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白骨集市
g,更新快,無彈窗,!

馬車踢嗒踢嗒的前行.

車里的叔侄都一臉震驚.

殷華手中的書,剛剛不小心掉車廂地上,露出了封面,寫著《公主伊詩集》.

"二叔,剛剛那個女孩是精怪嗎?你不是說野馬沒人能抓住嗎?剛剛那野馬是不是跟著那女孩走了?"殷雄一臉好奇,有無數問題想問.

殷華只是呆呆的,沒有搭理自己的侄子.

半響,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他激動的道:"有了,有了,剛剛那場景,就有一句詩可以形容,翩若驚鴻,宛若游龍."

殷雄第一次沒有嘲諷二叔念詩.

而是跟著重複了兩遍:"翩若驚鴻,宛若游龍,翩若驚鴻,宛若游龍,二叔我知道這個是形容神女的詩,你也覺得她是神女,精怪?"

"應該不是吧,這世上沒有精怪的,子不語怪力亂神,應該是蠻荒草原上的人,想不到一個蠻荒之地都有這般出色的人物,我對申國公主越發期待了,等我們逛完這個集市,就往申國都城去,這次二叔帶你去見識見識申國公主的真容."殷華說道這也興趣起來了.

熙國人對皇室並不特別敬重,因為熙國的商業發達,國內地位最高的往往是那些百年商業大族,皇室地位極其弱勢.

殷家又是四大家族當中地位最高的一族,說起公主之類的,很是尋常.

"我對公主沒興趣,一天到晚念詩,肯定很累,二叔你說我們能不能再看到剛剛馬背上的那個女孩,長的好漂亮啊."

殷華正在喝水,聽到侄子說那個馬背上的女孩漂亮,一口水噴了出來.

自己這不開竅的侄子居然知道女孩好看不好看了.

不過剛剛距離那麼遠,自己也就看了個大概,覺得姿態很好看,具體臉哪里能看清,而且看身形也就是個女童,殷華對女童不感興趣的.

"應該可以吧,你要是喜歡,大嫂那麼疼你,讓她派人來提親好了."殷華不正經的道.

殷雄面色漲紅,看二叔的表情就知道他在取笑自己.

自己只是說對方好看,跟提親有什麼關系.

真是的.

殷雄繼續看窗外,不搭理二叔了.

又過了一會,殷雄看到地上的道路,不再是草地,而是平平整整的大道.

這樣的大道在他們瑾州中心街上才有,沒有想到這蠻荒草原居然也有.

馬車一到大道上,就完全不顛簸了.

這大道極其寬敞,好像同時能容納四輛馬車並行.

這會子殷華也不看書了,同樣在看著窗外.

又走了好一會,看到了前方一座山.

十分突兀的山,像是被哪個神仙丟在草原上的山一般.

獨獨的立在草原上.

而道路兩邊的邊緣,飄滿了彩色的布條.

草原風大.

那布條嘩啦啦的吹.

莫名的有一種神聖的美感.

"二叔,二叔,你說蠻荒草原的人是不是傻,你不是說他們很窮嗎?這麼多彩色的布就掛在路邊,好浪費."殷雄問道.

殷華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不過來之前就做過功課,知道這個集市成立最主要的原因是這里生產呢絨布,更神秘的原因是據說這里能從荊國私下買進荊器.

荊國常年內亂征戰,國內皇室不停的爭搶奪權,有人偷賣荊器也不足為奇,就是以前是偷偷的散賣,不像這個蠻荒集市這里這樣統一大批量出貨.

"聽說這蠻荒的人是很落後愚昧的,可能大概是想用這些布條顯示他們的財力吧,管他們呢,反正我們就是來游玩的."

馬車越走越近.

路上時不時身邊就有其他馬車來回.

不過十分有規矩,過去的車都靠右邊走,出來的車都靠左邊走.

這讓殷華和殷雄嘖嘖稱奇.

想不到這蠻荒之地居然這般有秩序.

集市像是憑空出現一樣,就在那山跟前,整整齊齊的房屋,縱橫交錯.

道路寬廣,可以縱馬而行.

集市背後,有一個恢弘的大門.

不是人工作的,而是一個天然的山崖口.

遠遠的可以看到,那崖口掛著一個大招牌:白骨村.

這集市居然是在一個村子外頭?這也太兒戲了.

不過這里人來人往已經很熱鬧了,殷華沒有開口抱怨,畢竟是出門在外,不用隨便惹麻煩.

規矩的交了錢,又給檢查了一遍,就放行了.

每個人交的錢極少,只有十個銅板,這點銅板,連進城的費用都不夠.

殷華覺得這集市的人,就是為了檢查一下進出的人而已.

十個銅板,連路邊的老農都交得起啊.

說不定路邊的老農都會進來.

不過若是十個銅板不收,說不定來的人還沒有這麼多.

免費的東西,大家都覺得可來可不來,若是要收錢,大家就會積極的想把錢賺到再走.

殷華越想越覺得有道理.

對這集市入口,收十個銅板的事,雖然是一件小事,殷華卻覺得像是看到他們熙國熙樓的影子.

進了集市,果然熱鬧非凡.

外頭是茫茫無邊的草原,里面卻是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是變戲法一般變出來的.

若不是親眼經曆,簡直會以為是神跡.

集市里面足夠寬敞,也可以架馬車行走.

不過為了方便,他們還是選擇把馬車停在了專門的場地,自己步行.

叔侄兩身後就跟著兩個老仆,像是普通富家公子一樣,走在街上.

忽然,寬敞的街道上,聽人吹了一聲尖銳的哨聲,有點像飛鷹在叫一般,接著居然出現了一個馬隊.

馬隊人很少,只有五人,但是都身著一樣的黑色衣服,每個人的衣襟上都繡著一只吡鷹,整齊劃一,又有點殺氣騰騰的路過.

殷華甚至注意到,馬隊最後一個戴著面具的人,居然是一個女子.

那女子腿型修長,身形矯健,不用看臉,就知道是一個美人.

而殷雄則是看著這個馬隊,覺得十分帥氣.

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特別好看,英氣勃勃.

"二叔,二叔,我喜歡那樣的打扮,你給我去買一身那樣的衣服."殷雄拉著二叔的袖子道.

他不喜歡他娘親給他准備的衣服,淡藍色的,娘氣的很,身上還亂熏了香,跟個娘們一樣.

旁邊有一個老漢聽到這小少年的話語,大聲笑道:"小哥,那衣服可買不著,那是白骨村巡邏隊的隊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