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少年曆險記
g,更新快,無彈窗,!

作為殷家小少爺,第一次出門,居然不經意的就被一個老漢給嘲諷了.

殷雄有點不好意思.

而殷華這次居然沒有覺得丟臉.

反而拉著那老漢問巡邏隊是什麼?

"看你們兩細皮嫩肉的就知道是打南邊來的吧,這巡邏隊,是維護集市治安的,這里是蠻荒草原,民風彪悍,為了安大家的心,所以這集市里每日都有巡邏隊,任何人遇到事都可以找巡邏隊的幫忙,巡邏隊的人要是見到不平事也會出手調節."

老漢就是附近的山民,他要不是想守著自己祖上那兩片山地,其實也想像那些年輕後生一樣,加入白骨村,成為白骨村的村民,那以後的日子就不愁了,白骨村的狗都是有饃吃的.

殷華謝過了老漢解惑,心中卻有些不以為然,這麼大的一個集市,隨便哪里出點事都有可能,那巡邏隊的人怎麼可能知道,只是樣子貨罷了.

就是那巡邏隊里居然還有女子,這蠻荒草原果然是不一樣,女子居然也能行武,剛剛那個戴面具的女子,那身材,那打扮,莫名讓他記憶深刻.

兩人繼續在集市上逛.

發現這里東西雖然多,但是熙國的熙樓大多數都有.

只有一兩樣奇怪的東西,是那些山民挑來賣的,不過看著稀罕,也沒有什麼用.

若論商業,當然還是他們熙國最厲害.

天下熙熙攘攘皆為利也.

天下之物,沒有他們熙國的熙樓里沒有的.

殷華一身華服,表情倨傲騷包.

殷雄一身華服,表情好奇激動.

兩人很快就被集市里的有心人給盯上了.

他們從一家賣呢絨布的店里出來的時候,才一出門,殷雄就感覺自己被人輕輕撞了一下.

對方說了句抱歉,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殷雄覺得有些怪,伸手一摸,自己的錢袋還有腰上的虎佩居然都不見了.

他雖然長的女氣,性格卻是很莽撞的,想也不想的就直接跑出去追了上去,一邊大聲喊道:"小賊,你哪里逃."

身後的老仆和殷華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見殷雄跑的那個快.

實在是在熙國,他們殷家都是橫著走,那排場比皇室都大,殷華也沒有想到自己侄子這麼魯莽,丟了點東西算什麼……可是已經拉不住了.

今天是集市第一天開業,集市上的人越來越多,跟了一會,居然跟沒影了.

把殷華嚇一跳.

自己這侄子真正是大哥大嫂的心疙瘩寶貝.

這要是把侄子弄丟了,回去非得被打死不可.

正好這會子迎面又看到那巡邏隊的人,殷華死馬當活馬醫,趕忙把他們攔下來……

殷雄跑的很快,然而那小賊跑的更快.

小賊畢竟事先熟悉踩點了.

殷雄追著小賊跑的快累死了,那小賊很是狡猾,帶著他七拐八繞的.

好在殷雄因為對自己女氣的長相不喜歡,平日都多有鍛煉,若是他們殷家其他人,早就追丟了.

不過若真是殷家其他人,也根本不會追著小賊跑,在他們殷家人來看,任何事都是可以計算價值的,親自追小賊這樣的事情顯然是不符合價值比的.

殷雄追的氣喘籲籲,眼看就要追上了,他十分激動,不管不顧的沖上去,說時遲,那時快……他面前忽然竄出一輛馬車,因為正是岔路口,眼看著殷雄就要被馬車撞飛了.

他自己看著轟隆隆過來的馬車也嚇一跳,傻愣住了.

說時遲,那時快……額,用過了,換個說法,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殷雄忽然又看到街上竄出來一匹大馬,他以為自己要完蛋了,撞過來一匹馬自己都受不了,要是幾匹馬一起撞過來,自己就妥妥的成餅了.

他站在路上,面紅齒白,頭發有些亂,藍色裙袍也有些亂,很是無助的模樣.

這一瞬間,他忽然覺得身體被人提起來.

他飛起來了.

飛到了馬背上.

電閃之間,他騎著一匹馬,絕塵而走.

如同他時常做的夢一樣.

夢里,他騎著一匹高大的馬,俯視眾生.

看著來來往往,形形色色的人,看著矮平的房屋,看著高山,看著草原……他醒來的時候,還覺得納悶.

他怎麼可能騎馬看到這樣的場景,可是此刻.

一瞬間,夢就成真.

他真的夢到過這樣的場景.

他心里噗通噗通的跳.

因為跟夢里不同的是,他懷里還有一個女孩.

救他的人居然是他之前在馬車里看到的那個女孩.

他騎的就是那匹黑色的大馬.

殷雄覺得新奇又激動.

高興無比.

連抓賊的事情都忘記了.

等到馬停了,小女孩下了馬,仰著頭問他:"小妹妹,需要抱你下來嗎?"

殷雄:……o(╯□╰)o.

他已經八歲了,肯定比面前的女孩大,然後他不是小妹妹……

他正糾結著怎麼開口,就見到一個少年走了過來.

少年長的特別帥氣,身材高大,濃眉大眼不說,身上還背著一根鐵鏈,鐵鏈上拴著兩個鐵球,看起來就很厲害.

然後就聽到女孩興奮的對著那少年喊道:"五哥,五哥,快來看,我救了一個漂亮的妹妹,她好像不敢下馬,你來幫幫忙."

殷雄:……我不是妹妹.

結果他還是被那濃眉大眼的少年,伸手給抱下來了.

"你是誰家的小孩,怎麼一個人在這里?"

小五把她放到地上,問道.

"多謝兄台,我和我二叔在集市上忽然遇到賊人偷我東西,我追賊人結果越追越遠,差點被馬車撞了,然後多虧了小娘子救了我,我二叔應該會來找我的."殷雄眼神狂熱的看著對方,尤其是看到他背後背著的兩個大鐵球,就覺得厲害的不成.

神佑聽他說話,居然是男孩,很是驚奇.

"你長這麼好看,居然是男的."

殷雄這會子也看清面前女孩的模樣,面色更紅了,他看那個拿鐵球的少年很是崇拜,可是看著對面的小女孩,卻是有一種莫名複雜的情緒,心跳的極快,說不上是高興還是難受,就是很忐忑很緊張,居然比面對父親考察功課還要緊張.

"恩恩,我是男的,我今年八歲了,我叫殷雄,謝謝你救了我,你叫什麼名字?"他磕磕絆絆的說完話,耳朵都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