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樹下對弈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的樹,很稀罕.

尤其是那種長滿葉片的大樹.

走在茫茫草原上,偶然看到一顆,就會覺得一下子開心起來.

也一下子安心下來.

若是能走到樹跟前,在樹下坐下,乘乘涼,那又是一種舒暢.

而此刻,殷雄坐在一顆大樹下.

他身邊還坐著那個女孩.

再不遠處,有一匹大黑馬.

那個他覺得十分帥氣的背著大鐵球的哥哥去幫他找二叔了,他于是坐在這里等二叔.

殷雄平日很不喜歡別人說他娘,說他像女生.

可是剛剛神佑說他是小妹妹的時候,他居然沒有太生氣.

恩,他知道了她的名字,很好聽,叫做鹿神佑.

居然還有姓鹿的,蠻荒草原不愧是蠻荒草原,他聽二叔說,這邊的人還有動物崇拜的習慣.

說不定鹿是他們崇拜的動物.

所以他也沒有太驚訝.

神佑的名字有點男生氣,但是寓意很好,叫起來也很好聽.

而且自己說了歲數和性別之後,神佑立刻就改口了.

"殷雄哥哥,你的名字也很好聽,我三伯伯說,只有無敵厲害的人才叫做英雄的."神佑坐在一旁,掏出了自己小包包的一堆零食,放在了兩人中間,她准備吃零食了.

神佑的飯量很大,不僅僅三餐吃的多,零食也吃的很多.

殷雄平日嚴格要求自己,不願意隨便吃零食.

不過看到神佑推過來的那些漂亮的糖果,香香的肉干,好喝的茶水,他猶豫了一下,也拿起來吃了.

他在船上,有點暈船,吃的不多,下了船,又很興奮,也沒有顧得上吃.

這會子倒真是挺餓的.

不過兩人光吃零食好像也很沒意思.

殷雄不知道說什麼,他平日沒有單獨和女孩子待過,小女孩也沒有.

尤其是這麼厲害的小女孩.

還能救自己.

這時候忽然就有點羨慕二叔了.

二叔可厲害了,紅顏知己超多的,熙國那些數得上名號的大家閨秀,似乎都跟二叔有關系一般.

二叔看見她們也不會緊張.

經常回來吹牛,說跟劉尚書的小女兒一起看了星辰,跟劉閣老的千金一起下棋……

說到下棋,殷雄想起來,自己這一路上,因為在船上比較無聊,二叔和自己老玩的五子棋.

據說也是申國公主伊發明的.

很是簡單有趣.

也方便玩耍.

哪怕沒有棋盤,只要畫幾個格子,撿幾個石頭子就能玩.

他對公主伊沒有什麼興趣,但是二叔說公主伊要麼就是大聖人,要麼就是大蠢蛋,這個五子棋還有那個什麼牌,無論哪一種拿出來,都是能成就一個大家族的生意,公主伊就這樣隨意的說出來了,現在他們殷家卻靠著這幾樣東西,又狠狠的大賺了一筆.

可笑,每年歲末,三國祭天朝拜大典的時候,申國號稱禮儀之邦,每次都窮巴巴的,排場什麼的明顯比不過他們熙國.

殷雄雖然對生意沒有特別感興趣,可是他畢竟殷家人,做生意的敏銳幾乎是天生的,他也很贊同二叔的話,不過他覺得那公主伊是蠢蛋的可能性更大,太張揚了.

這會子,殷雄覺得自己也是蠢蛋,吃著別人的零食,喝著別人的茶,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耳根子一直滾燙滾燙的.

才是春日,並沒有很熱,可是他覺得自己後背,居然緊張的出汗了.

藍色的袍子若是出現了汗漬肯定不好看了……生平第一次,他居然考慮了自己的穿著問題.

沉默又尷尬,說話又不知道說什麼.

于是殷雄准備學二叔.

他認真的在面前地上,畫了一個棋譜.

然後撿了兩堆石頭.

把略白的一堆推給神佑,自己要略黑的一堆.

"我教你玩個游戲,很好玩的."他面色嚴肅的道.

"好啊."休息的神佑,摘了頭上的帽子,頭上的小揪揪頑強的立起來,點頭的時候就開始搖晃.

殷雄看了一眼那搖晃的小揪,想笑,又忍住了.

低頭開始講解規則.

等到殷華被巡邏隊的人帶過來,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大樹下,自己侄子和一個小女童,面對面盤腿坐著,表情嚴肅,中間畫了一個棋盤,認真的用石頭對弈.

旁邊還有一堆零食和茶水.

有微風拂面,很愜意的感覺.

如果再有人在一旁撫琴,簡直就完美了.

這一瞬間,殷華真是又氣又喜.

氣的是自己擔心的要死,結果這小孩居然這麼舒適.

喜的是突然發現自己那不開翹的小侄子終于有一點像自己了,跟自己一樣,對付女子,天然有手段.

這麼小就知道討好女娃娃了.

簡直是厲害了.

自己今天都不如自己侄子.

他找了巡邏隊,碰巧又遇到了那個戴面具的女子.

那女子下馬之後,居然個子也是很高,跟自己差不多齊平了.

而且身材真的很好,前凸後翹,尤其她還穿著緊身的巡邏隊服,跟那傳說中的俠女一般,讓人驚歎.

他雖然擔心侄子,可是那喜歡調戲漂亮女子的習慣卻是沒有改.

沒有想到剛剛靠近套近乎,一鞭子就給抽了過來.

要不是他反應靈活,這張萬人迷的臉就差點毀了.

對方戴著面具,聲音沙啞,一雙眼睛冷冷的望著他.

這一刻他居然覺得身體都軟了又硬了.

很是激動.

比之前所有和閨閣女子玩曖昧的那種感覺都要激動.

他覺得自己是著魔了.

不過眼下還是找侄子重要.

原本他以為要費一番周折,想不到對方在一個鋪子門口,拉了一根繩索,居然立刻就有人過來了.

殷華原本覺得這個集市不過如此,跟他們熙國的熙樓是完全不能比.

可是見她拉了繩索,就有人過來,他抬頭一望,才發現天空中居然有密密麻麻的細線,像一個網一般,籠罩著整個集市,再往上,只能看到籠罩的霧氣,據說這個白骨村的村民就居住在那霧氣之上.

才一會功夫就有人來告知他侄子沒事,被人救了.

他于是纏著這個巡邏隊的女子帶自己過來,因為知道侄子沒事,一下子輕松下來.

一路上老毛病又犯了,一路口花花.

當然他不是那種登徒子的口花花,他可是熙國四大美男子,四大公子之一.

言談風趣絕妙,典故順手拈來.

對方居然對他一路都不理不睬的,實在被他說煩了,忽然開口道:"你剛剛那句典故錯了,是出自《爾雅》第十六節,釋魚."

殷華臉色漲紅,半天沒有回過神來反駁.

好在終于看到侄子了,也算是緩解了尷尬.

他不敢相信,這蠻荒之地的野蠻女子,居然會懂《爾雅》,懂典故,比自己還博學的樣子……

好在自己還有侄子給自己掙臉了,他有些得意的看了一眼那戴面具的女子.

他走近了,就聽到那侄子和那小女童對話:

"殷雄哥哥,你又輸啦,不能悔棋的."

"我保證,就改一次,最後一次……"

"好吧,你要記得你輸了兩局了,一會要給我當馬騎兩刻鍾,不准耍賴."

殷華:o(╯□╰)o……這不是我侄子,這不是我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