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神佑做主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天都知道配合.

陰沉沉的.

風也沒有.

細細的雨絲落在了草原上.

潤物細無聲的春雨,灑在草原上.

嫩嫩的草芽該要鑽出來了.

雖然還是有點冷.

但是正好,趁著這春雨,發芽生長,一點一點的覆蓋這漫漫無邊的廣袤土地.

讓過了一個冬日的荒涼土地披上綠意.

生命的周而複始,就是如此.

可是春雨忽然越下越大,又急又快.

高低不平的草地上被沖出了一條條的水道.

那些還正在抽芽的嫩草就那樣被沖走了.

昨日還繁華無比的白骨村集市,忽然就如同有人按了靜音鍵一般.

安靜無比.

提前收到消息,能走的能跑的,連夜都走了.

留下來的都是走不了的.

要麼是要看貨物,要麼是不重要的人物.

昨日還擁擠的大道,今天卻一輛車都不見了.

只是道上,那一身黑衣的巡邏人還在.

雨水淋的他們濕漉漉的,很沉重.

馬也走的緩慢了.

這樣的天,誰都不願意出來吧.

可是荊軍要來了.

"荊軍要來了!"書生三當家大聲的喊道.

他面前是擁擠的人群.

不像以往白骨村開會那樣嘻嘻哈哈的,今日大家都很沉默.

就是土匪,也怕荊軍啊.

何況他們已經很久不當土匪了.

當土匪的時候,雖然害怕,可是就是爛命一條,死就死了.

現在不當土匪了,也都慢慢有家有孩子,好日子剛剛才過不久,不想死,舍不得死,怕死.

小神佑坐在三伯伯身邊,表情也有些嚴峻.

昨日跟她下棋輸了的殷雄哥哥,居然賴皮沒有來履行賭注,她很是不開心.

結果得到了荊軍來了的消息.

荊軍是誰,是什麼,神佑具體不知道,就是聽大人說,是很壞很壞的壞蛋就是了.

大人似乎都很害怕,很慌張.

連一向淡定的洛姨姨都表情凝重.

神佑那點不開心,比起眼前的事情,似乎微不足道了,只是心底有些悶.

她平日雖然調皮,卻也很懂事.

"三當家,那我們跑吧."人群中有個漢子喊道.

三當家沒有像平日糾正大家那樣,讓大家喊他王先生.

別人也沒有注意.

"跑哪里去?我們這麼多年,在這里安家落戶,這里有紡織作坊,有我們種的地,養的牛羊,這里就是我們的家,要跑你們跑,我老漢死也不走."

老漢的話音剛落,就是一片附和.

大家不願意走.

天下,除了這里,沒有他們的家.

若是別處好,當初他們也不用落草寇了.

"我們不跑,這里是我們的家,我們跑了,家沒了,根沒了,不用荊軍來,我們自己就散了."豁嘴佬這時候反而大聲的吼道,語句比任何時候都要通順流利.

那些紡織作坊的女工們也在人群中,胸前起起伏伏.

她們也不願意走.

好不容易從地獄回到人間.

在這里活的像個人.

她們哪怕被平反昭雪,回到京城,等著她們的也是三尺白綾,一杯紅鶴.

她們甯願死在這里,也不離開.

三當家站在台上,聽著眾人的討論,他也實在猶豫.

來的是荊軍.

不是土匪,土匪來了不怕,他們就打回去了.

可是荊軍,殺人不眨眼的荊軍不一樣.

據說大當家就是有荊國人血統,所以大當家十分嗜殺.

就大當家一個人,他們都小心翼翼,准備了那麼多年,才把大當家殺死.

現在是一群人.

一整個軍隊.

全都是荊國人.

他們能活下來嗎?

可是若真讓他們逃,能逃哪里去?

白骨山好不容易建立成今天這個模樣,就真的舍得放棄嗎?

三當家實在不知道怎麼辦,讓他想陰謀詭計沒有問題,可是讓他做決定,他卻是十分困難.

他看著人群中一直還算鎮靜的郭先生,三當家揮了揮手,示意大家安靜下來.

他隆重的對郭先生作揖,開口道:"當年僥幸救先生進山,卻得先生厚報,帶領我們村寨過上了好日子,如今山寨大敵當前,還請郭先生再救我們一命,先生說什麼,我們定然遵從."

三當家的話音落下.

其他人也都目光灼灼的看著郭先生.

的確,郭先生來山上之後,山上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日子也越來越好了.

有了紡織作坊,有了骨器作坊,山下還開了集市,而且如今山上大多數人都有識字.

那些作坊女工也都目光灼灼的看著郭先生,她們當中一些人,隱約知道郭先生的身份.

此刻不由得目光熱切,有國師在啊,一定會沒事的.

連洛無量此刻也都目光期待的看著國師.

國師沒有想到三當家居然會讓他出主意.

好吧,當年在皇宮的時候,自己干的就是出主意的活.

可是如今在枯骨山上,這片神棄之地,他已經很久沒有動用他重家人的能力了.

最初剛來的時候沒有注意,還用了幾次觀望之術.

吐血吐的要死.

居然比之前占卜國運還要困難.

後來他才發現是因為地域的緣故.

神棄之地是不合適動用這些能力.

所以後來,他教村民們做事也都是實打實的運用自己的學識.

那些雜七雜八的學識被他撿起來使用,反而發現非常有用,也很有意思,比那縹緲虛無的占卜厲害多了.

不過此刻看著眾人的目光,國師想了想,開口道:"我只是一個先生,做不出決定,你們與其問我,不如問神佑,她是你們的小村長,她決定如何,我會堅定的聽從."

國師的話讓所有人目光又落到了台上小神佑身上.

雖然驚訝有之,可是想想,好像也不奇怪.

以前山里的事,不都是大當家做主.

現在三當家做不了主,而神佑是大當家指定的繼承人.

眾人目光都望向神佑.

看到台上的小家伙,今天她頭上的小揪揪紮的格外中心,藍色的繩子,紮的端端正正的.

一雙眼睛大又圓,乖乖的坐在那,讓人一看就覺得安心.

神佑見大家都看自己,卻也一點都不慌張.

只是覺得這種場景似乎有些熟悉.

她端坐在椅子上,想了想道:"我不想離開枯骨山,我和哥哥們在這里長大,這里是我們大家的家,要是壞人來了,我們就打回去.我們可是最厲害的枯骨山盜匪,雖然現在我們的名字改成了白骨村,但是我們骨子里還是盜匪,別人依舊說我們是盜匪,既然如此,作為盜匪,我們必須比壞蛋更凶更狠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