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欠下的賭注
g,更新快,無彈窗,!

丟臉丟出國了.

殷華覺得自己叔侄真是……

殷雄下棋下的一頭大汗.

自己明明聽二叔說的跟娘子相處之道,每次都說一起下棋,風雅有趣,還能一邊談天說地,談心談情.

曖昧又溫暖.

為毛到自己這里,居然是這樣的.

他伸手擦了一把頭上的汗,把當做棋子的黑石頭放下去,緊張的看著神佑.

"咳咳!"

殷華實在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殷雄抬頭,看到是自己二叔來了,一下子激動的跳起來.

"二叔!"他一臉求救的模樣.

而神佑抬頭,看到是玉姨過來了.

很是開心.

也站了起來,一把撲到了玉姨身上.

藍玉身體按照本能的避開了,如今的她還是不習慣和別人親近.

所以她苦練身手,沒日沒夜的都在練習,甚至主動要求到巡邏隊里來.

可是她雖然躲避的極快,卻還是被這小家伙給撲到了.

甚至像是提前撲到了自己躲避後的身體的位置里.

藍玉身體有一瞬的僵硬,很快就又緩和了.

小家伙暖暖的香香的.

她是不同的.

"玉姨,你今天真好看!"小神佑抱著玉姨長長的腿,抬頭,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道.

一旁的殷華都莫名有點羨慕,這小女孩的幸福.

那腿真是又長又筆直,還是很結實矯健,跟他以前見的任何一個貴女都不一樣.

熙國的女子是美麗恣意的,如開的正正好的薔薇,展露最美好的芳華.

荊國的女子則是有赤裸裸的野心,如野玫怒放,很是極致.

申國的女子則是知書達理含苞待放的蓮,讓人覺得端莊純潔的充滿期待.

可是眼前的女子,眼神里沒有野心,可是同樣讓人感覺極致的美,身形筆直挺拔,矯健直接,很是芳華,不僅如此,她還是一個知識豐沛博學的女子.

殷華莫名的覺得被吸引了,眼神沉沉的,不像以前那樣吊兒郎當.

藍玉沒有察覺對面男子的眼神,她甚至沒有正眼看那男子.

她被神佑緊緊的抱著,身體僵硬了一下,又放松下來,低頭把她抱起來.

小家伙到了她懷里,一臉笑容,很是驕傲.

笑的很是開心.

甜的歲月都像是有笑容.

藍玉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蛋.

肉呼呼的.

殷華居然有些癡癡的看著這樣的場景,很是溫馨.

他是家中老幺,對父母的印象很淡,就知道小時候,家族發生了一件大事,父親病逝,母親硬撐了下來.

記憶中,母親都是個很凶悍的人,臉永遠都是板著的.

到後來,家族交給大哥,母親第二年就走了.

這也導致他的性格有些玩世不恭,很是怪異,不願意早早娶妻生子.

"二叔,二叔."

殷雄本來是想讓二叔來幫忙的,結果二叔來了,傻愣愣的看著別人,殷雄忍不住用力拉扯了一下二叔的袖子.

只聽的"嘶拉"一聲.

殷華身上的那件天下一共不到十件的蝴蝶絲華袍終于被撕裂了.

就見,他一個胳膊露出了半截.

風一吹,那半截胳膊還冒出了成片的雞皮疙瘩.

而殷雄拽著二叔的半截袖子也懵逼了……

以後他老娘就是打死他,他也不要穿這什麼蝴蝶絲的衣服了,太不經扯了.

面前的場景,實在是有點搞笑.

就是戴著面具的藍玉都注意過來了,嘴角微微的上揚了一點.

殷華羞愧的都想鑽地底了,從來沒有在人面前這麼丟臉過,而且還是在女子面前.

他拉扯著侄子就想回去換衣服.

殷雄還不願意走,他是男子漢大丈夫,輸贏都要算話,他雖然羞恥被當馬騎,但是說到就要做到.

不過少年殷雄還是抵不過二叔和家仆.

就見他被拖著走了,一邊吱哩哇啦的叫,一邊還對著神佑喊道:"你先記著,我欠你兩回當馬騎,等我二叔換好衣服,我再來找你,我保證不會食言."

神佑看著他像小雞仔一樣被拎走了,哈哈大笑.

樂不可支的點頭:"好的,我記著的,我等你來."

殷雄揮舞著手,表示自己一定會來的,直到被丟上馬車.

殷華漲紅臉,丟臉丟大了.

他不要聽什麼被當馬騎的事情,雖然想見那戴面具的女子,可是他更好面子.

要知道讓人知道他堂堂熙國四公子之一居然袖子斷了,那一定會被笑死.

他要回去,要立刻回去.

馬車上是有更換的衣衫的,但是原本他就沒有准備換,他極其喜歡身上的蝴蝶絲織出來的衣衫.

這一件衣衫隨便可以買別人的幾百件.

穿的就是這種感覺.

讓他換下來,換一個普普通通的,就覺得不自在.

他決定回客棧去換.

集市建立了起來,自然客棧也是有的.

只是這里的客棧,條件並不太好.

沒有什麼上房,上上房,就是有單間,雙人間,多人間.

殷華回到客棧,仆役給他定的是雙人間,他和少主子一個屋子,方便照應.

可是殷華翻了一下自己帶的衣服,穿了幾件居然都不滿意,總覺得不好看.

被硬拖回來的殷雄,滿臉不高興.

坐在床邊看自己二叔換衣服.

已經換了四套了,二叔居然還不滿意.

他都快瘋了.

在他看來,每套都一模一樣,沒有一點點區別.

"二叔,你再換下去,天都黑了,又快到晚上的飯點了,來不及去拜訪人家了."殷雄黑著臉道.

殷華埋頭在一堆衣服跟前,跟自己的小侄子沒話說,小屁孩不懂.

這女子自然是喜歡好看的男子的.

小屁孩那樣,頭上還有片樹葉,都不管,女孩子肯定不會喜歡他的.

"那不是不拜訪你的救命恩人嘛,二叔當然要隆重一些,不僅僅我要換衣服,一會你也要換一身衣服,總不能讓人覺得我們沒有禮數."殷華振振有詞的道.

一邊說著,一邊在床上,調整不同的玉佩搭配不同的衣服.

"不需要啦,神佑說了,她們就是白骨村的村民,沒有那麼多講究,你沒見神佑的哥哥,長的超級帥氣,身上背著一個粗鐵鏈,鐵鏈兩頭還拴著兩顆實心的鐵球,那胳膊上的肉,都是一塊一塊的呢."殷雄想起來神佑的五哥,真是超厲害,像是真正的英雄.

聽到侄子說起胳膊上的肉,殷華氣不打一處來,看看自己的瘦胳膊,剛剛那女俠一定會嫌棄自己的,不行,自己身上這一套不行,要換一身英武一點的.

殷雄看到二叔居然還要換一身,氣的嗷了一嗓子,整個人撲倒在床上.

一動不動的裝死.

腦海里卻想著神佑救自己的畫面,自己的手被神佑抓住提起來,飛到馬背上……想著想著,他居然就這樣睡著了.

殷華還在換衣裳,沒有想到一會居然聽到床上呼嚕聲傳來,自己那活潑的小侄子居然睡著了.

他也終于換了一身黑色的袍子,雖然不是蝴蝶絲,但是也是難得的黑蠶絲.

穿在身上,乾淨帥氣.

衣擺還有暗金色秀紋,低調又華麗.

殷華給自己頭上戴上對應的發冠,頓時覺得自己,渾身帥氣,等那女俠見自己,一定會驚歎的.

這時候,門外忽然響起急促又壓抑的敲門聲.

殷華開門,看到是家里的老仆.

"怎麼了?"

"少爺,咱們快走,荊軍打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