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荊軍來了,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殷雄醒來,感覺身體在顛簸搖晃.

他一屁股坐下來.

自己居然不在客棧,卻是在馬車上.

他掀開窗簾,看到外頭茫茫無盡的草原.

還有一群低飛的黑鴉.

草原盡頭,落日懸掛著一半.

他頓時炸了.

"二叔,二叔!"

"我在呢."殷華有些無奈的應道.

自己就在跟前,這小子起來都不看自己一眼.

就知道會這樣.

還好剛剛明智,沒有把他叫醒,趁著他睡著就把他送上馬車了.

這皮猴,一大早又蹦又跳累了一天,睡的也夠沉,在馬車上又睡了好一會,睡飽了才醒來.

這會子,離那白骨村的集市已經很遠了.

馬上就要到冥河縣了.

"二叔,我們為什麼走了?不是說好要去拜訪我的救命恩人的嗎?我還欠著神佑的賭注呢."殷雄一臉著急的看著二叔問道.

"事出緊急,顧先生說荊軍忽然打過來了,我們必須快點離開."殷華也一臉郁悶,他換好了最滿意的一身衣服,准備再去見那戴面具的女子,卻沒有想到,居然發生這樣的事情,他連她面具下是什麼模樣都沒有看到.

顧先生是他們殷家的養的士,一路上要負責他們的安全,要打探消息,在外頭,很多時候,顧先生是可以做出決定的.

尤其是這一路是殷華和殷雄,兩人一個是殷家的少主子,一個是殷家的小主子.

所以殷華大哥殷全派了老成持重的顧先生跟著他們出來.

此刻,發生這樣的事情,顧先生不用商量就能做決定.

"荊軍?"殷雄一屁股坐回了床榻上,可是緊接著又跳起來,腦袋都撞到了車頂.

他一臉憤怒又驚恐的道:"荊軍來了,我們不告訴神佑,就急忙忙的跑了,二叔你瘋了嗎?"

荊國野蠻窮困,向來是三國當中的笑柄.

而且荊國內戰不斷,皇族弟兄之間為了爭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民不聊生.

無論是熙國和申國都覺得荊國人野蠻,蒙昧未開化.

可是就是這樣的野蠻的國家,申國和熙國都從來沒有敢有吞並之心.

就是因為荊軍.

荊軍太可怕了.

他們殺自己人還會留下婦孺.

他們殺別國人卻是直接屠城,坑殺.

蠻荒草原這麼荒涼,一方面是氣候原因,這里氣候惡劣,時常說變天就變天,天災不斷.還有一方面原因就是荊軍,據說曾經荊國內亂又天災的時候,他們就到和申國交界的蠻荒草原這里燒殺搶劫,片甲不留.

而申國朝廷那些文臣,每次就是嘴炮,荊軍打進來了,他們什麼用都沒有,在朝廷吵成一團,然後丟出一個替死鬼的武官過來.

這些年荊國內亂不止,已經很久沒有來蠻荒草原了,申國的邊軍本來就不怎麼樣,再松懈幾年,已經不能看了,沒有想到荊軍居然突然又來了.

"荊軍,那是荊軍,你知道荊軍是什麼嗎?他們每個人都殺過人,每個人手上都沾著血,像你我這樣的人,回去就是送死."殷華也很氣悶的對侄子吼道.

"可是,可是……"殷雄臉色漲紅,那女氣的臉上,從來沒有哭過,他討厭哭,討厭像女子那樣動不動掉淚,所以他從來不哭,可是這會子,他雙眼盛滿了淚水.

"二叔,求你了,我們就算幫不了忙,我們可以告訴神佑出事了,我們帶著神佑一起走,我們可以帶神佑回熙國啊."

"我們回不去,回熙國的運河的路都被截了,你放心,我走的時候,讓人去通知了他們,他們會如何應對,我們也幫不了忙."殷華也覺得自己的行為很是懦弱.

但是這次出行,遇到大事,還是只能由顧先生做主,他根本沒法反抗.

馬車陷入了沉靜.

只有車輪碾在草地上的顛簸的聲音.

"疙瘩疙瘩,噗通噗通……"

少年殷雄趴在窗上,看著遠處的草原盡頭,那落日如同掉坑里的金餅一般,哐當一聲就落下去了,整個天一下子暗了下來.

起風了.

成群的黑鴉在天上沉默的盤旋飛翔.

……

"荊軍來了?"陳縣令面色慘白的靠在椅子上,整個人不停的往下滑,像是要掉到地上去一樣.

蘇典吏也急的嘴角瞬間冒個大泡.

當然也是昨夜喝酒很多了,最近吃的油膩上火.

他最近這個典吏當的可是自在又舒服,油水豐厚,頂頭上司也很好說話,不像以前吳主薄,時不時弄點幺蛾子.

以前衙門的差役名額從來是沒有配齊的,他就算是一個縣的典吏,手下真正就只有三五個大頭兵,其他人平日都各自務農經商,等有上頭來人查了,才把人拉回來點個卯.

可是現在他手下幾十個官差,不僅僅實打實的配滿了,還有一些預備衙役,隨時等著能轉正,成為正式衙役,因為縣衙現在待遇跟過去比是天上地下.

他們一群衙役出門,穿著同樣款式的衙役制服,走在街上威風凜凜,比那些丘八好到天上去了.

可是這沒有風光多久,荊軍居然來了.

"大人,大人,我們可是縣里的差役,平日是為平民百姓干活奔走,這荊軍來了,我們可打不了啊."蘇典吏最害怕這個了,趕緊先說明.

陳縣令也懵逼了.

他之前還總覺得任期太短,想要再留點時間給他,讓他真正做點好事.

可是沒有想到,荊軍居然打過來了.

論理,他早就可以走.

或者,他也可以現在動身就離開.

荊軍要打過來,現在也只是打探到消息而已.

還沒有真過來.

他要走還來得及,反正他也算是做出了業績,他回京述職路上來了荊軍,跟他沒有關系的.

他的老師先生都是這樣教他的.

明哲保身,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留著有用之身,才能為國效力.

可是這一刻,他的腳卻抬不起來.

聽到蘇典吏的話,他明白理解,因為他也是這樣的想法的,可是張嘴張半天,那道我們即刻啟程的命令卻怎麼都發不出口.

反而問道:"邊軍那邊怎麼樣了?"

蘇典吏管的就是整個縣的治安的,現在人手充足,耳目眾多,聽到大人問邊軍,他真是一肚子氣.

"大人,你不知道,那些丘八,聽到荊軍來了,就是一個消息,還沒有見到荊軍的人呢,已經炸營了,荊軍還沒有殺,他們大帥直接下令宰殺了一半自己的兵,他們大帥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