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刀,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今天是十六.

月亮特別亮.

天空沒有半片云彩遮擋.

大大圓圓光光的一個月亮,就那樣懸掛在天空.

如同屋頂一盞照明的燈一樣.

開完了圓滿的大會.

三當家還需要開個小會.

會議地點,就在三當家的後院.

他的後院,一面臨著懸崖邊,看的遠,保密也方便.

國師也被邀請過來了.

國師揣著嶄新的戶口本,心情複雜的踏進三當家的院子.

總覺得自己好像真的是村里的老先生了.

因為他手里還牽著個蹦蹦跳跳的小家伙.

不知道為毛,自己每天罰她抄書,她每天折騰的自己雞飛狗跳的,可是居然還是跟自己很親近.

國師抬腳跨進門檻.

小家伙卻不正經走路,緊緊的抓著他的手,跳了進來.

國師感覺是自己提著一個小家伙進門一樣.

"先生,你居然叫做芳芳啊,以後我跟人打架,說我先生是芳芳,感覺好沒有氣勢啊."小家伙一邊跳還一邊喋喋不休的道.

國師:……

"名字是父母賜予,就像你還嫌你的名字太長太難寫了,你哥哥都不讓你改名."

國師無奈的和小家伙講道理.

"好吧,先生的名字很好聽的."小神佑跳進門,又拉著先生蹦蹦跳跳朝後院走.

"先生,今晚的月為什麼這麼亮?月為什麼會變大變小?白天為什麼沒有月?月上有住人嗎?先生你去過月上頭嗎?"小神佑很快就又新想法了,開始了新的話題.

國師:……我也不知道啊,心好累.

還好自己的弟子跟自己不親近,也不會問自己這些奇怪的問題.

"額,日月都是天外之物,日月交替,乃陰陽交彙,月有圓缺,乃是時辰運轉之故,先生我也沒有去過上頭,不知道上頭有何物,不過目視可見,月上有一顆大樹,至于真實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國師絞盡腦汁,才說出了答案.

"哦."小神佑應了一聲.

總算安靜了一會,國師松了一口氣.

就見小家伙又抬頭問自己:"先生,為何會有風?為何太陽會從上爬到下?為何動物會死?為何手斷了不能接回去?"

國師:……

他覺得自己上輩子,上上輩子,一定做了很對不起這小混蛋的事情.

洛娘子都看不過去了,走在後頭,"噗嗤"的笑出聲.

就算是國師,也不可能懂那麼多,世間本就有很多未解之謎.

"阿佑,現在問先生這麼多問題,先生說了你也記不住,你要好好讀書,等你讀書多了,自然會懂了."洛娘子脆脆的開口道.

國師松了一口氣,洛娘子真是好人啊.

小神佑點了點頭.

松開了國師的手,靠到了洛姨身邊去玩了.

國師的大手沒有小手抓著,一下子覺得放松許多,可是看到小混蛋笑顏如花,叮叮咚咚,嘴不停的在跟洛娘子說話,兩人有說有笑的,國師又覺得身邊空了許多.

好在三當家召集大家過來,要開始說正經事了.

洛娘子在一邊坐下,把小神佑抱在腿上坐下,認真的聽著.

三當家神神秘秘的召集了大家.

又安排在了他的後院.

自然說的是荊土的事情.

月下好談事,明月下談好事.

三當家面帶笑容,心情很好.

"今天是我們白骨村重大的好日子,有三件好事.第一,就是白骨村正式成立了,人人有戶籍,都是官府承認的,以後誰也不能說我們是盜匪了.第二,縣太爺同意給阿尋一個進申學的入學考試名額,縣太爺本來是意屬阿鹿的,但是阿鹿讓給了阿尋,俗話說的好,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以後,大家不管到哪,都要互相幫助."

三當家說到這里的時候,環視了一圈.

阿鹿,小五,阿尋都認真的點頭.

國師則是一臉蒙圈,什麼申學入學考試名額?

這樣大的事情也可以輕易讓的嗎?

雖然以前申學的校長幾次邀請他去講學都被他拒絕了.

國師是懶的.

可是內心也覺得申學于整個國家來說還是不錯的.

開放各種課程,有教無類,各有所長,就是有的先生太迂了一些,總體來說是好的.

照國師來看,這幾個小孩,實際都能進申學的.

阿尋的聰明勁不用說了,在讀書方面,真的很厲害.

而阿鹿雖然心眼多了一些,也是極其聰明的,國師看他看默寫律法的書,都是一字不錯的.

而小五在學問上愚鈍了一點,但是體力卻很好,申學也有體格優秀的特長生.

至于小神佑,國師好希望把這小家伙丟進申學,讓那些老古董被這小家伙折騰一下.

那些問題,問問那些申學老先生,一定能煩死他們.

要是自己還是國師,別說進申學考試的名額,只要自己開口,這些孩子,不用考試,就可以直接進申學了.

不過看到幾個少年,面容感動,彼此珍惜的手拉手坐著,國師動動嘴唇,終究什麼都沒有說.

"第三,就是關于荊土的事情."

三當家一邊說,一邊指了指自己身邊的一捆兵器,他沒有朝洛娘子看,但是他知道洛娘子在那,所以他一副力大無窮的模樣,伸手准備把這捆子兵器放到桌上.

不過他彎腰,"呵!"的一聲,沒有起來.

太重了o(╯□╰)o……

小五在一旁不識趣的幫忙,輕輕一提,就把一大捆兵器給提到了桌子上.

三當家:……

"這里面,有一把是荊器,其他都是普通的兵器,小五你看看,能不能分辨出來."

三當家話音剛落,就見小五那胖乎乎的大手,伸手就把里面的一根黑乎乎的棍子撿出來.

三當家本來還想賣弄一下的,尤其是在洛娘子面前.

不過賣弄的笑容還沒有揚起,就僵住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三當家好奇,一堆的兵器,有好有懷,這根黑色的棍子普普通通,絲毫不起眼.

小五撓了撓腦袋道:"今天在山下看到一個大和尚手里拿著,很有厲害的樣子,跟這根棍子很像.我打不過他."

能讓小五都說打不過的人,三當家愣了一下.

小五這家伙,自打架開始就好像沒有輸過,這家伙,打架都不要命的,橫沖直撞,而且天生就大力.

不像阿鹿,總是斯斯文文,笑眯眯的就把人弄死,相比起來,三當家是更欣賞小五的.

"那你用這根棍子試試其他兵器."大和尚的事情,三當家准備之後再問,眼前的事比較重要.

就見小五拿著棍子,一棍子敲下去,石頭上架著的一把刀,居然直接被敲卷了.

而再用別的棍子去敲這根棍子,這根黑棍一點事都沒有,火星飛濺.

小五身體強壯,干這試驗兵器的事情,也做的非常漂亮.

小神佑本來在洛姨懷里的,這會子根本坐不住,掙紮著就跑前頭去了,那火星飛濺,看的她一臉興奮.

連往日只愛讀書斯文的阿尋都一臉驕傲的看著小五.

三當家擔心郭先生不適應,拉著他坐一塊,一邊閑聊,一邊笑容滿面的看著.

阿鹿則是躍躍欲試.

"小五,用我的刀試試!"當年從撿回妹妹的箱子里的那把刀一直非常鋒利,他也弄不懂是什麼材質,可能就是荊器.

"好嘞!"小五早就羨慕鹿哥的那把刀了,倒是沒有想要,他更喜歡大兵器,就是鹿哥那把刀特別鋒利,他挺羨慕的.

月光下,阿鹿從身上抽出一把小刀.

外頭用粗布纏繞做成刀鞘.

刀出鞘,幽光一閃而過.

正在和三當家閑聊的國師,忽然喉嚨像是被人遏制住了一般,張大嘴,卻一句話都吐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