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邊關告急
g,更新快,無彈窗,!

荊軍瘋了.

像是割草機一樣,一叢一叢的割.

據說他們的內戰結束了,六年前,荊國皇帝鴻被他叔父瑞給宰了,叔父瑞成為皇帝.

現在叔父皇帝瑞又被侄子銳宰了.

銳是前皇帝的親弟弟.

銳強勢複仇歸來,不僅如此,他登基之後第一件事,居然是把哥哥的妻子薄從囚山接出來,娶她為妻,立他為後,為了證明他的決心,他把自己的妻妾全都殺了.

並且昭告荊國天下,他,荊皇,銳,一生只有一妻,只立一人為後,那就是薄.

一時間,薄後的名聲甚至超過了申國那位傾城傾國的小昭後.

傳說薄後貌若天人,堪比女神,否則一個入囚山的女子,居然還能再被接出來成為皇後.

而且荊國新帝,銳,據傳有三皇五帝之相,高額隆鼻顴骨發紅,耳長垂厚.

他上台後,除了娶嫂子為妻,立嫂子為後,這件事出格,其他卻非常好,一舉平息的荊國內亂,收服里一百多個小部落,使得分散的荊國第一次達到了大一統.

荊國整個國力都上了一大台階.

百姓的生活也比過去好了很多.

相比起來,新皇娶嫂子的事情也不是那麼難接受,況且他們很多部落是有這樣的風俗,弟及兄嫂.

只是現在荊國貴族都在效仿鄰國申國,那些有錢的貴族階層也開始講究禮義廉恥,不再明面上這麼做了.

新帝銳平定了國內的混亂之後,接著做的事情,居然是派兵攻打蠻荒草原.

或者說不是攻打,純粹是殺人.

和以往的燒殺搶劫不同,這次他們似乎在針對孩童.

少年孩童,無論男女,從三四歲,到七八歲之間的男童見到就必然會殺死.

蠻荒草原,還沒有綠起來的草,先被血染紅了.

落日.

夕陽斜照.

一株長的特別好的草,它冬日一定很努力的在吸收養分,經曆了大風大雪,沉默了一個寒冬,它終于抽枝發芽,長的比周圍的草都高一個頭.

更早的冒出長長的綠綠的葉子.

讓人遠遠的就能看到.

更高的草,比別的草曬到更多的陽光.

就像此刻,夕陽斜落,它就感覺到,整個太陽都專注的照著它,面對面親昵的看著它.

讓它激動的想長高,長更高.

"嗤……"

一聲響.

一個幼童的身體從它身邊砸了下來,鮮血像是泉水一般噴射出來.

澆灌在這株比別的草高的小草身上.

緊接著又是一個大腳.

一腳把它踩了下去.

它剛剛新長出來嫩綠的草葉,被這一腳直接踩斷.

還好,災難很快過去,那一腳很快就過去了.

這株頑強的小草又掙紮了起來,雖然辛苦,然後它還能挺立,它看著落日,依舊精神.

可是緊接著,是一群腳步,一步,一步的從它頭上踩下.

把它一點一點的踩斷踩爛踩碎.

良久,那腳步聲過去了.

這株草,只剩下根莖了,它看著不遠處自己的身體,同時也看到了不遠處,還有很多人的身體.

夕陽快落到地底了,草根只能模模糊糊的看到一點點亮光.

它很憂傷.

它渾身疼痛.

它想要喝水,然而此刻,它喝到的是稠稠的血,把它的根全都泡住了.

它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它還想看一眼天邊的太陽.

或許看完,就沉睡,來年它還能長出來,破土而出,重新活著.

然後它真的看到了,看到了一片火紅.

太陽像是聽到了它這株萬萬千千中的小草的吶喊,它看到了,光,很亮很亮的光.

它來不及微笑,就覺得自己被光席卷了.

一陣黑暗,它死前最後一聲歎息:不是光啊,是火.

"燒了快走,這些尸體不燒,會把狼群引來."一個荊國人大聲喊道,可惜小草已經聽不到.

火苗搖搖晃晃,祭壇中心,有一株十分淡的火.

申皇一臉擔憂,看著那火苗,再看看年少的小國師.

小國師重煙的臉比自己還慘白.

申皇有點後悔,當初不該那麼草率就把國師趕出宮的.

國師對申國皇室是絕對忠心的,這點毋庸置疑的.

可是當初,讓他發怒的不是這事,所謂的國師和前皇後勾結還行巫蠱之事,都沒有讓皇上真正發怒.

他發怒的是,他居然發現國師似乎對前皇後有別樣的心思.

就算是自己的廢後,也是不允許別人染指的.

皇上自己都不知道,他心中的皇後,是不一樣的.

即使打入冷宮,也是在羲和宮.

藍羲和別人所有人都是不一樣的.

當初也是經過小公主不經意一句話,皇上發現了這個問題,所以他暴怒,一下子下令把國師找回來,他要好好問問他,他要殺了他.

現在國師石沉大海,再無一點消息.

皇上隱隱有些後悔,重家人壽數都不長,按照以往的經驗,說不定國師已經亡故了,可是自己居然沒有見國師最後一面.

當初自己成為皇帝,他成為國師,自己和國師也是算一起在皇宮長大的了.

那時候自己還笑說,將來你死了,我送你.

現在,這句話恐怕再也不能實現了.

皇上莫名想到這件事,只覺得心里不舒服,不能實現自己的諾言,有了遺憾.

再看看小國師的模樣,容貌是很好看,但是那稚嫩的風儀總讓他看不順眼,自己是來問計的,他這樣難道還要自己教他嗎?

"如何?"

小國師看著皇上越發嚴峻的臉,眉毛上挑,馬上要暴怒的樣子,越發緊張,心中也懷念起師父來了,要是師父在,看到皇上生氣也不緊不慢,不會害怕,自己卻這般緊張,想到師父那漠不關心的臉,他不由得手心的拳頭緊了緊.

他看著皇上,余光掃到了皇上身邊的小公主,小公主目光灼灼,十分好看,他心中又一軟.

"啟稟皇上,邊關無事,有驚無險,只是謠傳罷了."小國師開口道.

小公主在一邊高興的跳起來:"太好了,父皇,我就說沒事吧,前幾天還說蠻荒草原那邊發展的極好,戶籍人數越來越多了,連犯官家屬都吃的肉肥風韻,那些武將每年都誇大其詞,騙軍餉,害我父皇擔憂的飯都吃不下,該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