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人間四月天
g,更新快,無彈窗,!

青蟲胖了.

肉呼呼的身體卷在一張肥厚的草葉子里.

葉子上還沾著露水.

早起打鳴的公雞,雄赳赳氣昂昂的走過來.

長胖的青蟲終究沒有逃過它的命運,被那大公雞,一口給啄食了.

吃了一個胖青蟲的公雞,興奮的扇了扇自己的翅膀,又用爪子撓了撓翅膀里頭.

一整套流程下來,舒服的又忍不住打了一遍鳴.

躲在床上睡的安好的小神佑,聽到第一聲雞鳴叫的時候,就把腦袋埋進了被子了.

到第二聲的時候,痛苦的想跳起來,把那雞給宰了.

春困,萬物生發,正是好眠之時.

又往被子里鑽了一些的神佑,終究是被哥哥從被子里揪出來了.

"快起床,今天山下集市開張,你要不起來,時間又錯過了."

阿鹿掀開被子,看著妹妹卷成一團,臉上笑容寵溺又無奈.

小家伙每次都這樣,起床跟要命一樣.

平日她撒撒嬌,阿鹿就算了,盡量讓她多睡一會.

可是今天,枯骨山山下的白骨原,新的集市正式開張.

神佑作為白骨村的小村長,吉祥物,必然是要到場的.

平日還有阿尋陪著賴床,今天難得,阿尋一大早就被叫走了.

白骨集市開張,要忙碌的事情非常多.

他自然要去幫忙的.

如今白骨村里,閑暇的人很少,最閑的恐怕就是村口的大黃狗.

那是豁嘴佬撿來的狗.

整日趴在村口,尾巴長長的,巴適的曬太陽.

村里的人來來回回路過,都會看見這狗.

"豁嘴仔就是有錢造,以前俺們年輕的時候,飯都吃不飽,哪里還有吃食養狗,這樣的狗,也就是一頓吃了,現在年輕後生,自己吃不完的飯食還給畜生糟蹋,真是……"山寨里上了年紀的老頭,看到那肥嘟嘟的大黃狗,總是不免要抱怨一遍.

老生常談了.

抱怨完,抹一抹油滋滋的嘴,背著手,曬太陽.

神仙一般的日子就是這樣了.

嘴上的油是真的吃肉吃出來的,不是用油渣假裝抹出來的.

白骨村上有三多.

第一殘廢多,進村之後,隨處可見各種殘廢,斷手斷腿獨眼豁嘴……就差斷頭的了.

第二娘子多,這村里的娘子,不僅多,還長的好看,不僅好看,還凶悍的很,不像別處娘子畏畏縮縮,這里的娘子據說都是自立門戶的,也是有戶口的.

第三牲畜多,村里的馬跟人同食,村里的狗吃饃饃,村里的鳥會干活,成群的馬成群的牛成群羊,數是數不清的.

這三多也算是白骨村的特色了.

不過今天更重要的是集市開張.

實際上到化雪的時候,連陳縣令都老往白骨村跑,往白骨村跑的人漸漸多了.

有往來的商人,有附近的山民,有冥河縣的平民.

山下漸漸的形成了一個大圩.

每月初一十五,都熱鬧非凡.

甚至超過了冥河縣的集市了.

就是不到初一十五,平日的時候,因為白骨村的呢絨布作坊,往來的人也不少.

那些人送來羊毛,又買走呢絨布,也買一些其他的器具.

而從申國,荊國的商人,到這里都不算遠.

熙國雖然遠一些,可是熙國商業發達,早早就弄了水道,從水上運河到這里,也不遠.

于是,白骨村口外頭茫茫一片草原,就自發的慢慢的建起了房子.

當然,最多的還是白骨村自己人建的.

地都是白骨村的范圍.

看著越發繁華的集市,陳縣令干脆建議,在這邊正式立市.

正式建立集市之後,冥河縣的重心有可能就會轉向這里,但是陳縣令一點都不擔心,官署那邊本來就破舊了,若是能在自己離任的時候,建立了一個新的城市,自己可就不僅僅前進一小步了.

以前他希望自己的任期早點到.

現在卻反而期盼時間晚點到.

每日的時間都不夠用.

他不再每日躲在官署里吟詩作畫,而是真的開始干活.

這個集市陳縣令等于是親自參與建設的.

經過上次買犯官家屬的事情之後,陳縣令之後雖然沒有再參與,可是卻也給白骨村的王村正和邊軍那邊牽線.

雖然那些犯官家屬被送過來的路上,磨難是免不了的,可是能進白骨村,卻是比起軍營那邊,天上地下了.

不過陳縣令不知道的是,邊軍們膽子可比他大多了,不僅僅把那些犯官家屬賣給白骨村,其他抓來的死囚各種,能賣的就賣,甚至有軍漢托關系,把自己賣了.

誰都不能料到,這個曾經的土匪窩,現在的白骨村,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發展.

那俘虜洞里,經曆非人折磨的殘廢們,爆發出來的力量.

那些世家貴婦,經曆了人生磨難之後,爆發出來的力量.

那些心有不甘,落入山寨的人們,組成新的家庭,爆發出來的力量.

正沉默又努力的爆發著.

早早被抓起床的神佑,吃過了早飯,收拾妥當,就和哥哥們一塊下山了.

下山,有兩種方式.

一種可以繼續走骨道.

一種就是可以坐山里的索道.

小神佑倒是想走骨道,不過她起晚了,折騰了好久,時間有點趕,所以阿鹿還是帶著妹妹坐了索道下去.

索道說起來難,其實就是一截子車廂,用鐵索綁好,從山上慢慢的吊到山下.

神佑已經很久沒有下山了,因為最近山下人多,大家都不放心.

今天跟著哥哥下山,還挺興奮的.

她一點都不怕高.

探著腦袋趴在車廂的窗前,朝下看.

因為距離很高,別人一般什麼都看不清,而且山上到山下,還一直會有霧.

阿鹿眼神比別人好一些,可以看個大概.

而神佑的眼神就極好了.

她坐在搖晃的車廂里,居然能看到骨道上頭的人.

遠遠的看到一個戴著面具騎馬的人,她興奮的揮手道:"哥哥,看,那是玉姨."

阿鹿看不清,就看到骨道對面蜿蜒著走著一隊人群.

神佑堅定的點頭道:"玉姨騎馬真漂亮啊."

骨道崖邊,還掉落下來綠綠蔥蔥的藤蔓,二馬能並行的骨道上,確實有一隊人馬.

其中有一個戴著面具的人,身形特別矯健修長,一雙腿搭在馬背上,讓人覺得充滿力量.

這人戴著面具,只露出眼睛和嘴.

極其好看.

"藍玉,枯骨道上,莫回頭,不能回頭."隊伍最前頭的一個漢子大聲吼了一句.

新加入哨隊的藍玉輕輕的拉了拉馬繩,粗糙低沉的嗓音應了一句:"好嘞,我知道的隊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