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小公主的一天,分享四千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

李伊仁睜開眼.

床邊就有兩個宮女守著.

一瞬間,她有點迷糊,又閉上眼,再睜開,看到面前兩個宮裝少女,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

穿著一樣的羅裙,半蹲著身子,望著自己.

李伊仁徹底醒了.

她不是一個愛偷懶的人.

即使現在她才五六歲.

從床上起來,兩個宮女給她洗漱.

隨著屋子里的動靜,外頭也動靜響起來了.

走動的人很多,來來回回.

李伊仁有點頭疼,都說好了,讓這些人換上布鞋,走路的時候不會發出聲響.

可是這些人看到自己賞賜的鞋子,感動的撲倒在地.

可是第二天,照例穿著自己的鞋子.

據說把她賞賜的鞋子藏起來了,供起來了,各種……就是不穿.

她以前有點耳鳴的小毛病,不喜歡聽吵.

尤其是安靜的時候.

所以起床的時候,脾氣總有點暴躁.

宮女們也都知道小公主的脾氣.

早晨的時候,都特別小心翼翼.

務必不要出錯.

給小公主洗漱完,宮女碧螺一臉小心的捧著熙國新進的面脂,打開蓋子,淡粉色的,散發著清香.

秋日的天,很藍.

然而也稍微比較干.

碧螺想給公主塗一點面脂.

公主皮膚嬌嫩白皙,可受不得一點干燥.

她撩起來一小塊,用自己那洗乾淨的手,用力的揉開了,然後准備塗到公主的臉上.

卻被公主一巴掌拍開了.

"我不要用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誰知道添加了什麼."

碧螺看到公主眉頭皺起來,顯然生氣了,趕緊跪下.

大宮女碧螺都跪了,其他人也一劃拉的全跪了.

李伊仁眉頭皺的更厲害了.

"都跟你們說,不要隨便下跪了."

宮女太監們跪的更加整齊小心了.

以前公主也這麼說過,有一個天真的小宮女,真的不跪,言談也按公主要求的,不開口閉口的說奴婢.

結果隔天就被皇後給處死了.

公主知道後,只是傷心了一日,第二日又開開心心的了.

這會子聽小公主這麼說,大家都眼觀鼻鼻觀心,誰都不敢當真.

李伊仁看著這群呆頭呆腦的人,很是氣惱.

拒絕了宮女碧螺的面脂,但是還是乖乖的讓碧螺給她梳了一個漂亮的頭.

碧螺的手極其的巧.

靈活的翻來覆去幾下,公主李伊仁那快及腰的長發,整整齊齊的散落在背上.

而額前被編出了一條漂亮的細辮子,纏繞在額前,白皙的皮膚,漂亮的美人尖,黑色的細辮子,上頭還綴了一顆淡藍色的寶石,十分好看.

公主的裙子是特制的.

用的是純金的絲線繡出來的暗紋的布料.

不動的時候端莊大方.

一走動就華麗閃耀.

李伊仁挺喜歡這裙子,不過感覺略重.

還有馬上快入冬了,這里可沒有暖氣,還是有些冷的.

母後說,今天給她選布料的,制作冬衣.

李伊仁覺得無聊的很.

宮里太無聊了.

一群女人,選一些布料,都要你爭我奪.

不過母後喜歡,她也就配合了.

畢竟,她是母後親生的女兒.

裝扮完畢的公主李伊仁,就開始出發,去給母後請安.

皇宮很大.

她離母後的住處已經算是很近的了,不過即使這樣,還是有一段距離.

因為她是申國第一公主,小小年紀就有了自己的院子.

她喜歡那個有一棵枯萎梧桐樹的院子.

但是母後說不吉利,讓她另外選.

她選了那隔壁.

因為她覺得這里景觀好,看到的風景很不錯.

所以,從她的院子到母後的院子,是要路過有著一顆很高大很高大,卻枯萎著光禿禿的梧桐樹的院子.

李伊仁知道,那院子里有誰.

是前皇後.

據說前皇後家族通敵謀反,都被殺乾淨了,但是父皇還是心底對前皇後念舊情,所以還留了前皇後一命.

那庭院,門一直是關著的,基本沒有什麼動靜.

不過李伊仁知道里面的人還活著.

李伊仁很討厭三妻四妾這種,她也不太能接受,父皇在母後之前,居然還有別的妻子.

不過母後居然不介意.

還反複教導她要接受這種事情.

父皇也還有很多其他女人.

李伊仁很多事都能接受,唯獨這件事很難.

反正,以後她自己是不能接受這樣的.

深秋了.

那梧桐樹從春天開始就沒有葉子,秋天自然也沒有.

李伊仁覺得有點可惜,要是有樹葉的話,秋天就有落葉,一路走來,踩在梧桐樹落葉的路上,會很漂亮.

不過她又搖了搖頭.

宮里這麼多宮女太監,不可能會讓她走的路上有落葉的.

"寶寶吃飯啦,不要貪玩,貪玩,娘要打你手心的."一牆之隔,一個女子威嚴的聲音傳來.

接著聽到"噗噗噗"的聲音.

李伊仁知道,那個瘋女人真的在打手心,不過不是她的孩子,而是一個木偶.

想到一個女人,拿著勺子敲木頭,那個場景,真是……

李伊仁上次調皮,想進去看看,就略施小計,假裝暈倒在外頭.

結果她看到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嚇到她了.

尤其是那木偶,一雙眼,直愣愣的.

那瘋女人抱著木偶,真當是女兒,照顧的無微不至.

李伊仁繼續朝前走.

她是有坐轎的,不過一大早,她覺得走路也算鍛煉身體了.

所以堅持走路.

也因為此,她還特意被誇贊純孝.

好吧,李伊仁覺得這些人真是太好糊弄了.

到了昭和宮.

一下子就覺得隆重起來.

母後好像越發威嚴起來了.

"孩兒給母後請安."李伊仁看到獨自一人端坐在椅子上的母後,規規矩矩的行了個大禮.

母後讓她起來了,她才起身.

然後坐到了母後身邊.

"昨夜睡的可好,天氣有些涼了,可不要生病了."小昭後仔仔細細的端詳女兒的面孔,見她氣色不錯,卻也還習慣的叮囑道.

"兒臣知道的."李伊仁每日聽母後這對話,都已經免疫了.

"母後,兒臣來陪您一起用膳."父皇不在,李伊仁只能當起這個責任了.

不過看到母後今日的打扮極其仔細.

額頭都擦了細細的粉,自己都勸了,她還用那些鉛粉.

李伊仁有點無奈,只能慢慢來了,她現在太小了,也做不出來那麼多東西,而且她也只是知道個大概.

肯定是為了一會選布料的事情.

到時候,父皇那些鶯鶯燕燕都會來.

若按照審美來說,李伊仁覺得自己母後,已經算是不錯的小美女級別了.

可是父皇那些鶯鶯燕燕,各有特色,實在是,就沒有一個丑的……

看著卻十分礙眼.

很規矩的吃過飯,果然各宮就陸陸續續過來請安了.

小昭後讓宮女把這次進貢皇宮的布料展示出來,讓大家選.

這時候,就算是很受寵的棋妃,也不敢挑頭先選,而是規矩的讓公主先.

李伊仁也習慣了,宮里什麼最好的,自然都是她的.

沒辦法,她的父皇花心的很,可是大概是報應,生育能力卻很差,居然只有自己一個女兒.

聽母後說,前頭還有個女兒,不過生下來就死了.

肯定是她那花心父皇的身體有毛病.

李伊仁沒有拒絕,大大方方的去選了.

小昭後一臉笑容的看了一眼棋妃.

下棋下的好有什麼用,能下一輩子麼,只是個笑話而已.

她驕傲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申國唯一的公主.

為了方便大家選布料,那些布匹都是一匹一匹的展示開來,每匹布前都點上了燈,明亮異常.

李伊仁看著這些布料,因為是給冬衣准備的,都厚重的很,看著就不喜歡.

她繞了一圈,卻在角落里,看到了一匹布.

居然像是羊毛織出來的呢絨.

摸著十分柔軟輕薄.

李伊仁驚訝壞了,果然不能小瞧這些古人.

"母後,我就要這匹布了."

小昭後看那布匹的位置,擺的很是偏僻,就知道不是常上供的皇商上供的,應該是走的新門路的.

不過無所謂是誰,只要女兒喜歡,就是好的.

"賞!"小昭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