的不適合當皇上,連女人的事情都處理不好.

"阿昭,我上朝去了,你放心,你給我生了伊仁,給我朝帶來了繁華昌盛,我不會傷害你,我承諾,你一輩子都是我的皇後."

穿好朝服,戴好皇冠,威風凜凜,真命天子,申皇李瑥對自己的皇後昭,許諾.

書記官,在一旁,默默的把這句話記錄下來.

若是他記得不錯,恩,他記的肯定不會錯,他們書記官,能記錄皇上日常,就是要有超級好的記憶.

當年皇上娶藍家大女的時候,也說過這樣的話.

"藍羲,你一輩子都是我的皇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