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頓悟,第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手掌高的草,密密麻麻的生長著.

一屁股坐上頭,不會磕到,但是也不太舒服,草的生命力的很好,草尖會紮到屁股.

國師折了幾下衣服下擺,墊在草地上,坐了下來.

一匹大黑馬就在他身邊,甩著馬尾吃草.

他身後,一排有年歲的木屋.

脆生生的立在那.

尖尖的屋頂,老舊的瓦.

牆上纏繞生長著綠色的藤葉,像是一座秘密花園.

木屋旁邊,有成片的綠菜.

一丘一丘的菜地.

像是有巨人用筆畫出來的一般,筆直筆直的.

十分好看.

在這里,風是甜的.

夾著野草的味道.

國師只是坐在草地上,吹著風,曬著太陽,這一瞬間,他沉迷了.

靜靜的坐著,不知道時光流逝,不知道喜怒哀樂.

草地里的螞蟻,順著他的袍子一點一點的往上爬.

空中飛的小蟲,飛累了,落到了他的眉上.

國師一臉淡然,入定,頓悟.

再睜開眼,拍落了袍子上的螞蟻,驚飛了臉上的飛蟲.

頓悟只是一瞬,卻像是經曆了即使輪回.

一眼,看盡了人生生生世世.

國師這一刻,才明白,為何自己和先祖輩們差距那麼大.

所謂的玉床打坐,妄得天人合一之境,心性不到,一輩子都做不到.

心性到了,不用在玉床上,隨便一塊草地,也能達到.

他繼承的那本書上,描寫了先祖們的能力,大道無邊,一眼望盡輪回,一手逆天改命.

他心底卻是不信的,總覺得是年代久遠,誇大其詞了.

現在才發現,自己原先是皮毛都沒有摸到,所以完全不懂.

如今,年過三旬,才摸到一點點邊.

往日的計較,憤怒,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可笑可憐.

經曆了輝煌,逃難,生死,懊悔,到此刻頓悟的國師,終于在他有生之年,觸摸到了一層大道的邊緣.

"先生,中午吃羊好不好!"

極其想要抒發胸中情懷的國師,看到一個胖女童,吃力的抱著一只羊,一步步的朝自己挪來.

結果走到一半,那羊掙紮的厲害,把女童給絆倒了.

那女童卻一點不放棄,翻個身,重重的壓在羊身上.

國師看著小家伙和小羊打架,最終小家伙把這跟她一般大的羊,收拾的結結實實的,拖到了自己跟前.

她臉色紅撲撲的,喘著氣,頭上的小揪揪都歪了,還沾著雜草.

身上的腰帶也歪了.

那只小羊無辜的躺倒在地上,伸著舌頭喘著粗氣,比小家伙還狼狽.

"中午不吃羊,等你哥哥們晚上回來再吃."國師笑著搖了搖頭,招手,讓小家伙過來.

小神佑聽到中午不吃羊,自己這麼費勁才從羊群里拉出一只羊,很是失望.

結果又聽到先生說晚上哥哥們回來了一起吃,一下子高興起來.

乖乖的走到先生跟前.

"頭發亂了,先生幫你重新紮."

國師看著面前站著的小家伙,一臉笑容.

以前覺得他一輩子就在皇宮挺好的,一出皇宮,就覺得天下之大,哪都不是家,哪都不容他,惶惶如喪家犬.

此刻,他心里卻比過去任何時刻都覺得安甯.

沒有皇宮,沒有公主,沒有國運,沒有重家,他就是個先生.

他還有一個調皮的學生.

小神佑乖乖的坐下,國師小心翼翼的幫她紮頭發.

同一天生的小公主,一頭長發及腰,整整齊齊,頭飾更是天下間最珍貴的珠寶.

而面前的小家伙,頭發才到耳朵長,還參差不齊,但是很柔軟,沒有頭飾,只有一根再簡單不過的牛筋,外頭纏繞了一圈紅繩.

國師從口袋里掏出了一根細細的繩子.

淡藍的顏色.

陽光照耀下,十分好看.

國師拿出那繩子的時候,百米外的骨潭底下,那黑云又翻騰起來,那黑云越發的淡了.

他把繩子,抓在一起前後打個結.

給小家伙頭上,抓了一把子頭發,用這藍色的繩子,一圈一圈的紮好.

"這是先生給你的見面禮,以前沒有給,今天補上."國師開口道.

"好的,謝謝先生."小神佑內心里覺得先生真的很摳門啊,居然給了自己一截子繩子,說是見面禮.

自己還給先生買了好看的畫本呢.

國師看到小家伙的眼神,就知道她想什麼,也沒有惱.

也沒有說讓她保存好,不要弄丟的話.

小混蛋是大公主,什麼東西給她,都是足夠的.

這一段繩子,也是他重家先祖留下來的,十分珍貴.

最早先祖據說可以結繩預測,斷吉凶.

到他這里,他是不會這種技能了,可是這段繩子,據說就是他們重家先祖用來結繩預測的繩子,不知道什麼材質,卻一直不腐不爛,還有藍色的光.

小神佑伸手摸摸腦袋,先生紮的有點緊了,她扯了扯頭發,讓繩子松了一點.

然後晃了晃腦袋.

忽然間,好像覺得身體里那種無時無刻都灼燒難受的感覺輕了一些.

小神佑眼睛都亮起來.

她平日超級活潑好動,幾乎一整天都是不停歇的,就是因為身體這樣的緣故.

只要停下來,那種陰冷的灼燒著全身,無處不在的感覺,就會讓她很難受.

只不過,她和誰都沒有說.

現在好了,小和尚十七也知道這個秘密的.

好像輕松了許多.

"先生原來在這里."溫婉的聲音響起.

洛娘子穿著一身方便騎馬的裝束,一臉笑容的出現在跟前.

陽光朗朗,束腰,纏腿靴,更顯得洛娘子一身干脆利落,好看的緊.

"洛姨,你看,這是先生送我的禮物."小神佑看到洛姨來了,一把撲過去,揚著腦袋給她看.

洛娘子看到神佑頭上的頭繩,藍色的,很漂亮,她看不出什麼特別.

不過是國師的東西,應該不是普通的東西.

她觀察國師,似乎今天不太一樣.

之前他對神佑總是敷衍之意.

可是今天,卻是很認真的樣子.

居然還送東西了.

"先生給你的東西,一定要好好收著,不能弄丟了."洛娘子交代了一句.

小神佑乖乖的點頭.

剛剛那只可憐的羊,被絆倒之後,看沒人理它,又悄悄的爬起來,一瘸一拐的跑了.

小神佑回頭看羊不見了,又沖進了羊群,准備去抓一只肥碩的羊,等晚上哥哥們回來一起吃.

洛娘子站在國師身邊,看著沖向羊群的小家伙,臉上笑容亮亮的.

國師也看著那個小小的背影.

草地並不總是平坦的,有些地方還是高低不平.

所以那個奔跑的身影也是,並不平穩,好幾次看著都要絆倒的樣子,又終于平平穩穩的沖進了羊群.

"阿佑長大以後一定是個很漂亮的女孩."洛娘子道.

國師點了點頭.

轉頭看了一眼洛娘子,雖然他今日剛剛觸摸到了大道的邊緣,心胸眼界一下子開闊了無數,可是看到此刻的洛娘子,國師還是有點不自在.

紅粉骷髏,長腿細腰白膚,黛眉媚眼,風吹的發梢輕揚,洛娘子淺笑盈盈的看著自己,貝齒微露,嬌豔至極.

想到自己一上山,洛娘子就對自己頗為信任,待自己也莫名的親近.

國師趕緊朝一旁挪開了幾步.

雖說讀書人,多大年紀都可以有年輕的紅顏知己,可是他不喜歡這些,也不考慮這些.

何況這洛娘子還是三當家喜歡的人.

不想他挪開幾步,洛娘子居然跟著靠近了幾步,風中的香氣,不僅僅是青草,更有女子的清香了.

國師很尷尬,渾身僵硬.

如果洛娘子跟自己示愛,自己定是要拒絕的,哪怕她是小混蛋的姨姨.

國師握緊了拳頭,他剛剛觸了大道之邊,決心一心向道.

就聽到洛娘子聲音甜美的道:"今年山里的羊養的極好,羊毛也多,據說京城很流行那種輕薄的衣服,不知道先生可有辦法,用羊毛織出輕薄的布."

國師:……

天道無常(不科學)!!!不是示愛?是織布?織布是什麼鬼?自己堂堂國師為什麼會織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