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山寨一日游
g,更新快,無彈窗,!

懸崖頂上是平原.

下了雪的平原,一片雪白.

沒有枯骨.

枯骨都被厚厚的雪蓋住了.

有成排的木屋.

有嬰孩的哭聲.

木屋頂上有炊煙嫋嫋.

木屋附近還有母雞出來覓食.

在潔白的雪地上踩出一朵一朵的腳印.

像是超大朵的梅花印子一般.

劫後余生的眾人,望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陳縣令有些吃驚的張大嘴.

想象中的世外桃源就是這樣.

眼前有木屋,木屋里還有樹.

一顆梧桐樹,高高的在一個院子里.

上面沒有了樹葉,但是綴著漂亮的白雪,十分好看.

一片平和的鄉村.

就是不知道為何要叫白骨村這樣陰冷的名字.

陳縣令他們才剛剛朝拜完,白骨村的村長,三當家就出來了.

一早聽到郭先生說感覺不對,讓少年郎們下山看看.

他還沒有放在心上,沒有想到這麼凶險.

居然救回了出門賞雪的作死的縣令,還有一群討厭的書生.

現在想想還一身冷汗.

要是郭先生沒有讓人下山,今天這樣的天氣,大家鐵定是不會下山的.

而陳縣令要是死在了枯骨山跟前,不是他們也成了他們的鍋了.

而且還有一堆書生,官差.

三當家一下子想的很遠.

瞬間就陰謀論了.

肯定是有人陷害他們.

不過他猜得八九不離十.

"不知道陳大人要來賞雪,我們都沒有做好精心准備,只能請大人到村舍小坐,休息一會."三當家很會說話,雖然一群人狼狽不堪,他還是一開口就說對方來游玩的.

眾人雖然是被救回來的,但是聽了三當家的話,瞬間覺得很妥帖.

一行人以陳縣令為首,朝里頭走去.

一路上,陳縣令,看到有不少干活的人,但是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身體有缺陷.

要麼豁嘴,裂了一半,要麼瘸腿跛腳,要麼少胳膊.

這些人居然在認真的掃雪,清道路,掛燈籠.

尤其是看到一個只有一條腿的老頭,扶著木頭梯子,而那個只有一只胳膊的人在爬梯子掛燈籠.

兩人臉上都還笑嘻嘻的,沒有苦大仇深,也沒有怨恨和不兮.

陳縣令看的大為好奇.

"王村正,你們村為何正經勞動力不干活,反而讓這些殘疾人干活,未免太不仁義了."陳縣令是父母官,看不過眼,不由得質問道.

的確,那些學子聽縣尊這麼一說,也頓時抱不平起來.

那好手好腳的人,坐在門口曬太陽,而那些身體有缺陷的人,反而在干活.

後頭的官差們倒是沒有開口,他們才不操這些閑心.

三當家聽了,沒有生氣,反而微笑道:"我們村沒有一個閑漢,無論是好手好腳,還是缺胳膊斷腿,大家都各司其職,做好各自的事情就好,若是因為他們殘疾,就不讓他們干活,恐怕他們才會真正的擔心."

以前大當家在的時候就是這樣,一旦殘廢了,就丟俘虜洞,自然什麼活都不用干,但是也活不久,因為跟被拋棄沒有差別.

陳縣令若有所思,看到那個扶著梯子的單腿老漢,正舉著梯子,准備跳到另外一個家門口.

他跳的比較費勁,在雪中一步一個坑,可是步伐卻很穩.

脊背挺直.

的確,這白骨村的殘廢,是陳縣令見過狀態最好的殘廢.

他在申學的時候,跟著學長們見過那些殘廢的傷兵,那些人,真正是比死了還慘,一個個面容麻木,生無可戀.

又走了一會,忽然見到一大群娘子,身體壯碩,腰肥胸大,個子也甚是高大,笑嘻嘻的從他們跟前路過.

彼此間說笑.

而且似乎都穿的極少.

但是不是風月街那種暴露的少,而是很輕便.

連羅裙都沒有穿,穿的居然是兩腿分開的那種有點像褻褲,但是連襠的裙子.

立刻就有個學生,開口呵斥道:"想不到山野鄉村,居然會有這樣傷風化的打扮,實在是讓人羞恥."

三當家微微皺眉.

這些書生神煩.

讀書人真是討厭啊,自己也是讀書人,怎麼就沒有他們這種討厭勁呢.

"呢絨布盛行,公主都誇獎,就是這些娘子做出來的,他們的衣著也是為了方便干活,織布的時候若是穿著那些大大的襦裙,一不小心把裙擺卷進機子,整匹布就壞了,所以娘子們自己做了一種褲子,如何到你們眼中就有傷風化了呢,真是心中想的髒,看的也髒."

小五正好過來彙報審訊的情況,聽到那書生的話,直接大大咧咧的懟回去了.

那書生被這麼嘲諷,臉色頓時漲紅,要是平日,一定滔滔不絕,口若懸河的罵回去.

可是看著嘲諷自己的是那個圓臉少年,身上還背著兩個鐵球,哐當哐當的,走過來,跟一尊鐵塔一般,他訕訕的閉嘴了.

倒是人群中的陳少爺,看到這個圓臉少年,新仇舊恨,一眼就認出來,他是那奴仆的弟弟,雖然剛剛是他救了自己一行人,他還是忍不住拽了個書袋道:"牝雞司晨,霍亂之源."

他的話音落下,只覺得周遭都安靜了下來.

頓時覺得心中得意.

這個泥腿子,估計都不懂自己說的什麼意思.

不過好像有點太安靜了,連縣尊都沒有說話.

他看眾人眼神都望向了一處,他也順著眾人的目光,抬頭望去.

就見一群膀大腰圓的婦人當中,走出來一個娘子.

一時間陳少爺只覺得滿腹詩詞都成了絕唱.

腦海里卻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

美,很美.

媚,很媚.

魅,很魅.

美,媚,魅……

像是雪中綻放的梅.

像是花中包含的香.

這就是人間絕色.

這樣一個娘子,居然朝自己走來了.

越來越近.

眾位學子們都覺得呼吸急促,手腳局促.

連見過京城風月的陳縣令都有些不自在.

就見那娘子窈窈窕窕的走過來.

然後陳縣令身邊的小女童,一把沖了過去,伸手就抱住了那女子.

一頭就埋進了女子的胸前.

眾書生都覺得喉嚨生澀.

三當家臉色難看極了,這些色胚,那什麼眼神,我弄死你們全家……

小娘子抱著那女童,臉上漾出了一個笑容.

一瞬間,更是,山雪失色.

陳縣令也失色了.

倒不是真的被對方顏色傾倒,而是面前的女子,長的居然和宮中的容妃有些相像,只是顏色比那容妃要好看一百多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