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娘子軍
g,更新快,無彈窗,!

吳江扛著刀,准備赴死.

他走的雄赳赳氣昂昂,至少他自己是這樣覺得的.

當然,實際上並不是.

他扛著刀有點費勁,走的有點佝僂.

他身上傷的嚴重.

胡大夫幫他處理了好一會.

好在現在,胡大夫也帶了兩個徒弟,其中一個雖是女子.

但是也幫了很大的忙,否則最近救治受傷的人,就忙不過來了.

他現在能站起來,但是最好,還是應該躺著休養一段時間.

可是,山上連一個女童都去戰場了,他有什麼理由躺著.

這本該是他的責任.

雖然和他一起擔負這個責任的兄弟們都差不多死了吧.

現在,他也要死了.

比兄弟們晚死一點,但是終究會死.

他氣勢洶洶而去.

抱著必死的決心.

終于,他看到了昨夜那群人.

不過和昨夜有很大的不同.

所有人都身著黃綠色相交的衣服,在遠處,他壓根沒有發現,到了走近才發現是人群.

遠遠的,這些人,居然跟草原融為一體了.

看到自己上前,他們也不驚訝,顯然是有人通報了.

吳江看到正中心,果然是那個小女童.

心里覺得很是胡鬧.

急忙忙的走上前,有些氣急敗壞的罵道:"你們不要胡鬧,趕緊送她回山上,荊軍這次瘋了,專殺孩童,無論男童女童,這麼大的見到就要殺死的."

小神佑身上穿的是黃綠相間的襦裙,是那種姨姨們在紡織作坊干活是穿的,連襠的褲子,方便奔跑.

頭上也帶上了黃綠相間的帽子,連她身下的馬都被塗上了黃綠相間的顏色.

帽子把頭上的小揪揪蓋住,臉都有點花.

吳江一見她,就能想起自己的外甥女.

他自己還沒有孩子,他本來要成親了,結果朝廷派他來守邊境,臨出來前,女方家上門把親給退了,說不希望他家娘子上門守寡.

他是個漢子,打發女方家人回去,不同意女方退親,反正要退親,讓他來退,對那娘子名聲好聽一些.

第二日,他就去退親了,說自己在外頭已經有個相好的了.

被女方家"義憤填膺"的打出家門.

他父母早逝,這門親事是他家姐親自給定的,尋的印象不錯的好娘子,姐姐見過那娘子,說很是知書達理,長相也端莊秀麗,就是個子稍矮,但是看著是好生養的,他個子高,以後孩子應該不會太矮.

他記得姐姐說這話的樣子,一臉溫柔.

他也記得姐姐知道他退婚後,嚎啕大哭,說對不起爹娘.

姐姐的女兒很漂亮,像小時候的姐姐.

"你回去,快回山上去,打仗是大人的事."吳江看著她的花臉蛋,重重的罵人的話都輕了,他眼中都含著淚花了.

小神佑搖了搖頭.

"我不能回去呢,郭先生說,我在,大家就都在."

吳江想破口大罵,什麼鬼先生,有這麼忽悠小孩的嗎.

"哪個是郭先生,出來,瞎說什麼,看我不砍死他."

"咳咳."國師面色古怪的站了出來.

他也是一身黃綠相間的袍子,很不習慣.

他可是國師啊,哪里有穿這樣的.

可是鹿歌那小子,要大家都穿這樣.

鹿歌管著整個山寨的哨隊,一次紡織作坊接了一個單子,要求要給布料上色,結果上花了.

好好的布,一塊綠,一塊黃,極其的丑.

但是白骨村的人都是苦過來的,自然不會丟棄不用.

鹿歌就讓洛娘子把這匹布給他們哨隊的人做成隊服,反正哨隊的人打探消息,都悄悄摸摸的,丑點也沒有關系.

結果沒有想到這種布料做的衣服,意外的好用,尤其在草原上,就是白日都能跟草原融為一體.

後來山里幾乎人人都有一套.

連小神佑都給做了一套.

國師也有.

國師不想穿這樣,覺得丑,可是大家都黃黃綠綠的,自己要是一身白一身黑,簡直是給當靶子的,他重家人雖然厲害,也不是刀槍不入的.

所以,不情願歸不情願,看到大公主這小混蛋都整個被包成了一根草的樣子,他就舒坦多了.

這會子被吳江點名,他冒出頭來,還有點不好意思.

因為吳江應該是認識他的.

他是國師麼,將軍出征什麼的,他這個國師做個法送個行,是常有的.

況且是被送到蠻荒草原來的,國師那時候也聽到了這人退婚的事情,還是有一點點動容的,對他還多看了一眼.

吳江看到站出來的人,傻愣住了.

雖然眼前的人一身黃綠袍,可是那臉,打死吳江都記得.

他記得他出征前的那天的每一個人.

因為那有可能是他最後一天在京城.

站在高台上的國師,飄飄欲仙,一身拖地白長袍,一襲長長的白胡子,一臉慈眉善目.

"國……"

"我就是郭先生,你有什麼疑問?"國師先斬斷了他的話,問道.

吳江看著國師,看著國師身後的一群人,個個都一身黃綠袍子,手持刀劍,頭戴黃綠的帽子,臉上也抹上了黃綠的顏色.

他張了張嘴道:"我想問問,這樣的衣服和帽子可不可以給我一套……"

國師點了點頭.

吳江利索的換上了衣服,帶上了帽子,迅速的融入了人群.

看到那天救自己的少年的鐵球都抹上了黃綠色,有點猶豫,自己的刀要不要也抹點黃綠色.

心理斗爭了一會,還是活命大于好看,他手指沾了那些顏料,臉上胡亂抹了一把,刀上也滾了一遍.

然後再進隊伍里,瞬間覺得自己又跟大家更融洽了.

他伸手捅了捅身邊的人,問道:"你們怎麼想出來的這樣的辦法,絕了,這樣別說荊軍了,自家人都認不得了."

就聽到旁邊一個冰冷的娘子的聲音回應道:"再戳我,我把你手砍斷."

吳江嚇一跳.

自己身邊居然是女子.

剛剛國師喊他進隊伍,他就進去了.

這會子一看,不僅僅自己身邊這個是女子,自己前後左右都是女子.

只是大家都一身黃綠相間的衣服,帽子,自己沒有認出來.

他臉色漲紅:"抱歉,我走錯了."

說著就要擠出去.

卻聽剛剛那娘子冷冷的道:"你沒走錯,你們官兵都是酒囊飯袋,還不如我們這些女子,你又是個傷兵,能跟著我們就不錯了,何必去他們主力隊里添亂."

吳江被說的,一句話都回不了.

沒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要和一群女子作戰.

申國是要亡了嗎?

女子都站在了戰場上,他身後偌大的申國居然沒有派一個人前來.

"別傻愣了,隊伍要前進了,快走,你要拖累我們,還不如現在就回去."那娘子冷哼道.

吳江跟著一群女子的隊伍超前走,心中很是絕望,他回頭望去.

或許皇上的命令只是遲了一點呢,皇上不會放棄他們的.

只是,身後,沒有皇上的大軍.

沒有朝廷的軍隊.

只有一面旗,上面畫了一只白骨骷髏,骷髏下,一個和他外甥女一樣大的女童,微笑的望著他.

吳江深深的看了一眼,低頭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