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這輩子欠你的,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破舊的橫梁.

漏風的窗戶.

窗外,有一輪明月.

能照見自己的床.

床上有一床破棉被.

實際上也不算破,只是幾個補丁,里面的棉是實打實的.

不過跟皇宮里那精致刺繡,潔白的絲被比起來,這就真的是破被子了.

不僅被子破,床也破.

他們重家人追求天人合一的專心專注專一,睡覺的時候,喜歡用玉石床.

夏天冰涼,冬天溫潤.

睡在上頭,有助于思考.

可是現在,他睡的是木板床,不是那種粗厚的華麗的木塊,只是木板,上頭沒有繁複精美的雕刻,只有一些刀砍的刀痕.

可以想見,曾經床上躺著一個人,半夜被誰摸進來,大刀一砍,一刀沒把人砍死,卻把床砍出了個深痕,只好再補一刀,這一刀砍中了,血濺起來,再補數刀……

木頭吸血.

上頭有淡淡的血跡.

他吐血了,被送了回來.

旁人也沒有問他何事,他也沒有說.

重家人其實很習慣吐血,每當占卜重大事情,似乎都要吐一口血,吐著吐著就習慣了,所以他們都命不長.

可是今天這口血.

吐完,他反而一身輕松.

他愣愣的看著窗外的月.

他要理一理.

大公主還活著,大公主就是那小混蛋,小混蛋就是大公主.

想想之前還覺得自己是上輩子,上上輩子欠這小混蛋的,所以天天被她折騰,這會子,卻才明白,不是上輩子的事,是這輩子.

這輩子欠她的.

"啾嗚,啾嗚,啾嗚……"窗外的蟲鳴,很是大聲.

尤其已經夜深人靜之時,更像是幾百只蟲子圍在自己耳邊叫一樣.

有點不太平坦的木板床睡的他老腰疼,他挪了挪身體,不再看窗外,平躺著看著床頂.

床頂沒有厚厚的幔帳,就直接是屋頂.

屋頂是木頭的,也有縫隙,月光像是能從縫隙里灑下來一樣.

自己做錯了,當年就是做錯了.

說什麼是為了申國,可是回想來,其實也是自己將錯就錯.

大公主的運勢被人奪了,自己沒有注意,反而助紂為虐.

國師忽然明白,為何神棄之地會有嬰孩少年,小家伙本來也是不該活著的人,在這神棄之地,反而因禍得福,這千年的絕殺陣,蘊含的死氣,反而成為小家伙源源不斷活著的生機.

小家伙誤打誤撞的破除了山上的絕殺陣,所以這山上又慢慢有了人氣.

而那胡大夫診斷小家伙活不過及笄,也很明顯.

雖然這千年絕殺陣厲害,可是小家伙畢竟是在出生的時候就被奪走運勢生機,本不該活著的.

國師現在都想不起來,當年自己怎麼可以做的那般冷心絕情.

不過也幸虧他那麼做了.

大公主的運勢被奪,神魂也會消散,他把她鎮壓在聖湖底,反而把神魂聚集起來,然後誤打誤撞又被少年阿鹿救了回來,然後阿鹿和小家伙又被抓到了枯骨山上.

命,運,也.

國師想到這,臉上又露出了一個如釋重負的笑容.

"啾嗚,啾嗚,啾嗚……"伴著蟲鳴,國師慢慢睡著了.

"啾嗚,啾嗚,啾嗚……"國師睜開眼,面前一個胖乎乎的小揪揪大頭,一臉笑容的望著自己.

"先生,太陽都曬屁股了,你還不起來,你是想偷懶嗎?"

國師:……

昨晚想這小混蛋的事情,想了一夜,後半夜才睡過去的.

這會子聽到小混蛋居然說自己偷懶,心好累.

"先生身體有點不適,今天就不上課了,請假一日."國師看了看外頭,確實是日頭老高了.

想不到自己睡的這樣沉.

"要幫先生去喊胡大夫來嗎?"小神佑問道.

國師連忙搖頭,他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自是不用喊大夫.

"那我在外頭等先生,先生一定也是害怕吃藥苦,其實藥藥一點都不苦,就是沒有什麼用."小神佑晃蕩著她的小揪揪出了屋子,嘴里還念叨著.

國師看著小混蛋的背影,嘴里卻覺得發苦.

小混蛋是要吃藥的,日日都吃.

洗漱一番,吃了早點,國師提出想去小家伙的住處看看.

小神佑很歡快的點頭.

不用上課,還能去玩,自然是極好的.

很自然的把小手伸過來,牽著先生的大手.

陽光明媚,木屋,山崖,遠方的山頂上,還有一條常年不化的雪頂.

小道,藤橋,山洞,草原.

國師牽著小混蛋的手,走的很慢,因為小混蛋總是心情很好的蹦蹦跳跳.

他從來都不敢想象,自己有一天居然會牽著大公主的手,這樣散步在鄉間小道里.

他雖然是國師,地位尊貴,可是在皇宮里,公主有一大堆伺候的人,也不會用他去照顧.

連他的弟子,都是有人伺候的,也不用他照顧.

他從來沒有牽過別人的手.

小時候他不敢牽他師父的手,長大後他不願牽他徒弟的手.

現在卻被一只小小的手,緊緊的抓著,力氣很大.

一老一少身後,始終跟著一匹大黑馬.

慢悠悠的.

"先生你不開心嗎?"總覺得今天先生有些反常,小神佑開口問道.

"沒有,先生很開心."

"阿佑,你開心嗎?你知道你的生辰是哪一天嗎?你生辰那天,先生可以送你一樣禮物,你想要什麼禮物?"

小神佑跳跳的走著,看到石頭會跳,看到花兒會跳,看到小溝會跳.

她喜歡跳起來的時候,那懸空在空中的感覺,盡管那時間很短.

聽到先生的問話,小神佑漫不經心的道:"生辰是在冬日吧,還沒有到呢,到了哥哥會給我做好吃的,我想要一件白白的輕輕的暖暖的衣服,冬日哥哥們總給我穿的跟毛球一樣,走路都會把自己絆倒."

國師本來想著小混蛋會提一個很慎重的禮物,結果居然是衣服.

一下子又覺得心酸起來.

小混蛋想要的禮物居然只是一件輕便的衣服.

國師居然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作為公主,別說一件衣服,就是一座城,也可以拿來慶生的.

只是想到他自己現在的狀態,國師張張嘴,一句話都沒有說,沒有答應,也沒有不答應.

國師牽著小家伙,走出了山洞.

站在了洞口.

以往這里會有幻境,到大當家死的那年,幻境沒有了,就普普通通的洞口,但是風景卻是極好.

一出山洞,無邊無際的草原,看的人心曠神怡.

綠綠的草原,奔騰的駿馬,潔白的羊群,長毛的牦牛.

國師站在那,一時間居然有些看癡了.

小神佑一臉笑容的站著.

伸手指著對面崖邊的漂亮的一排小木屋,開口道:"那就是我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