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普度眾生,第一更
g,更新快,無彈窗,!

高高的書架.

很多很多的書.

濃郁的墨香.

清新的紙香.

融合在一起.

兩排書架中間,面對面站著兩個小孩.

個頭一般高.

一個是小和尚,光光的頭上有六個圓圓的戒疤.

一個是小女孩,短短的頭發上有一個開花的揪揪.

"我知道你的秘密,你知道我的秘密,這是我們之間的秘密,誰都不能說."小神佑指了指小和尚的眼睛開口道.

小和尚點了點頭.

不過還是有點好奇,他伸手撓了撓自己的光頭,道:"這麼疼,你還吃這麼胖?"

小神佑聽到小和尚說自己胖,有點不高興.

不過還是解釋道:"我很能吃,吃很多,長的胖,哥哥和姨姨他們高興."

"你叫什麼名字?"小和尚問道.

"我叫神佑,鹿神佑,我哥哥說我是受天神保佑的孩子."神佑一邊說又遞給小和尚一顆果仁.

"這個吃了會變聰明,你叫什麼?"

小和尚接過來,放進嘴里,嘎嘣的咬碎了,不那麼甜,但是很香,滿口都香香的.

"我的法號叫十七,俗家名,我師父沒有告訴我,不過你哥哥騙你的,天神不會隨便保佑人的."小和尚認真的道.

小神佑不喜歡聽人說哥哥騙她.

她更不開心了.

"我哥哥不會騙我."

她不想和小和尚說話了,才說了幾句話,她已經不開心好多次了.

真是討厭的小和尚.

小神佑看哥哥讓人辦事,都會給東西的.

她想了想,從口袋里掏出了一顆藍色的小珠子遞給小和尚.

"這個給你,你要幫我保密."

小和尚想說自己肯定不會對別人說的,不過還是接過了珠子.

"我會保密的,對我師父都不說,你放心."

他想找個東西給面前這個胖丫頭.

摸了摸身上,好像什麼都沒有,沒有吃的,沒有珠子,沒有錢.

只是脖子上有個紅繩穿的鏈子.

他不想白拿胖丫頭的東西.

因為這個藍色珠子很好看.

他把自己的紅繩摘下來,遞給了她.

"這個給你."

小神佑接過來看了一下,是一塊碧綠的石頭,冰涼涼的.

還挺好看的.

她接過來,就往脖子上戴了.

不過她比小和尚胖,頭也很大,那繩子有點短,在臉上就纏住了.

小和尚忍不住笑了.

伸手幫她一點點的把那繩子往下戴.

碰觸到她的臉.

熱乎乎的.

看到原本戴在自己身上的東西,戴在她身上,小和尚有種怪異的感覺.

師父沒有說這是什麼,送給別人應該沒有關系吧.

小和尚雙手合十,和她告別.

拿著那藍色的小珠子,回到了師父身邊.

師父還在看書.

只是換了一本.

他也找了一本,認認真真的看起來.

表情跟他師父一樣,好像入定了,面容嚴肅又柔和.

書店的采光非常好,有很多高高的木窗.

這個時候,陽光從木窗里透進來,斜斜的照在書上,照在看書的人身上.

那印刷在紙上散發油墨香的書,在陽光照耀下,顯得格外漂亮,每一個字都像在跳舞一般.

老和尚看的很癡迷.

小和尚看的很快,雪山上,看書的時候很累,厚重的竹簡,他都搬不動,每次看書,恨不得撅著屁股趴在竹簡上看,可是被師傅發現了,屁股就遭殃了,師傅不允許讀書的時候不端正.

他小小的手捧著重重的竹簡,看一天書,比干了一天的重活還累.

相比竹簡,羊皮卷會輕很多,可是羊皮卷打開總會有一股子怪味.

那怪味很不好聞.

看一天羊皮卷,頭腦都要昏昏沉沉的.

捧著書,感覺就好多了,書很輕,也沒有怪味,相反那味道很好聞.

小和尚拿著書,看的認真.

可是看了一會,他就分心了.

因為有一個小揪揪路過.

雖然他沒有抬頭,目光都在書上,可是還是感覺到了.

因為小揪揪身上很香,恩,就是那種很好吃的香味,大概她的小包里裝了太多好吃的東西.

小和尚悄悄的抬頭,果然,那小揪揪就在自己不遠處.

她不在看書,而是踮著腳在拿書.

她的手伸的高高的,想把上面一個書架的書給拿下來.

可是就是差一點點夠不到.

小和尚想了想,放下書,又挪了過去.

"我幫你啊!"

小神佑回頭看到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和尚,有點不服氣.

"你還沒有我高呢."

小和尚比劃了一下,好像自己個子和她差不多,不過她頭上有個小揪揪,小揪揪比自己高.

要是他也能留頭發,就跟她一樣高了.

小和尚並沒有生氣,轉頭,去搬了一把小幾子.

"站上去就好啦."小和尚笑嘻嘻的道.

山上沒有和神佑一樣大的小孩,第一次遇到差不多大的小和尚,小神佑還覺得挺親切的,雖然這個小和尚說話總是讓人很容易不開心,但是做事卻很好的.

小神佑站到了小幾子上,小和尚擔心她一個人不太穩,也站了上去.

上面居然是一堆漂亮的畫本.

小和尚在雪山上見過畫本,不過那些都是經書.

每一張圖後面都有長長的經文,他都要背誦下來的.

面前的這些畫本,好像是一些武功秘籍.

封面上的女子和男子都長的極其好看.

不過封面的意思有些不是很懂,《書生小姐四十八式》《房中七十二術》《將軍禦女十招》……

"你要買這些書嗎?你要練功?"

"我不練功,我想買一本書送給我先生,先生很有學問,他說書他都看完了,大概喜歡看畫本吧."

"哦,你有先生啊,我沒有先生,但是有師父,還有很多師兄,還有師叔."小和尚一邊說,一邊拿出一本畫本,翻開來看.

結果就看到了兩個脫光的人在打架.

小和尚刷的臉就羞紅了,立馬把書蓋上.

看到神佑要翻書,他情急之下伸手按住了她的手.

胖乎乎的肉手,被他按在手下.

小和尚,臉色漲紅.

"怎麼了?"

"不能看,這是修煉邪功的,真的,我不騙你."小和尚認真的道.

小神佑皺了皺眉,她是看到旁邊提示,寫著未及笄和未成年人不准觀看,才想著給先生買的.

先生已經成年了.

看著小和尚認真的眼神,小神佑點了點頭,雖然平日她皮的讓人頭疼,可是她有一個優點,就是很聽話.

基本上她覺得對的話,她還是願意聽的.

小和尚這麼緊張,肯定有問題.

"我幫你找書,送你先生吧."

小和尚先下來,然後伸手扶著小神佑.

然後小和尚把小幾子挪到另外一邊,居然看到了山海經的畫本.

小和尚用他寬大的和尚袍子擦了擦小幾子,和小神佑並排坐著看.

小和尚也是第一次看,很是驚奇.

兩人一邊吃著零食,一邊看書.

"這鳥我見過啊."小和尚指著畫本上的一只人面大鳥.

小神佑不在乎的道:"見過有什麼了不起,我家還養著呢,我還打過."

小和尚看了看小揪揪,點了點頭,倒沒有覺得小揪揪吹牛,因為他剛剛看到小揪揪比聖鳥吡鷹大很多.

時光如流水.

只是這一刻,流的特別緩慢,特別認真.

"十七,你長大想做什麼啊?"小神佑含著一顆杏子,含糊的問道.

"我要普度眾生."小和尚嚴肅的道.

"什麼是普度眾生?"神佑好奇的問.

"恩,就是要幫助眾生.你呢,你長大要做什麼?"

"那我長大了,當眾生好了!"

小和尚覺得有些怪,可是又覺得很完美,重重的點頭答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