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神棄之地,第二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老和尚看了整整兩個時辰的書.

如果可以,他恨不得就坐化在這書店里了.

不過他身負重要的使命.

只能帶小弟子離開.

重新回到馬車上.

馬車搖搖晃晃的駛出了冥河縣,重新踏上了路途.

老和尚發現,小弟子和大弟子都神不思屬.

很是納悶.

他枯瘦的手掌按在了大和尚阿八的光滑的腦袋上,開口問道:"還在想那少年?"

阿八點頭.

"那少年深具慧根,若入我佛門,不出幾年,定在我之上."阿八聲音洪亮的答道.

老和尚微笑的點了點頭,臉上爬滿的皺紋,更顯得慈祥.

"阿八,你很好."

大和尚被誇獎了之後,也不面紅,只是雙手合十,微笑的點頭.

兩人說話都很有禪機.

小和尚十七則是有點牙酸,不是聽師父師兄說話,而是他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多杏干零食,一不小心就吃多了,小臉皺皺的.

車上,他沒有戴那條黑布,不要盯著他的眼睛看,他就是一個活潑的光頭小和尚.

"十七你又為何依依不舍?你才入世,世間繁華何其多,你若是到了一個小小的縣城就被迷惑了雙眼,如何跟為師走遍天下,普度眾生?"

小和尚虛心的點頭.

心里卻想著,我今天已經遇到一個眾生了,很可愛的眾生,頭上有小揪揪,胖乎乎的,有很多好吃的.

老和尚看著還不知事的小和尚,搖了搖頭.

大和尚阿八勸道:"師弟還小,等他長大就明白了."

老和尚已經坐在蒲團上,開始打坐念經文了,馬車搖晃,絲毫晃動不了他那瘦削的身體.

小和尚想拿出自己新收到的禮物,可是看著念經的師父,終究沒有拿出來,乖乖的跟著一起念經.

小和尚閉上眼,光光頭,長睫毛,身形也非常穩,嘴里默念著經文,他背誦了千百遍的經文.

他念一遍經文,他貼身放著那藍色小珠子就亮一點點.

和尚們走了不久,阿尋和三當家也選好書了.

三當家給阿尋挑了非常多的書.

書從來都不便宜,何況還是紙做的書.

不過向來斤斤計較的三當家在這方面居然很舍得投入.

他和阿尋都抱不動,又讓小五來幫忙,才把書提走.

阿鹿那邊也已經辦完事,和巴叔趕著牛車過來了.

斜陽夕照.

一行人趕著牛車,慢悠悠的出城.

又路過了風月街.

比早上來的時候熱鬧多了.

早上就見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子扭著腰肢走過來.

這會子卻是一群女子,扭著腰肢揚著手.

女子身著衣服又薄又寬大,細細白白的胳膊從袖子里伸出來,輕輕的搖擺著.

那一搖一擺,就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勾引進去了.

阿鹿不想讓妹妹看到這些,讓巴叔趕快一些.

大家都很想快點回山了,山下雖然繁華,卻總覺得不安心.

牛車搖擺.

到了阿鹿的茶攤那里,一行人就換了馬車.

雖然不是純白的馬,也是身強力壯的健馬,一路奔馳進山……

夕陽掛在天邊的時候,洛娘子就有點坐不住了.

平日他們晚回來就算了,可是今天那小家伙也下山了,小家伙那頑皮勁,洛娘子總是更擔憂.

洛娘子帶著婢女小桃打算出門看看,這一走,就走到了枯骨山山口的那座骨山包跟前.

風很大,吹的骨山上的彩色的布條嘩啦啦的響.

一層金色的夕陽籠罩在上頭,五光十色,神聖又美麗.

洛娘子過來,也帶了一條紅色的長絲帶.

她想親自把絲帶掛上.

婢女小桃看著娘子的動作在一旁探著脖子焦急的看著.

"小心啊,娘子."

她說了她來掛.

可是娘子卻說不誠心,要自己掛才行.

洛娘子雖然以前是大家小姐,可是近幾年身體反而越來越好了.

以前胡大夫說她活不久,現在卻說她壽數未盡.

要是以前的日子,她的確不想活了.

可是現在她想活的久一點,再久一點,至少看著那小家伙長大.

她小心翼翼的靠近身體,想把絲帶掛在骨頭上,奈何,平日看小家伙哧溜哧溜就爬上去了,自己卻靠近都覺得費勁.

好像除了小家伙,別人都是在絲帶角落綁塊骨頭丟上去的.

洛娘子試了幾次,掛不上去,只得在一旁,撿個骨頭綁著,然後往骨山上丟.

只聽得"咔噠"一聲,那塊骨頭就卡在了上頭,而那條長長的紅絲帶,也隨著風,揚起,長長的飄起來,很是好看.

洛娘子松了一口氣.

雙手合十,朝那紅絲帶的位置拜了拜.

"咳咳……"一個咳嗽聲響起.

洛娘子轉頭,看到了國師迎面走來.

"郭先生好."洛娘子落落大方的打招呼道.

國師今天沒有下山,他實際上是個死宅,並不太喜歡出門,何況知道山下還有人在找他,他就是宅屋子看書看一天了,出來活動一下.

沒有想到看到了這一幕.

年輕漂亮的洛娘子認真的把絲帶往骨山上丟,動作好看,表情虔誠又認真.

夕陽下,賞心悅目.

是真的賞心悅目,不像皇宮里看到的大多數的女子,做什麼都有一種刻意.

不過出于好感,這洛娘子算是山上難得開明的學生家長了,他還是決定出言提醒道:"這樣祈福沒有用的."

洛娘子微微挑眉.

國師接著道:"我初次上山,心神不甯還沒有好好觀察過這里,可是現在,我看這骨山包,乃是一個絕殺陣的陣眼,吸整個山的生氣,在此陣里的人待的越久就越暴虐,心底的惡念都會被引出來,無數倍的擴大,最終惡斗而死,只是……"

婢女小桃聽的一臉驚慌,這座骨山,山上的人都當做神山來朝拜,無論是出山還是回山都會拜一下.

可是眼前的先生居然說這是什麼絕殺陣.

洛無量表情依舊沉靜,開口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這絕殺陣內不可能會有嬰孩存在,因為嬰孩體弱魂弱,在這樣的陣內很難活下來,可是這山上居然還有孩童,所以老朽也不太確定."

洛無量點了點頭,在神佑和她哥哥阿鹿上山之前,山上確實是沒有孩童的,至于小五和阿尋也是小神佑找出來的,再小的孩童卻是沒有了,不過近兩年,好像山里卻是慢慢的好了,更有人氣多了.

"先生可有解除此陣的辦法?"洛無量問道.

國師想了想,搖了搖頭.

"無解,此陣十分隱秘,埋下至少千年,此地早就是神棄之地,若非時間久了,老朽也看不出來,若是按老朽的看法,你們最好應該搬離此地方為上策,否則遲早,為骨山添一具白骨而已."

洛無量看著骨山,紅絲帶飄啊飄,夕陽下,異常美麗.

她忽然聽到了鈴鐺聲.

她嚴肅的面容上展露出了一個暖暖的笑容.

"人呀,遲早都會成為白骨的,先生,他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