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我祖上有本書,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夏末,初秋.

蟲鳴正是熱鬧的時候.

大概是到了蟲子交配的季節.

白日很熱.

夜間很涼.

山里的氣溫,差距很大.

草原上,燒起了一個大火堆,火堆上用松木棒架起一只全羊烤著.

國師原本只是推說晚上吃羊,洛娘子卻覺得既然說出口,就定然要做到,對孩童也是不能敷衍的.

所以晚上,大家就圍坐在這火堆跟前.

月明星稀,蟲鳴笑語.

裹著一條破粘毯的國師,一臉笑意.

大家看到他都覺得有些不一樣.

又不知道哪里不一樣.

好像今天的郭先生比往常更讓人親近.

連戒備心最高的阿鹿都懶散的坐在郭先生身旁.

這在平日,是絕對沒有的事情.

阿鹿看著溫和,其實對人最是疏遠.

不是他真心親近的人,他戒備心極重,至少不會隨意的坐在身旁.

三當家也是戒備心很重的人,不過他看無量似乎對郭先生很信任,很親近的模樣,他也天然的對郭先生比較信任.

國師自己也覺察到了不一樣.

好像往日,雖然自己在山上,卻始終像是過客.

哪怕知道了他們的重要秘密.

總覺得哪一日隨時要走,自己只是看看.

他心底也覺得是那樣,他是堂堂國師,重家人,怎麼可能窩在一個小山寨里生活.

這里只是他逃難的權宜之地罷了.

可是今天,他卻很自然的融入了當中.

說話,吃東西,微笑,皺眉,他的身心都踏踏實實的在這里.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粘毯厚重粗糙,小神佑轉著火堆跑跑跳跳,一會一下的拉扯,那粘毯就滑落了大半.

以前國師不在乎身外之物,也不會考慮生活的好壞.

披錦緞還是絲綢,紅的或是紫的,衣擺上畫花還是畫馬,都不用他考慮.

可是現在,他觸摸到了大道邊緣,首要的是入世.

不入世,焉能出世?

也難怪這幾代國師,一代不如一代.

"先生,我想從村子里選一些人,去荊國,學造荊器秘法,先生覺得可否做得?"一頭長發的三當家,撩了一下額前的劉海,很認真的請教郭先生.

這種事,三當家原本不會對郭先生這個剛剛進山的外人說的.

可是平日無量很少找他單獨說話.

今日忽然來跟自己說:"有不懂的事情,可以先問郭先生."

三當家當時就傻了,手忙腳亂的.

無量都走了好久,他的耳朵還是紅彤彤的.

他不知道無量為何那麼信任郭先生,但是他很相信無量,雖然他知道無量是個冷清至極的女子,可是他還是願意相信她.

因為有她,他才願意苟活.

他喜歡她,不僅僅是喜歡,而是一個活著的習慣.

國師聽到要派人去學習制造荊器的秘法,連忙搖頭,這三當家簡直是要作大死,別說三當家派人了,就是一整個山寨老老少少,被荊國輕松滅乾淨,山里的小蟲都不會活著的.

他是國師,皇宮里的幸秘基本是全部知道的.

早多少年前,申國就秘密派人去偷學荊器的制法,這是連朝中大臣都不知道的事情.

申國除了國師,還有一支神秘的隊伍,專門保佑皇室的.

之所以要秘密派人,一方面是為了防止引起荊國的人警惕,暴露身份,另一方面卻是主要防止朝中大臣反對.

說來可笑,申國號稱禮儀之邦,最重禮儀修養,那些朝廷中迂腐的大臣們,要是知道皇上居然派人去偷學荊國人制造荊器,第一個會跳出來反對,說荊國乃蠻荒之地的蠻夷之人,根本不值得學習,什麼我輩中人必須坦坦蕩蕩,我們自己就能造出最好的器……

總之申國的那些大臣,說話都是一頂一的厲害,論吵架,沒人能吵得過他們.

這麼多年,倒是有一些成果,只是申國一向自大,這幾年又風調雨順,發展的非常好,皇上知道了秘方,卻也並不重視,只覺得天下有小公主這福星在,定然天佑申國.

國師會知道這事,是因為皇上為了安撫那些為了盜取秘方死去的上千人,讓他給做了場法事,希望那些人死後能安息.

那近千人,死的極其慘烈,尸骨不留,也極其沒有價值.

申國人壓根不知道他們.

皇上也沒有過問那些人名,也壓根沒有尊重他們慘死得來的成果.

國師因此,還特意看了那秘方.

現在聽到三當家這麼敢想,一個小山寨居然窺視荊國的荊器,那些膽小話多的朝中大臣相比起來,簡直可以去撞死了.

"我覺得不妥."國師猶豫了一下,開口道.

"直接賣荊土的話,雖說也是有利可圖,可是到時候恐怕就如同案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匹夫無罪懷璧其罪,我們必須要有能保護自己的能力,若是能自己制作荊器,是最穩妥的辦法了,且我們靠近荊國,又手握這條商道,到時候說是荊國流過來的,也能說得過去."三當家聽到郭先生反對,反而更高興了,掏心掏肺的交底.

國師搖了搖頭,斟酌著道:"要不我們再自己嘗試一下,我祖上,恩,祖上好像有流傳一本書,也是說關于制器的,我們可以先試著自己做一下,若是能成最好,若是不成,總是有點經驗,再去學習,也效果更佳."

三當家聽到郭先生這麼說,心里驚訝壞了.

什麼祖上有流傳一本書,關于制器的,哄小孩吧,那可是荊器,可是觀這郭先生,也不像是信口開河的人.

再看看坐在對面的無量,正低頭和小神佑說話,表情坦蕩好看,似乎察覺到自己在看她,居然抬頭,朝自己笑了一下.

三當家心跳加快,"噗通噗通"的.

再看郭先生,老持沉重.

"成,就按先生說的做,那以後這荊器作坊就拜托先生了."三當家爽快的拍了拍郭先生的肩膀.

然後撕了一把子羊腿上的肉,遞給了郭先生.

還給他倒了一杯米酒.

國師看著三當家手上油滋滋的肉,剛剛被烤好,還焦香的滴著羊油,十分好看.

他在皇宮里的時候,偏好吃素.

記得師父曾經說過,油葷吃多了,腦滿腸肥,就失去了靈氣.

可是他這一路逃難,餓了好幾頓了,路上,什麼都想吃.

真正是開葷了.

如今一路顛沛的他反而頓悟觸摸了大道邊緣,要是他那吃了一輩子素食的師父知道,估計會氣的從棺材里跳出來.

國師坦然的接過了羊腿肉.

認認真真的咬了一口.

牙齒咬碎嫩嫩的羊腿肉上,汁水和熱油在嘴里炸開,羊肉特有的香味,再加上松木棒子的松香,一時間,只覺得幸福的想歎息.

然後又把手邊那一杯酒,一口喝了.

只覺得喉間火辣辣的,身體卻一下子熱烈起來.

看著繞著火堆跑的小混蛋,國師臉上的笑容也越發熱烈.

國師脫掉身上的粘毯,隨手撿起一根棍子,在熊熊的火堆跟前,敲打起面前的杯碗石頭,一邊敲打,一邊大聲吟唱:

"山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