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縣令來了,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十月初七,小雪第三天.

雪停了.

大雪覆蓋了枯骨山,覆蓋了草原,覆蓋了冥河縣,整個天地都是白色的.

除了聖湖.

一如既往的,波浪來回.

深幽不見底.

雪後,是學子們最喜歡的日子.

溫酒吟詩,賞雪作歌,別有一翻雅趣.

申國的文化氛圍非常濃.

上至天潢貴胄,下至平民百姓都是如此.

所以雪一停,冥河縣的縣令陳大人就准備去踏青了.

帶著一眾學子.

眾學子到的時候,發現居然那個叫鹿尋的鄉野少年不在,一下子就開心起來.

實在是那個鹿尋,雖然是鄉野之人,可是容貌異常標志,端莊又周正,縣令大人都屢屢誇獎.

容貌周正也就算了,關鍵是學識.

鹿尋出現之前,大家都覺得彼此學識差不多,互相競爭個高低.

可是鹿尋出現之後,根本不用競爭.

其他人還在學詩經的時候,他已經把詩經注解百種都背下來,並且還自己另外寫幾種.

寫文章也是如此.

其他人還在思考先生出題的典故來源,他已經落筆,滿滿當當的寫出來了.

並且挑不出一點錯誤.

他像是過目不忘一般,跟他比任何學識上的問題,都會覺得氣餒.

縣尊特別喜歡他,平日對他贊不絕口.

沒有想到,賞雪這樣的盛大節目,縣尊居然沒有喊那小子,大家一下子覺得雪景都比平日好看許多.

彼此之間談天說地,好不熱鬧.

"人都到齊,我們就出發吧."陳縣令穿著一身墨藍色的呢絨布常服,頭戴一頂漂亮的短毛長耳璞帽,長發散落,比平日穿官府又更有一種風流姿態.

眾學子有會說話的,立馬就誇起來.

"平日見縣尊大人穿官服,威嚴無比,沒有想到縣尊大人穿常服也是氣勢非凡."

"縣尊大人當真是風流倜儻,是我們這些小輩的楷模."

"縣尊大人好顏色!"

一句比一句露骨的誇獎,讓陳縣令十分開心,臉上笑容滿滿,有點肥的臉頰一直抖.

他今天出門的時候,小妾也誇贊了他很久.

說他看著威武俊美.

他著實得意.

其實跟平日沒啥區別,唯一的區別就是換了一身衣衫和帽子.

他謙虛的開口道:"鹿尋那小子貼心,說冬日到了,特意給我定做的一身常服."

從帽子衣服到鞋子,內搭加外套都有,實在是貼心的小子.

後面的話,陳縣令沒有說出口.

不過剛剛誇贊縣令的人,臉色都漲紅了,瞬間覺得像是吃了一口大蒼蠅一般,感情誇半天,都是為了鹿尋那小子做嫁衣了.

間接就是誇了鹿尋.

那鄉下小子心機賊深了,居然這樣討好縣尊大人.

(鹿尋:……不是我想的,是我哥哥阿鹿給准備噠,我寄幾也有收到新衣服╮(╯▽╰)╭)

尤其是陳巴司老爺的兒子,陳少爺,更是郁悶,自己家每年給縣尊大人送的禮物,可比這身衣服貴多了,也沒有見縣尊大人這麼高興.

不過想到縣令大人就算高興,可是這樣重要的場合也沒有叫那小子,又覺得氣平了.

這些人已經很習慣的不停的為自己找理由舒緩情緒了.

結果就聽到旁人問縣令大人去哪.

陳縣令一臉笑意的開口道:"我們今天去白骨村,聽說那里民風淳樸,風景秀麗,也才能有鹿尋那樣的少年,一定要趁著雪後,去看一看."

陳縣令話音剛落,那吳主薄就立馬跪下了.

"大人,大人,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其他學子也跟著齊刷刷的跪下了.

陳縣令眉頭挑起來,好好的出游,這跪一地是怎麼回事.

之前聽鹿尋說他家的景色,他就心生向往了.

陳縣令的老家是南方人,他對這蠻荒草原的景色還是很好奇的.

尤其是雪景.

他老家的雪下的少.

等他看完雪,一定要帶一些好詩作,寫信給他的那些同僚們.

而且他也問了蘇典吏,蘇典吏說了,現在冥河縣的治安非常好,周邊也不再有土匪橫行.

尤其是今年,他治下多了一家大紡織作坊,上交了不少的賦稅,更是讓他受到朝廷的嘉獎.

不出意外的話,來年他進京述職之後,應該會往上升一級.

像他這樣有在地方出任過地方官,而且政績還特別好的,回京之後,肯定是會受到重用的.

所以,他很想在走之前,多看看這里的風光和人文.

"大人,那白骨村以前可是這邊出名的盜匪窩,大人若是上去,萬一遭遇不測,屬下萬死莫辭."

"大人萬萬三思而行."學子們也一溜煙的喊道.

陳縣令氣的直甩袖子.

他的治下和平安康,怎麼會有盜匪窩.

"吳主薄若是不敢去,我讓蘇典吏和我一同去,至于你們,去不去,自便."陳縣令是讀書人,而且是很軸的讀書人,否則當初也不會被分配到這麼偏遠的地方來當縣令了.

說完就甩著他嶄新的墨藍袍子率先朝外走.

一群學子左看右看,自然是不能自便的,理論上縣尊就是他們的老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

只得尷尬的站起來跟著走了.

而吳主薄早知道縣令的脾氣,他就是故意當著學生們的面勸說的.

這會子也一臉無奈的匆忙跟上去.

內心卻抑制不住的激動,一切都如同他設想的一樣.

陳縣令馬上就要調任了,這冥河縣蒸蒸日上,陳縣令調任之後,會有新縣令來接任,而且因為冥河縣政績好了,來的心縣令肯定不像之前那樣沒用,到時候恐怕再沒有他的地位了.

可是,如果縣令出事,按照朝廷規定,非常時刻,說不定就他接任了,他上頭也打點好了,而且還能把陳縣令出事推到白骨山那群盜匪身上,他眼紅他們的紡織作坊和收費站已久了.

只要事情做成,一石三鳥.

除掉陳縣令,除掉白骨山,得到紡織作坊和收費站,到時候那蘇典吏也就是個沒牙的老虎,任由自己宰割.

吳主薄此刻激動又緊張,面容懇切無奈,表情悲切的被趕出了縣令的賞雪馬車隊伍.

山上,正在吃早飯的國師,忽然嘎嘣一下,咬到了一塊小石頭.

他皺了皺眉頭.

小神佑好奇的問道:"先生,怎麼了?你也換牙牙嗎?"

國師看著滿口好牙的小家伙,好笑又好氣.

當然沒有,他這一把年紀了,還換牙,換了再也長不回來了……

"我今天有點心神不甯,阿鹿,小五,你們帶一些人馬,下山去看看吧."

"我也去,我也去."小神佑立刻手舉高高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