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下蠻荒
g,更新快,無彈窗,!

"煙花三月下瑾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

清晨,船頭,站著一個白衣少年,一頭長發,衣袍在風中吹的飄飄欲仙.

少年大聲的朗誦著這兩句詩詞.

目光遠眺,心懷激蕩.

"二叔,你又在讀那個申國公主的詩啊."

後頭一個七八歲的半大少年,穿著一身淺藍色的袍子,腰上別著一塊潤白的虎頭玉佩,少年瓜子臉,嘴唇很窄,眉毛細長,有點男生女相,若不是開口說話,換身裙子,裝作姑娘,也會很好看.

白衣少年回過頭,一臉頑笑.

一看就是叔侄,兩人容貌極其相似.

不過白衣少年看著沉穩一些,眉眼溫潤.

而藍衣少年看著稚氣一些,眉眼驕傲.

"這詩很好,有一股子不舍哀傷之意,而且說的是我們的瑾州,公主伊比你還小吧,居然知道我們瑾州景色最美的時候是三月,還有這煙花的形容,實在是妙,妙不可言."殷華手扶船沿欄杆,看著霧蒙蒙的前方,一臉感歎.

白霧,大舟,長河,長發少年,憑舟遠眺,風度無雙.

殷華是熙國最大的家族殷家家主的幼弟.

而他身邊的藍衣少年則是家主的幼子殷雄.

殷雄自小不喜歡自己的容貌,總覺得太娘氣.

尤其知道他小時候,母親還給他作女裝打扮,帶出去游玩,居然沒有一人認出他是男兒.

他覺得十分羞恥.

看到二叔這樣,迎風念詩,總覺得牙酸.

"有什麼妙的,聽說申國的小國師名字叫重煙,長的人比花嬌,說不定公主伊說的是那個國師呢,聽說國師長的很好看,二叔,你說你跟他比,誰好看?"殷雄仰著頭問道.

殷華對自己這個侄子簡直是沒話說,手里抽出一把紙扇,輕輕的想敲在侄子的腦袋上,卻被他靈活的避過了,也不知道這侄子像誰,他們殷家人都是以文人風流的形象著稱的,可沒有一個人像這個小侄子這樣虎虎的.

殷華在熙國更是有瑾州四大公子之一的稱號,每次出門,坐馬車上,車後接姑娘們丟過來的香包能開幾家連鎖店了.

熙國開放,熙國人也勇于探險遠行.

在國內待的太無聊的殷華聽說蠻荒草原上居然要開一個集市,准備過來玩玩.

不過拗不過小侄子殷雄的要求,還帶了一個拖油瓶.

叔侄兩人正說話呢,忽然前頭的霧就散開了,面前多了一個金燦燦的太陽,還有無邊無際的草原,天地連接一線.

兩人都有些看呆了.

真美.

跟山清水秀的熙國不同,眼前的景色大氣宏偉,神秘突然,讓人心神向往,心情開闊.

殷華只覺得往日的蠅營狗苟,此刻都被這光照的無地可循,只能張嘴吶喊.

而小殷雄更直接,他直接大聲喊起來:"啊!啊!啊!我是殷雄,我以後要做一個大英雄!"

天地沒有回應.

不像在江南瑾州水鄉,喊一句,山回一句.

這里,太廣闊了.

聲音喊出來,一點點的消散于天地之間.

殷雄喊的面紅耳赤,只覺得十分激動.

第一眼,他就覺得他喜歡這里.

"真美,二叔,難怪父親說,要行萬里路."殷雄激動的拉扯著二叔的袖子.

被侄子拉的袖子都要變形的殷華一臉抽抽:"這是蝴蝶絲布料的,總共就沒有幾件,你拉扯破了就沒有了."

一臉激動的殷雄也是一臉呆滯,這樣激動的時刻,二叔居然還要計較衣服的布料,真是,真是氣死他了!

殷雄松開二叔的袖子,自己走到另外一邊,癡癡的看著前方.

殷華搖了搖頭,這臭小子,還沒長大,等他長大就知道了,皮囊很重要,裝扮皮囊的衣服也非常重要,他就是靠著這身裝扮成為熙國四公子之一,而殷家收入最大來源也是這些服飾.

馬上要到了,殷華去吩咐人准備了,而殷雄則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天邊,看著那朝陽慢慢升起.

不過因為看太久了,等進船艙的時候,一片黑暗,眼睛都要瞎了一樣,又是一陣雞飛狗跳.

等到靠岸,下船.

殷雄已經恢複好了,第一時間跳到草地上.

攔都攔不住.

"二叔,二叔,這草地很軟,可以打滾哎."殷雄很激動,在草地上跳了起來.

一個老仆連忙過來阻止.

"少爺,少爺,萬萬不可,這草地里藏著很多毒蟲毒蛇,萬一被咬到了可就麻煩了."

殷華看到侄子那樣子,也是一陣頭疼.

早知道就不帶他出來了,所有侄子當中,就他最調皮了,好吧,也是這個侄子最得他喜歡,其他侄子和他一個德行,看對方和看自己一樣,這個小侄子還有點不一樣,雖然和自己長的相似,性格卻南轅北轍.

殷華對他是既喜歡又討厭.

被老仆攔住的殷雄還是乖乖的上了馬車.

殷家的馬車極其舒適,里面暖榻香芬一應具有.

馬車里,殷華懶洋洋的靠著,手里拿著一本書,看的津津有味.

而殷雄則是扒拉著車窗,激動的看著外頭.

"啊,二叔,我看見一匹馬,一匹小白馬,真的."殷雄忽然尖叫起來.

並且一只手使勁的抓他二叔.

殷華擔心衣服真被自己這侄子扯破,只好起來看了.

本來他這一身蝴蝶絲織的衣服不適合在外頭穿的,極其華美和輕薄柔嫩,但是他很臭美啊,今天是趕著集市開業,作為殷家代表人物亮相,自然要穿的好看,所以還是決定穿這個.

不過身邊多了一個好動的侄子,那就是災難了.

他被拖到窗前,朝外看.

就只看到了遠遠的一個白點了.

那小白馬早就在殷雄尖叫的時候跑走了.

"那是草原的野馬,沒人能抓住的."殷華看著失落的侄子勸道.

"可是真的很漂亮,在陽光下,跑出來的,小小的一只,像是神怪一樣,二叔,你說我看到的會不會真的是蠻荒草原的精怪,說不定是神馬,真的很漂亮,你是沒看見."殷雄激動的比劃,又不知道怎麼形容,這會子忽然真的有點羨慕那個什麼申國公主,會寫詩,剛剛看到那馬,值得用最好的詩來形容.

"哪有神馬精怪,平日讓你多讀書,就不讀,到外頭,可別說我是你二叔,丟人."殷華又靠回去看書.

看了一會,忽然又聽到侄子一聲尖叫:"啊!"

殷華已經早有准備,離侄子的手遠一點了,沒有想到侄子居然沒有來扯自己,只是保持那姿勢,呆呆的看著外頭.

輪到殷華有些好奇了,忍不住放下書,也趴到了窗前.

就看到草原上,有一匹渾身亮黑的大馬在追逐一匹渾身雪白的小白馬.

而那黑色大馬奔跑追逐的時候,身上甚至泛起紅光,火紅火紅的,像是火在燃燒一般.

而且黑色大馬的馬背上居然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