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我們是盜匪,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祭壇的火苗還在燒.

只是很微弱.

小公主跳起來說該殺的時候,那火苗一瞬間差點熄滅.

小國師看的眼眶崩裂,差點嚇死.

若是祭壇的火苗滅了,申國也完了吧,重家世世代代的任務到自己手中斷絕,自己就要成為千古罪人了.

好在皇上沒有注意到.

皇上已經轉身准備走了.

那火苗越發暗了一分,卻也沒有滅.

小國師呆呆的站在那,看到小公主回頭和自己眨眼.

他心中又一暖.

他做的沒錯.

小公主說的對,如今申國剛剛穩定,不宜跟荊國兵戎相見,必須再修養一番.

蠻荒草原的人本來就不堪教化,就當他們為國犧牲了.

對的.

是"犧牲"這個詞.

他原以為"犧牲"只是祭祀祭拜用品,祭祀用的牲畜.

可是小公主說那些人是犧牲,大概是一個意思吧.

只不過孤單的坐在祭壇前的重煙,忽然有點想他師父了.

不僅僅是有點,是非常,非常想.

要不是宮里有小公主,他真的想跑去找師父.

他不敢說,他們以為師父死了,實際上師父沒有,他們重家人有命火的.

師父的命火他知道藏在哪.

每次,他就是看那命火,知道師父還活著,才有勇氣繼續在皇宮待著.

他很想師父了.

師父雖然嚴格,但是實際上很好.

比他父親還好.

他並不是重家正支的孩子,甚至不是嫡子,他進宮前的生活,是憋屈恐懼憤怒的.

可是師父選中了他.

他進宮了.

那以後,連他的嫡母進宮都要叩拜他.

他十分高興.

師父每日很忙,要看很多書,但是對自己其實很好,從來不約束自己,自己有問題,師父也是立刻會回答,師父對自己已經算是很好了.

可是小公主對自己也很好,非常好,讓孤身一身在皇宮的重煙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感覺,單純的喜歡,歡喜.

他不後悔.

他坐在祭壇跟前.

打開了祭壇前的一個蓋子.

陡然看到了里面的火苗.

很暗,非常暗,那是師父的命火,和祭壇的火一樣,變暗了.

重煙慌的連忙把蓋子蓋上,整個人後退了幾步.

師父在蠻荒草原.

師父也是小公主說的要為國犧牲的那部分人……

昭和宮.

暗香湧動.

小昭後正親自為女兒梳洗.

她的女兒真的很厲害,好像無所不會.

居然親自設計了一條熱河湧入宮里,讓她白日也能在這熱河了洗澡.

以前洗澡是一件不方便麻煩的事情.

有了這熱河就不一樣了.

一步一步的踏進熱水中,那種感覺讓身體舒暢極了.

而且水的冷熱還能讓宮女控制.

小昭後喜歡極燙的水,會讓宮女燒的很熱.

而若是皇上來的話,皇上不喜歡水溫太高,就會讓宮女燒緩一些.

小昭後和小公主在熱池了浮水玩了一圈,靠在了池邊,面色紅潤,美麗異常.

"母後,你真漂亮."小公主笑嘻嘻的道.

只是穿著簡單白袍的小公主,一頭長發濕漉漉的,臉龐清秀好看,和平日的成熟不同,這一刻的她幼小嬌嫩,活潑.

小昭後喜歡在這樣的時候,和女兒說話.

因為平日,有時候,她忽然會覺得女兒不像她女兒,像是別的鬼怪占據了身體,成熟的可怕.

可是伊兒是她親手帶大的女兒,不可能是鬼怪.

大概那時候自己和姑姑做的那事,心里胡思亂想罷了.

只有眼前這樣的場景,不一樣,女兒就是一個小小的女孩.

"皇兒喜歡小國師嗎?"小昭後的手一下一下的梳著女兒濕漉漉的頭發,忽然開口問道.

小公主伊仁聽著母後喊她皇兒總有些奇怪,像喊男孩子一般.

不過聽到母後問自己的問題,瞬間反應過來,連忙搖頭.

"當然不會,我和重煙只是同窗而已,重煙在我眼中就是個小屁孩."小公主趴在池邊,伸手到水池里玩,撩著水.

昭後看著水珠從女兒那小手上落下,好笑的道:"你可比重煙還小,還說人家是小孩,不管如何,母後先要告誡你,國師是不可能婚娶的,母後也絕對不會讓你跟國師有什麼關系的."

小昭後語氣嚴肅的道.

小公主失笑,自己真的對重煙沒有其他意思,就覺得他長的挺好看的,宮中又沒有其他玩伴,這些人就是想太多.

她繼續玩著池子的水.

皇後忽然屏退了左右的人群.

明顯是要緊的話要問.

小公主還繼續趴著玩水,遠遠看,就是一副母女溫馨戲水圖.

"你為何讓小國師說邊關無事,聽說荊軍真的打進來了,死傷無數."小昭後忽然質問道.

小公主的手在水里頓了頓.

"母後是荊國人,就算母後忘記了,別人也不會忘."小公主說完,從池邊爬起來.

起身站著,站的筆直,低頭望著靠在池邊的母後,眼神里居然有一點憐憫.

"母後,你只要開開心心的活著,一切交給我."

說完,小公主踏出了帷帳.

一串的宮女立刻圍了上來.

小昭後面色複雜的看著女兒離開……

邊關.

殺紅眼的武將吳江的身體撐著大刀,望著前方大隊荊軍踏馬而來.

他身後是弟兄的尸體,他眼前是荊軍的尸體,他周遭都是尸體.

遠方,是策馬的荊軍,越來越多.

加急的軍報連夜就送進京了.

可是沒有等來朝廷派兵,卻等來了一封呵斥.

天要亡申國啊.

那些歌舞升平的文官,做了一封辭藻華美的呵斥信送來,有些典故他都沒有看明白,卻讀起來很好聽.

每句都朗朗上口,還有押韻.

據說小公主喜作詩,現在天下書生都在學作詩.

他站不穩了.

撐著刀,才不會倒下.

鮮血順著刀,一點點的往下流.

這把刀,是他特意買的.

也是從蠻荒草原這邊,偷買的荊器.

能用荊器殺荊軍,快哉!

他想哈哈大笑.

可是實在笑不出來.

只是想威風凜凜的看著敵人過來.

死,也要站在國土跟前死.

他睜著眼,死也不要閉眼,他死不瞑目.

這時候,一只箭羽飛了出來.

他要死了……可是很快,他驚悚的回頭,箭不是從前面射過來的,是後面.

也不是射他,而是從他身邊穿過,射到了一個對他舉刀砍來的荊人.

荊人倒下了.

他沒倒下.

接著他身體飛起來了.

有人來救他了,他這回真的想笑了.

他被救到了馬背上,不過因為手中沒力,那把大刀卻還在草地上.

他連忙喊起來:"那把刀是荊器,一定要拿回來."

就聽到救他的人笑道:"沒事,那破刀回去給你賠一百把."

劫後余生,他喜悅激動,朝廷終于沒有放棄他們.

"你們是朝廷派來的吧,還有多少官兵?"

就見身後的漢子,一邊拿出一根拴著鐵球的鐵鏈朝荊軍砸去,一砸一個准,一邊開口笑道:"我們不是官兵,我們是盜匪."

……

PS:小公主人設圖即將發布,公眾號:dabai8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