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祖上還有一本書,第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以前的俘虜洞,面上還是老樣子.

外頭黃沙滾落,常年都不怎麼長草.

石頭戈壁居多.

遠遠的看,光禿禿的.

近近的看,還是光禿禿的.

不過,內里,卻跟過去完全變了個樣.

山洞里,縱橫交錯,洞道極多.

各條洞道里布滿了各種陷阱,稍微不注意,就會身死魂消.

只有一兩條是安全的.

但是要進安全洞道,也是十分麻煩的,必須有三當家的令牌才能進去.

不過也有人除外.

小神佑,作為白骨村的小村長,進出哪里都是不需要令牌的.

此刻,讀了一上午書的小神佑,吃飽了飯,睡過了午覺,穿著自己身上屌屌噠的紅色小裙裙,背著蛇皮小包包,踩著小皮鞋,坐在大黑馬身上,正慢悠悠的走到了山洞口.

洞口是一個獨眼老頭.

懶洋洋的靠在一塊破毯子上頭,曬著太陽.

身邊放著一堆亂七八糟的垃圾.

有破衣服,有吃的,有瓶瓶罐罐.

放到現代,跟路邊那老乞丐差不多.

就是這獨眼老頭,收拾的還算乾淨,雖然一只眼沒有了,剩下一只眼也閉著,一只手藏在身上縮著,另外一只手按著那堆垃圾.

仔細看就會發現,垃圾堆里,有一根黑色棍子.

老頭背後還靠著一個石頭鈕.

只要他用力一壓,那石頭就會下去,整個洞門就會立刻封上.

這條洞道也會立刻變成不能走的洞道,各種陷阱同時出現.

不過獨眼老頭,看到騎在大馬上的女童的時候,就笑起來了.

他笑起來,看著有點猙獰,因為他有兩顆大齙牙.

一張臉,瞎眼齙牙,極其難看.

小神佑卻是歡快的跳下馬,從自己包包里掏出一塊奶干,遞給了他.

"獨眼伯伯,我要進去找我先生."小神佑一邊給自己也喂了一塊奶干,吸著奶干,言語還算清晰的道.

"今天下午不用學規矩了嗎?"老頭也接著奶干,直接放嘴里了,深深的含了一口,一下子嘴里全是滿滿的奶味,瞬間覺得自己身體都有力氣起來.

小神佑搖了搖頭.

"姨姨下午有事,讓我自己玩呢."

"去吧,去吧,進去別亂跑,擔心迷路."老頭揮了揮手道.

小神佑上了馬,往洞里走.

洞外,那老頭,露著齙牙,靠著石頭,對著太陽笑.

齙牙不嚴實,尤其是含著奶干笑的時候.

像個快樂的二傻子.

小神佑繼續朝洞里走去.

一路上倒是乖乖的沒有亂跑,大黑也乖巧的很,不用人指路,七拐八繞的就走到了山洞深處了.

已經快到了山洞的另外一頭了,整座山都穿了大半.

那里有一個很深的水潭,五哥哥說那骨頭珠子就是從那里找到的.

不過現在沒有了,骨頭也沒有了,就只有涼涼的水.

也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不管用了多少,還是那般高.

圍著水潭,蓋了一個作坊.

走近,就可以聽到巨大的響聲.

"哐當,哐當",再加上山洞的回音,有一種十分恢弘的感覺.

小神佑走到跟前的時候,看到先生正撅著屁股,彎腰,伸手在一個盆子里攪動.

"這個水有點稀,再加點料."

阿尋在一邊認真做記錄.

三當家看著那邊機器的運作.

不過所謂的機器,也是十分簡單的,就是弄了個大風箱.

有一個洞道的風極大.

以往進來,都像是聽到猛獸的怒吼,發狂一般.

實際上只是大風.

那里是因為山的地形問題,風猛的往里灌,常年都像是有龍卷風一般,嘩啦啦的響.

現在全被一個大風箱堵住了.

大風箱帶動著那打石機.

一下一下的往下敲.

水潭邊有一排紅彤彤的火灶.

原本靠近水潭會有刺骨的涼,現在卻因為那一排火灶,把涼意中和了.

在這里呆久了,也不會不舒服.

大黑馬的馬頭,像是幽靈一般,突然就從山洞里冒出來.

三當家還嚇一跳.

看到馬背上的小家伙,三當家才松了一口氣.

這馬有邪性,基本上別人是別想騎的,別說他們,連阿鹿也騎不了,每天卻乖乖的願意陪一個小丫頭玩.

他走過來,伸手把小家伙抱過來道:"你怎麼來了,下午不用學規矩嗎?"

小神佑聽到這樣的問話,就十分郁悶,剛剛和獨眼伯伯不算太熟,沒有抱怨什麼,這會子到三伯伯跟前,就不一樣了.

嘟著嘴道:"整個村的人都知道我在學規矩,想逃個學都沒有辦法."

三當家抱著這小家伙,總覺得又重了,這麼重的家伙,無量是怎麼抱得動的.

"逃什麼學,山上比你更小的小孩,牙都還沒有長出來,路都不會走,不盯著你盯著誰."三當家笑道,一邊從口袋掏出一條手絹,幫忙擦了擦她的臉蛋.

小家伙一看就剛剛吃了霜糖.

嘴角還有糖霜.

要是無量看到又得頭疼了,這麼大了,吃東西還會沾到臉上.

神佑乖乖的仰著臉,讓三伯伯擦乾淨了,才開口道:"姨姨在發火呢,我來找先生幫忙."

"又惹你姨姨生氣了?"

小神佑連忙搖頭.

"我很乖的,不是我,是羊羊,好多羊羊,好多毛毛,姨姨不知道怎麼弄,生氣."

國師看到小家伙來了,交代了阿尋具體數據,洗了一下手,就過來了.

因為所謂的荊國制造荊器的秘方,有人說是用人血,還有說用龍血,據傳荊國先祖,造器大師,莫干,造出了一把絕世神劍,劍還未完成,已經有劍鳴聲嗡嗡的響起.

可是莫干大師卻總覺得不對,他覺得這是劍在哀鳴,用常規的方法鍛造這把劍,必然會失敗.

于是他居然自己跳進了鍛造爐,以自身血肉鍛劍.

最終,莫干大師自然是死了,可是那把劍,卻成了.

成為了荊國的器祖.

從那以後,荊國就有了造荊器的神秘能力.

這個故事廣為流傳,甚至有不少人為了制造荊器,把人丟進鍛造爐.

實際上自然是造不出來荊器的.

真那麼容易,荊器也就不稀罕了.

等到國師看到秘方,只能感歎傳說都是騙人的.

鍛造的液體十分複雜.

"先生好."小神佑看到先生過來,從三伯伯身上下來,跟先生行禮.

國師看到小家伙規規矩矩的模樣,心里感歎不已.

"下午不用學規矩嗎?"

小神佑搖頭.

"姨姨說羊毛都存了好多了,問問你知道怎麼樣處理這些毛毛?"

國師愣了一下,苦笑道:"恩,我祖上還有一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