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紡織業,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草都黃了.

羊毛厚了.

每只羊身上都厚厚的一層毛.

今年是個好年.

陽光充足,水草豐茂.

從山洞洞口望過去,有成片的牛羊,有涓涓的溪流,還有愛笑的圓臉姑娘,臉頰上兩團紅.

不是幻境,是真實的場景.

圓臉姑娘,寬肩膀肥腰的大娘,一個一個手里都抱著一頭羊.

在剪羊毛.

男人白日下山干活.

她們就在山上干活.

羊群邊有一匹大黑馬,渾身油亮油亮的.

以前他身上還有一些白色灰色的雜毛,現在卻越發的黝黑,一點雜毛都沒有.

額前那個爛包包早就好了,外頭結痂脫落了,卻也還是有一點腫,像是多了一只眼一般.

尾巴也是,馬毛茂盛,像是一根長長的拂塵一般.

大黑馬在,小神佑自然也在.

羊群里,的確有一個跑來跑去的小家伙.

自然不是幫忙剪羊毛的.

洛娘子不會把剪子給這小家伙.

洛娘子長的極好,原本漂亮的女子,都難被同性接受.

可是在山上,其他娘子都非常尊重洛娘子.

尤其是曾經同是大當家的女人的其他女子,和她也都相處的十分融洽.

大當家是她們所有人的噩夢.

誰都不敢反抗.

反抗的人都死了.

然而洛娘子最後活了下來,大當家死了.

那夜很荒唐,大當家高興,居然要幾個女子一同侍寢.

有個娘子身體不適,就是表情猶豫了一點,居然當場就被大當家一腳踹死了.

大當家殺性上來,止都止不住.

那樣的場景下,洛娘子居然單獨上前擋著了.

大當家喝多了,嘴里不干不淨的說:"幾個人侍寢算什麼,老子以後還要父女同眠……"

第二日,就聽說大當家喝多失足掉骨潭里了,婢女小春也跟著去了.

再以後,俘虜洞里的人也都被放出來了.

俘虜洞里的人生命力極強.

沒有想到,那縱橫交錯的山洞里居然藏了那麼多人,那些人像是鬼一般,被趕到陽光下,都淚流滿面.

自那以後,山寨就進入了另外一種模式.

雖然大多數都是老弱病殘,可是日子卻越來越好.

從地獄到天堂也不為過.

所以,雖然洛娘子看上去嬌滴滴的,甚至長相也是漂亮又妖媚.

卻沒有人說她什麼閑話.

那一晚,就是這個柔弱之極的女子,為大家擋在了大當家面前.

而且洛娘子不僅僅膽魄過人,她的學識也極好.

就是薅羊毛這樣的粗活,經過洛娘子指導,效率都比過去快很多.

洛娘子也會來跟大家一起干活.

其他娘子都以能跟洛娘子說一句話為榮.

因為她說的話總是很有道理.

平日里,三當家管著山寨所有男人.

而洛娘子則是管著山寨的所有女人.

如今在洛娘子的管教下,不少人家的男子都有些懼內,說起來,說不定洛娘子的權力比三當家的還大.

小神佑在羊群當中,追趕著羊添亂.

臉上喜氣洋洋的.

很是神氣.

因為她身邊草地上,鋪著一塊毯子,毯子上還滾著六七個小豆丁……

是山上新生的小孩.

今年的氣候好,生孩子也紮堆了.

一堆小孩,特別小.

只是生出來,身體都比較瘦弱.

但是胡大夫說,沒病,就是虛了點,慢慢養大就好,多曬太陽.

山里養娃都養的糙.

大人干活,小孩就放在毯子上曬太陽.

不過特意囑咐了小神佑幫忙看著.

山寨里的這些娘子,看著很樸實的,實際心眼卻不少.

沒看小神佑一家,四個娃,一個比一個俊,身體結實又聰明.

不管啥原因,讓娃跟神佑多親近,總是有好處.

神佑很認真的守著自己職責.

大人忙著薅羊毛放羊.

她忙著驅趕羊群放小孩.

小孩正面曬一會太陽,她過了一會去給小孩翻一面,翻到背面.

據說自己小時候,哥哥就是這樣帶自己的.

洛無量一邊跟其他娘子說話,一邊看看神佑.

見她的小胖手,撿起一個滾出毯子的小孩,放進毯子堆里,忙碌的很.

除了嬰孩,遠處的駝背老巴,這一群人全都是娘子.

干活累了,外衫一拖,露出了結實的大胳膊.

大家都是這樣.

笑容滿面的.

洛無量沒有脫,不過穿的也是輕便的衣服,也沒有拖地的斗篷什麼的.

其他男人都很自覺,不會過來.

不過也有人例外.

就是郭先生.

最初郭先生過來教大家薅毛紡織的時候,大家還有點不習慣.

不過看到最在意洛娘子的三當家都沒有吭聲,其他人也就沒有說什麼.

等到忙碌開來就發現,郭先生真的是如同柳下惠一般,他甚至連洛娘子都不怎麼看.

只是說事情.

有大膽的娘子還調戲他.

結果發現他一把年紀了,居然臉紅,好像是從來沒有處過女子一樣.

對,就是這樣的感覺.

這群娘子都是土匪的娘子,那可是厲害的很,等發現了這件事之後,都笑死了.

洛娘子也笑,不過還是勸阻了一下大家:"郭先生一直單身是有緣故的,大家別再取笑他."

結果不勸阻還好,一勸阻,那些娘子居然都心照不宣的懂了.

山寨里沒有秘密,再之後,山寨里的男人看到郭先生去那一群娘子那里幫忙弄織布的事情,也沒有反對了,就是看郭先生的時候,有點同情.

連三當家都對郭先生更好了,有時候還會單獨請郭先生喝酒.

三當家是想到那晚自己跟郭先生訴情衷,無疑是在郭先生傷口上撒鹽.

沒有想到風度翩翩,學識充沛的郭先生,居然不能那啥……

國師不知道這些娘子每次看到他就笑的緣故,他在皇宮里,可沒有這麼一大群人相處的習慣.

皇宮里的女子都是皇上的女人,他也從來不會碰,除了皇後,其他人,他連正眼都不會瞧一眼的.

也沒有人敢調笑他.

不過不知道為何,在這一群人都調笑他的山寨里,他居然比以前輕松許多.

以前那些漂亮的妃子,朝他嬌媚的看一眼,他都覺得不適應.

可是現在,一個露胳膊的大娘子,一大胳膊拍在他肩膀上,他也覺得很自然.

"大鉤娘子,你洗毛的時候太用力了,毛要洗沒了."

"還有你,水家娘子,你用的那個是梳毛機,用腳踩即可,不用手掰."

國師在娘子堆里,自然不是來調笑的,他應洛娘子的要求,幫忙處理這些羊毛.

他心里惦記著神佑說想要冬日也能穿暖和輕薄的衣服.

決定把這些羊毛都紡成薄布,隱約記得祖上的書是有記錄的,只是當初他覺得這種事是小事,沒有在意.

原本也真的只是一件小事,不知道為何,現在變成了一件大事.

男人們在山洞里熱火朝天的做荊器.

女人們在山洞外熱火朝天的干紡織.

山里越發的忙碌起來.

看著干活的時候,額頭的汗水流出來,落在鼻尖,身上甚至還有點汗味的娘子們,國師居然覺得漂亮極了.

腳踩著織布機.

臉上揚著大大的笑容.

一派生機.

國師喜歡這個場景.

他更喜歡生機勃勃當中,大公主玩累了,睡在一堆小團團中間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