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賞雪煮茶
g,更新快,無彈窗,!

下雪,商隊這兩天都少了.

基本都會在原地駐紮.

收費站的人也少了很多.

茶攤大多也都休息了.

不過郭先生讓阿鹿帶人下山看看.

阿鹿還是十分聽話的帶上了一群人馬.

因為郭先生學識真的很好,山寨里如今的日子越來越好,人人都能吃飽飯,人人都有事做.

甚至因為發展太快,出現了人手不夠的問題.

尤其是洛娘子領導的紡織作坊.

一開始就是想解決那些多余的毛,現在卻越做越大.

沒有想到用羊毛紡織出來的呢絨布料會那麼受歡迎,根本不夠賣.

山上的羊毛都做完了還不夠,只得到處去收羊毛.

以往不值錢的羊毛,價錢都被炒起來了.

可想而知.

更不用說那神秘的荊器了.

他們山寨居然真的把荊器做出來了,雖然精品還很少,但是確確實實已經是荊器了,不過因為是白骨山上造出來的,他們改名叫做骨器.

無論是讓誰知道,估計都會大吃一驚.

山寨明面上有紡織業,實際上以制造骨器為主,不知不覺,已經發展的十分穩固.

這一切,郭先生有很大的功勞,所以如今郭先生的地位在山上是很高的.

他一開口,眾人都很信服的聽從.

阿鹿帶隊,一群少年郎騎著馬就朝山下飛奔而去.

枯骨道都被拓寬了,足夠兩匹馬並行.

少年們聽到下山一趟回來喝羊湯,嬉笑聲陣陣.

好吧羊湯有點吃膩了,但是大家一起吃的感覺還是不錯.

都當做下山踏青游玩了.

因為神佑鬧著要一起去,所以難得一直宅著看書的阿尋也被拖來了.

……

陳縣令坐著寬寬長長的馬車,是那種一截馬車連著一截馬車,中間的帷帳撤掉,就連一起了.

前頭和後頭兩截車廂都坐著官差,中間兩截坐著蘇典吏和吳縣令還有眾學子.

蘇典吏沒有想到這樣的文化事情,縣令大人居然喊自己陪同,有點受寵若驚.

聽說是吳主薄惹怒了縣令大人,所以被縣令大人呵斥留在了衙門,更是心里一陣喜悅.

吳主薄那斯文敗類,表面上道德仁義,實際上比他下作多了,他蘇典吏至少一口唾沫一個釘,說到做到,不像吳主薄那老賊,一點底線都沒有.

沒少干那些喪盡天良的事情.

吳主薄的小妾就是原本一個小商販的娘子,被他看上了,讓人誣告了那商販,搶了那商販的娘子不說,還沒收了那商販的財物,商販也死在了牢里.

吳主薄吃相太難看了.

陳縣令看到蘇典吏一身胡袍,努力端坐,卻還是有些不自在的模樣,不由得笑道:"蘇典吏不要緊張,爾等都是讀書人,論打架,五個也打不過你一個."

蘇典吏摸了一把額頭不存在的汗,尷尬的笑道:"我打小就會些拳腳,卻死活讀不進書,看到你們這些文化人就緊張,讓大人見笑了."

蘇典吏這一自嘲,讓馬車里的人都笑了.

那些學子都是眼高于頂的,看不上小小的典吏,等將來他們讀書出來,做官,最低最低也是個主薄,不會到典吏這個位置.

讀書人風雅,馬車在雪地上還平穩.

陳少爺提議,給大家煮茶.

這輛超級豪華的加長馬車就是他家提供的.

他一說要煮茶,大家自然熱烈的同意了.

陳縣令也喜歡喝茶.

欣然點頭道:"早就聽聞智華你茶道一技頗為出色,今日賞雪煮茶,風光正好."

陳少爺擺開了姿態,跪在小茶幾跟前,一樣一樣的把茶具擺開.

車廂兩側是透明的簾子,看的到外頭蒼茫的雪景.

車廂里頭,燒著小爐子,溫暖舒適.

當然,也只是限中間這兩節車廂,頭尾的車廂是官差坐的,就沒有這麼方便了.

不僅沒有爐子,也沒有透明的紗簾.

要知道這透明的紗簾,也是花大價錢買的.

就見陳少爺往正在煮水的陶壺里,先放了一塊姜,然後又放進一塊黑色茶餅,然後加枸杞,加鹽,一份一份的分別放,在陶壺里慢慢煮開.

濃郁的茶香夾雜著香料的味道,彌漫在馬車里.

陳縣令閉著眼,陶醉的聞了一口.

"香,是這個味道,當初我和同窗在京城禦藍山煮茶,也是這樣的場景."

聽到陳縣令說禦藍山,眾學子面色一陣羨慕.

那里可不是普通人能上去的.

而蘇典吏則是強忍著鼻子想打噴嚏的感覺,這茶好一股子怪味,這些人又把窗子關的密實,還不如少年阿鹿那茶攤的茶味道好.

而且他面上還得擺出一副很懂很享受的樣子,著實難受.

擔心自己不小心會打噴嚏,蘇典吏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臉對著窗外.

以防萬一.

只是蘇典吏看著窗外,忽然覺得不對.

雖然下雪了,外頭應該是安靜許多.

可是也不至于這般安靜.

這一路上,好像什麼動靜都沒有.

而且他越看感覺越不對.

正在煮茶的陳少爺享受著眾人的追捧,卻見那蘇典吏皺著眉頭,一臉苦相,很不賞臉,不由得開口道:"蘇典吏,可是不喜歡這茶?要知道,喝茶靜心,茶道也是心道,蘇典吏不妨靜下心來,品一品茶,可去身心之汙濁."

蘇典吏雖然是大老粗,可是也聽得懂人話,什麼叫做去汙濁,他哪里有什麼汙濁,做事坦坦蕩蕩,該要錢要錢,該辦事辦事,比這些光說不做的虛偽書生好多了.

"陳少爺誤會了,我是觀看窗外異常寂靜,感覺有些不妥,所以不安,並不是討厭茶."蘇典吏再不爽,當著上司縣令的面,還是得解釋一句.

聽到他的話,吳縣令的注意力也從茶這里轉移,看向了窗外.

陳少爺郁悶的要死.

要知道他為了置辦這一些茶具,學習這一套煮茶功夫,可是花了大力氣了,拜了名師才學到的獨門秘訣.

沒有想到才裝了一會,就被這蘇典吏打斷了.

這頭道茶一般,要第二道,第三道才是精髓,每一道茶的口感都是不同變化的,自己還沒有詳細解說,結果陳縣令不看了……

陳少爺面上揚起笑容,一副風流大方的道:"蘇典吏,這雪中自然是僻靜的,所謂雪中寂行,就是我們此……"

只是此刻,他的話沒有說完,半道就給閃住了.

只聽的轟隆一聲響,前後的馬車居然都陷進了洞里,他們的車廂也轟然倒地.

那慌亂之間,煮茶的陶壺,倒了出來.

眼看著就要砸到最近的陳少爺,陳少爺卻是身子一閃避過了,那陶壺于是砸向了他身後的吳縣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