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救命小恩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剛剛還在安逸的賞雪品茶.

只是一瞬間.

那雪景,那茶香都消失了.

眼見著那滾燙的陶壺朝他砸過來.

陳縣令嚇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整個人都傻掉了.

眼見著自己前途一陣光明,自己卻要折騰著來賞什麼雪.

陳縣令這一瞬間,很是後悔,早知道就聽吳主薄的話了.

看著自己的學生陳智華靈活的避開陶壺,更是心中郁悶,關鍵時刻真是靠不住.

"吾命休矣!"陳縣令大聲的吶喊一聲.

整個人都閉上眼.

認命的等待事情發生.

沒有想到等待他的並不是那滾燙的陶壺,而是一根麻繩.

他整個人被一根麻繩一卷,然後破窗而出,整個人身體都飛起來了,他感覺自己好像升天了.

他睜開眼,看到自己真的飛起來了.

是被一根繩子帶著飛起來,然後又落下.

落在了雪地上.

有點疼,但是也不那麼疼.

他整個人在雪地上打了幾個滾,全身都接觸到了雪.

他是南方人,所謂的賞雪也只是看看雪,絕對沒有這麼紮實的接觸過雪.

他躺在了雪地上,大口的喘著氣.

只能看到天地都白茫茫的,聽到不遠處尖叫哭喊的聲音.

陳縣令有一種劫後余生的感覺.

心跳的極快,這時候,就見眼前,出現一個小女童.

五官極美.

冰雪出芙蓉一般.

她朝自己伸出了手.

陳縣令抬起手,然後發現自己居然真被小女童拖著坐起來了.

一下子,天地的位置,又恢複了平日所見的模樣.

小女童也坐自己身邊,不過他看到小女童給她自己墊坐的雪地上放了一塊厚厚的獸皮……

瞬間覺得自己直接坐在雪地上的屁股有點涼.

"伯伯不要害怕,我哥哥他們去救人抓壞蛋了,我來保護你."小女童一邊說,一邊從自己包里掏出一個水瓶,倒出了一杯水.

小女童的手搖搖晃晃的拿著一個水杯,可以看到她倒出來的水上面還有花瓣,有棗子,在雪中,還冒著熱氣.

陳縣令接了過來.

一口氣喝了,瞬間覺得熱流從口里暖到了全身.

這大概是他這輩子喝過最好喝的茶了.

這一刻,他都有點慶幸父母幫他的名字取得好.

他全名叫做陳結余,字直書.

是個比較耿直的人.

陳縣令嚇的腿軟,坐在雪地上,喝著熱茶,吃著小女童遞過來的點心,看著前方打打殺殺.

好吧,他本來就是出來賞雪景的.

就是這會子的雪景,有點血腥.

雪白的雪地上,很快就撒上了猩紅的血.

陳縣令嚇的眼睛都不敢睜開,不過他還是在閉眼之前,先做了一個動作,伸手把旁邊小女童的眼睛蓋住.

再自己閉著眼睛瑟瑟發抖.

就聽到小女童開口道:"伯伯不用擔心,我哥哥們都很厲害的."

"你不害怕嗎?"

女童搖頭.

"我們山里的老人說,在蠻荒草原,與天斗,地斗,人斗,其樂無窮."稚嫩的聲音堅定的道.

陳縣令驚訝的道:"你們山里有這麼睿智的老人,說的好有道理."

小神佑解釋道:"山里老人原話是這樣的:不要多想,拿著刀就上,活著玩女人,死了玩女鬼!然後我先生說這樣說不雅,換成了剛剛那種說法,一個意思呢."

陳縣令被小女童的話給驚呆了,眼睛都忘記閉了.

看到面前女童一本正經的坐著.

頭上一頂白絨絨帽,眼毛長長的蓋在眼睛上.

專注的看著自己.

陳縣令只覺得周圍的危險好像都遠去了.

一下子整個人都放松下來.

生平第一次遇險.

生平第一次坐在雪地上.

生平第一次聽到小女童的話忍不住失笑.

面前的刀光劍影,這一刻好像成為背景音.

人說,大難之後,第一個遇見的人,會刻骨銘心.

陳縣令此刻沒有特別的感覺,但是在他之後,人生長長的道路上,都會記得這個讓他一下子忘記危險的女童.

女童大馬,聽稚語.

賞雪喝茶,看生死.

直到陳縣令被重新裝上馬車,運往山里的時候,他才從這種玄妙的狀態恢複過來.

跟著陳縣令一起進山的還有那一群受傷的學子和官差們.

當然,最後頭,還有被抓著的賊人.

因為是在枯骨山跟前突然塌陷,離縣城比較遠,以防萬一,連那些不自在的學生們都願意選擇進山.

陳縣令坐在新的馬車上,自然是沒有之前的馬車別致.

一路上山,兩邊風光險峻,危崖深潭,崎嶇小道.

好幾次,陳縣令都有點想回頭的沖動,不過看到自己跟前坐著的小女童,一臉放松,他也勉強的放松了心情.

好不容易到了山頂,眾學子和官差都是兩股戰戰.

尤其是受傷的那些人.

陳少爺之前在馬車里,出事的時候,正在表演茶藝,雖然避開了滾燙的陶壺,卻也被燒茶的爐子給砸到了,還傷的不輕.

一路馬車都是傾斜的感覺,他們在車上身子都不敢動.

生怕一個不小心,連人帶馬車翻到上下,摔死.

到了山頂,看到一片雪白的平原,一堆雪山包,上面掛著花花綠綠的布條,雪中一排排木屋,整齊林立,簡直感覺到了世外桃源一般.

眾人都松了一口氣.

就見剛剛救他們的殺神少年們,上山第一件事,卻是規規矩矩的叩拜山前的雪山包包.

還有一整套的流程.

又是扣胸,又是舉手,又是朝拜的.

山頂全都是雪,

陽光下那雪白的山包上頭的彩色布條顯得格外好看.

每個人的動作都虔誠又專注.

陳縣令站在一旁,看到那小女童居然也認真的朝拜了一遍.

他心中想著,這些村民真是淳樸,還有著最原始的信仰,對著雪堆拜的這麼認真.

學子們自是不相信這些的,都不屑.

而蘇典吏帶的一群官差卻是學著一起朝拜.

這蠻荒草原,有很多奇怪的地方,跟著當地人一樣,准沒錯,否則誰知道會不會觸怒什麼東西.

而且他們朝拜完,果然就覺得一身輕松,好像原本身上有一副擔子被去掉了一樣.

陳縣令若有所思的看著那些人,他雖然耿直,並不蠢.

也學著朝拜了一遍那雪山包.

果然,拜完之後,就有種神清氣爽之感.

心中大為驚奇.

學子們卻不願意拜,天地君師,哪里可以隨便朝拜.

陽光熱烈,雪山包包頂上的骷顱頭一點點的露了出來,含笑的看著那群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