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贖囚
g,更新快,無彈窗,!

雪天.

兩個軍漢一起抬著一捆東西,朝人煙稀少的地方走去.

走到看不到人了.

兩人用力的把那捆東西,往地上一丟.

一邊搓手,一邊罵罵咧咧的道:

"晦氣,昨晚輸牌,又輪到我們干這倒黴的事情."

那捆東西被丟地上,繩索吧嗒的散開了.

一只烏青的手,吧嗒的掉了出來.

這兩個軍漢丟的居然是一個人.

"快走,快走,這人身上都爛透了,再不走,被傳染了就慘了."

兩個軍漢呸呸的吐了幾口口水,又把剛剛抬死人的手放雪地了摩擦了幾遍,快速的離開了.

沒有注意到,他們身後,那只掉出來的烏青的手,輕輕的抽動了一下.

蠻荒草原的尸體不用處理.

丟在草原里,自然會有野獸叼走.

骨頭渣子都不會留下來的.

天太冷,軍漢們偷懶了,不過也很放心,迅速的身影就消失了.

好不容易休息一天.

要趕著回去.

他們邊軍生活苦寒,光干活沒肉吃.

申國重文不重武.

正常的軍餉到他們這,經過文官們層層盤剝,就沒有多少了.

冬日連衣服都穿不暖,更別說吃好了.

這文人雖說手無縛雞之力,卻是貪婪又心狠.

貪墨他們的軍餉不說,彼此之間斗爭也是絲毫不留余地.

他們邊軍雖然缺吃的,卻有一樣不缺.

他們不缺女人.

那些犯官的家屬,以前甭管是多大的夫人多精貴的小姐,要麼在京中就被買走,為人奴仆或者做些高級的皮肉生意.

但是那些罪孽深重或者年老色衰的,就只能送到邊境來了.

飯都吃不飽的軍漢,對女人哪有什麼要求,只要是女的就行.

況且這些犯官家屬就算容貌不美的,那身體的皮肉,嘖嘖……

只是這些女人嫩是嫩,就是不耐活.

兩個軍漢著急的回去,迫不及待的要去泄瀉火.

除一除身上的晦氣.

兩人急急忙忙的到了軍營外頭的一排矮房.

說是軍營,實際也就是破烏堡.

這邊境苦寒,又是冬日了,想來荊國人也懶得打過來.

所以他們整日也游手好閑.

他們說是邊軍,更像是被發配過來的.

而外頭的那排矮房子,就更誇張了,不能完全稱為房子,就是稍微遮蔽一下的地方.

被發配過來的犯官家眷,都是一副不想活的樣子.

對他們來說,這里是真正的地獄,甚至比地獄更可怕.

平日錦衣玉食,到這里,衣不蔽體,吃不飽,饑寒交迫.

平日的大家小姐,被人拿了貼身衣物都要以死明志,這里,貼身衣服根本沒有,每天被不同的人進出.

她們已經不是人,是等死的行尸走肉.

兩個軍漢急忙忙的過來,卻見往日熱鬧的矮房居然沒人了.

平日這時候,門口可是擠著一堆人,甚至還有人因為插隊打架的,這會子卻空空如也.

軍漢隨手拉了一個人,開口問道:"咋地啦,那些娘們呢?"

"別提了,這里的娘們都被那縣城的狗官給提走了."被拉著的那軍漢也是一臉氣憤.

"咱們大帥也同意啦?"軍漢一臉驚訝..

"大帥又不用這些人,況且那狗官提人,據說還給了銀子了,大帥窮的都要吃人了,拿了銀子換人,哎,你們兩今天是出去丟死人了吧,要是再晚一步,那個死人還能換點錢呢,可惜了了."

軍漢不相信,里里外外的找了一圈,果然,連里頭那個斷腿的老太婆都不見了.

那狗官錢多了沒處去,居然連老太婆都要?

軍漢們罵罵咧咧,不過等他們聽到大帥會給每人都發一身棉衣,又都閉嘴了.

實在沒有娘們,五姑娘也能解決,但是冬日沒有禦寒的衣服,就直接要凍死了.

軍漢們看著空空如也的平房,裹著破舊的薄衣衫,吹著寒風,縮著脖子,一起打牌聊天,期待著下一批犯官家屬送到,又期待那狗官再來買人,又有點希望那狗官不來買人……

被喊做狗官的陳結余縣令,人生第一次,對自己的國家對自己的經曆對自己的生活,產生了懷疑.

他是文官,也是文臣,地地道道申學畢業的學子.

自然是不屑和那些軍漢打交道的.

在申國的官場食物鏈里,就是那些上學吊車尾,總是不及格,或者考不上申學的人,被發配軍伍中去.

所以哪怕那些軍漢口中的大帥,在陳縣令眼中,也就是個loser,失敗者,差生,他是不屑打交道的.

而且他們也確實很差.

堂堂的邊軍,一點用都沒有,盜匪,盜匪他們打不了,敵軍,敵軍他們更打不了.

平日盤剝百姓,糟蹋糧食,倒是厲害.

陳縣令是向來不和他們打交道的,能不沾邊就不沾邊,這也是他來冥河縣的時候,他同學師長特意交代他的.

可是這次,為了報答白骨村他們的救命之恩,陳縣令言出必行,還是硬著頭皮跟那些軍漢打交道.

而且白骨村的人,只是要一些女工干活,還願意給錢.

陳縣令覺得這是舉手之勞.

可是到了現場才發現,那里簡直就是人間地獄.

甚至,他還看到了曾經一個師長的老母.

陳縣令只覺得無顏見人.

這地就離他的治下不遠,確切來說,也是他治下的地方.

可是卻是這般慘絕人寰,滅絕人倫.

可是真正造成這慘劇的,又不僅僅是那些軍漢,軍漢粗鄙,地位也低,能把這些人發配過來的,只有文臣.

陳縣令本來是不想給錢,看到這樣子,閉著眼睛把錢給了,等于把這些人買了.

不過他買了人,把這些人運去白骨村的路上.

卻是又有些懊悔了.

自己答應了給小丫頭提供女工幫忙干活的.

可是他拉的背後一大車的人,哪個像是可以干活的,全都半死不活,反而是給小丫頭他們添亂了.

可是沒看到就算了,真看到了,陳縣令卻是狠不下心不管.

今天他做的事情,若是寫信給同窗師長,一定會罵死的自己.

原本只是想順手幫個小忙,現在卻覺得自己像是把天給捅破了一個縫隙.

雖然是很小很小的一個縫隙.

可是感覺,已經有不一樣的風,吹了進來,吹皺了他的思想,他的心.

馬車忽然"哐當"的停住了.

打斷了陳縣令的思考,又把陳縣令嚇一跳.

上次那事,給陳縣令提了個醒,他現在出門都非常小心.

當然那次,他回去就把吳主薄下了大獄.

"什麼事?"他皺眉問道.

"啟稟大人,路上發現一個人."官差小心翼翼的答道.

他們本來很看不起頂頭上司的,平日不見縣令大人做事,就喜歡窩在屋子里讀讀寫寫.

沒有想到這次出事,吳主薄全家一個不留,都被弄死了.

讀書人,報仇一點都不拖泥帶水,都不隔夜的.

陳縣令掀開車簾,往外看,看到地上,裹著一個死人,正想開口,讓手下們丟到一旁,在荒郊野外的,還是不要生枝節.

卻見後頭那車廂的車簾也拉開了,一個老太婆,眼睛瞪大了盯著地上的那人.

陳縣令臉抖了抖.

那凶悍的老太婆,他以前見過,他還是個學生的時候,跟著師長去祝壽,對方是老封君.

陳縣令揮手讓手下把人撿起來,丟後頭車廂去.

反正已經一車病殘,都是半死不活的,再丟一個死沒死的人,也不多.

馬車繼續朝前走.

一路沉默,只有吱呀吱呀的車輪聲.

那後頭的車廂丟上一個死人,也沒有一點聲響.

終于,白骨村到了.

雪地跟前,出現了一座山,山前,掛著一個大大的牌子,白骨村.

這三個字,還是陳縣令題字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