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送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白骨村,三個字,寫的很好看.

陳縣令的字寫的是十分不錯的.

在申學的時候,他就是佼佼者.

不過當初他因為,說話太直接,又沒有什麼深厚背景,陰差陽錯,出任官職的時候被發配到冥河縣,當一個小縣令.

冥河縣離京城,從距離上來說,也不算太遠太遠.

不過從地理位置上來說,卻是糟糕透頂.

看他們發配犯官家屬都發配到這里來,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這里在蠻荒草原周邊,盜匪橫行,山民蠻橫,風俗古怪,荊國人還時不時跑來燒殺搶劫一翻,天災不斷,可謂是九死一生.

不過陳縣令心態還是好的.

到了冥河縣也沒有太失衡,就是頹廢了很長時間,不太管事,倒也沒有出大錯.

不過這段時間,倒是把他的字練得更加的好,有了很多生活的韻味.

書生的揮斥方遒,懷才不遇的感慨,對未來的期待,都體現在這字上.

白骨村三個字,陳縣令看的極為親切.

又覺得這真是一個可愛的村子,淳樸的鄉民.

把自己的字,就掛在了村口.

堂堂正正.

殊不知,他的字,在山寨里真的不算什麼.

不說國師那超級學霸,三當家那年少就被預言要當超級大官的書生,就是洛娘子的字都比他寫的好.

阿尋更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所以才把縣令的字掛到了山口.

而坐在後頭車廂的一車人,人壘著人,面色驚恐.

送她們到軍營邊,是她們所有人的噩夢.

可是現在居然又把他們拉上,還是狗官花了錢的了.

連得病差不多死了的四娘子都被從地上撿回來,丟到車上.

錢家老封君抱著她兒媳婦四娘子.

當初錢家還在的時候,婆媳關系可不算好,老封君瞧不起這個兒媳的出生,沒少刁難她.

可是現在,卻不管她身上的爛痕,緊緊的抱著.

沒有人開口嘲諷.

也沒有人反對.

到了山門,馬車停下.

她們也看到了山門口那大大的白骨村三個字.

更是面露驚恐.

因為那些軍漢糟蹋她們的時候,總會說,他們已經算是好的,還會給口吃的,這蠻荒草原,有的是吃人的人.

眼下,狗官居然花錢買他們,連殘廢的老封君都要了,路上的尸體都撿回來.

恐怕就是為了吃吧.

恐懼在車廂里蔓延.

但是還是沒有騷動.

她們已經徹底麻木.

只是驚恐害怕發抖.

這一路,對她們來說,漫長的又像是一輩子.

她們已經經曆了好幾輩子了吧.

守山門的人,通過銅鈴,通知了山上,陳縣令送了女工過來了.

很是興奮.

如今這白骨村人越來越多了.

以前他們會淪為盜匪,就是因為過不下去.

這蠻荒草原里,像他們這樣過不下去的人,很多很多.

如今白骨村需要很多壯勞力,都一點一點的吸納進來了.

但是女子卻很少.

大家在白骨村生活富足了,卻缺少娘子.

如今這縣令一送就一大車,果然是大手筆.

這通知山頂人的辦法,還是郭先生想出來的.

郭先生極其厲害.

以前,要有人跑,一路跑上山,跑斷腿.

現在只要繩索一拉,拉幾下,不同的意思.

山上頭聽著就行了.

聲音傳達到山上的時候,小神佑正在上課.

聽到縣令伯伯真的送人來了,按捺不住的想去看熱鬧.

連阿鹿和小五他們也很好奇.

唯獨阿尋還能端坐著看書.

不過國師自己也挺好奇的.

看大家都坐不住,索性一塊去看熱鬧了.

山里要來新人,可是一件大事.

要不是國師親自參與建設的,他都不敢相信,這樣一個荒郊野外的村子里,如今居然發展成這樣快.

雪早就停了,但是還是挺冷的.

不過山寨上的人勤勞.

骨道上的雪都被清除乾淨了,露出了潔白的骨頭.

三當家和洛娘子也出來了.

陳縣令過來,三當家作為村正自然是要出來迎接的.

而陳縣令送的是女工,洛娘子負責紡織作坊,自然也要出面.

于是在山里的閑的人,都跑出來看熱鬧了.

看著陳縣令的馬車,轟隆隆的上山.

很是吃力的樣子.

車上應該拉了很多人.

好在骨道很結實,再重的車,在骨道上都拉不出痕.

幾匹縣衙的好馬,到了山頂已經累的半死了.

陳縣令第一眼看到上次朝拜的雪山包包居然是用骨頭組成的,嚇一跳.

不過又想到這蠻荒之地的風俗,也勉強適應了.

而且他今天心中有事.

陳縣令看到滿滿當當的人出迎,反而忐忑.

尤其是看到那小女童,在人群里跟自己揮手,他只覺得有些惴惴不安.

就是那女童身邊的老先生,略有些面善,不知道在哪見過的感覺.

他還想再看一眼,就又被人群擋住了.

馬車停下.

陳縣令也顧不上看了.

自己花錢買來了一堆人,雖然是白骨村出錢的,他自己其實還貼了幾兩銀子.

若是還放在車上,說不定全都死了.

天氣又冷,事出緊急.

他是顧不得回縣衙,就直接過來了.

他不忍心看到那些人,想第一時間交出去.

因為按照規矩,他也不能買那些人,那些犯官家屬罪有應得.

他上回來白骨村,看到村里連斷腿老漢都樂呵呵的,心底覺得交給白骨村,恐怕是最好的選擇了.

就算不是,他也願意相信是.

"我把人給你們帶上來了,希望你們好生照顧他們,縣衙里還有急事,我就不耽擱了."陳縣令說完,居然連寒暄都不願意,跟有野狗追一樣,帶著官差,就轟隆隆的朝山下去.

三當家喊了好幾聲.

陳縣令都當做聽不見.

急忙忙的走了.

他不願意見那些女子,他也害怕見那些女子.

三當家揮著手,只好落下來了.

他其實想跟陳大人說,山上如今做了近道,可以直接下去的,不需要走長長的骨道.

因為他們的骨器做的越發好了,發現骨器不僅僅能做農具兵器,還可以用作生活所用,用骨器做的車轱轆,馬車,都比旁的牢固很多.

用骨器融成的繩索更是堅固無比.

他們用骨器,做了一個大吊車,從山頂,吊著就能到山底,速度極快,也不顛簸,還不冷,三當家想喊住陳縣令一起見識一下的,結果陳縣令跑的比狗還快.

只得作罷.

不過他招手招的太歡快了,旁邊的洛娘子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

看到洛娘子的白眼.

三當家慢慢的收回手,朝洛娘子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牙齒整齊潔白,眉毛漂亮,少掉的半邊眉毛,用頭發遮起來,很是好看.

這時候卻忽然聽到一聲尖叫.

"啊!"

小神佑因為貪玩,繞到車廂後頭,掀開了車簾,看到了一車的人,然後,她暈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