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初遇,第三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壯碩的和尚,手里拿著一根鐵棍.

黑乎乎的一根棍子,看著就很沉.

鐵棍上有環繞的符文,看著要被磨平了,看不出符文的意思,只是和鐵棍融為一體.

若是有見識的人,就會知道,這和尚手里拿著的就是荊器.

真正的荊器,而不是那些商人運送過來的邊角料.

或者裝飾用的器物.

他看了一眼門口石階上的少年,輕輕的"咦"了一聲.

老和尚朝他看了過來.

他雙手合十道:"師父,此人是個好苗子,若是加入我佛門,定然是一尊好菩薩."

老和尚看了一眼那少年,卻是搖了搖頭:"莫生枝節."

老和尚走進了書店.

那後頭跟著的小和尚也好奇的朝路邊坐著的人望了一眼,不知道有何不同,師兄居然說他是個好苗子.

胖和尚想了想,也沒有跟進書店.

申國的書店還是很安全的,申國的人都有一種腐氣.

他們國家規定在書店學堂是絕對不可以動手打架的.

所以胖和尚也在石階上坐下了.

就在小五身邊.

小五睡的有點舒適,陽光暖暖的,鼻尖還有一陣沉沉的香氣.

可是陡然間,陽光被遮住了.

而身邊忽然多了一股子濃香.

他警覺的睜開眼,並且按住了身後的包袱.

然後,看到自己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一個大和尚.

小五有點懊惱.

自己怎麼會如此大意.

這大和尚都坐到自己跟前了,自己才察覺.

萬一遇上壞人,這會子,自己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大和尚看到少年臉上的惱怒,少年城府很低.

不過少年的動作卻很迅速,一睜眼,第一時間扶著身後的包袱,那應該是個武器.

少年的腿很長,很有力.

手上繭很厚,指節粗大.

眼神卻非常清澈.

大和尚越看越滿意.

"小施主,莫慌.貧僧法號阿八,觀你身具慧根,可願皈依我佛,從此長存永生."

大和尚目光炯炯的望著少年.

小五愣了愣,消化了一陣才聽明白,這大和尚居然要忽悠自己去當小和尚.

小五瞬間大怒.

"皈依之後,可以吃肉嗎?可以娶媳婦嗎?可以養活我家人嗎?"不過小五還是講理的人,主要是看對面的人,也不是他一球能錘死的,所以他決定講道理.

阿八愣住了,吃肉,娶媳婦,養家人,自然是不行的,他搖頭道:"皈依佛門,就是佛家弟子,不能吃肉,沒有媳婦,沒有家人."

小五氣笑了道:"不去,我愛吃肉,我還要娶媳婦,還要養我家人,沒空."

說完,就閉著眼抓著自己的包裹,不搭理大和尚了.

大和尚卻有點遺憾,要不是師父不讓生事,他很想把眼前這少年敲暈,放馬車上.

書店里,老和尚帶著小和尚,站在了一個書架跟前.

這個書架里,介紹的全都是申國的風土人情,衣食住行,一有盡有,十分詳細.

老和尚很高興.

隨手就抽出了一本書.

散發著濃郁的墨香味,那平滑的紙張,那清晰的字跡.

簡直就是神跡.

申國真是一個神都偏愛的國家.

老和尚從那神秘的雪山里出來,第一個來的地方,就是這書店.

他抱著書,很認真,很投入.

就像是入定一般.

表情莊嚴肅穆,又柔和.

小和尚望著師父,有點無聊.

這是他懂事以來,第一次跟著師父出來.

看著師父沒有注意自己,他輕輕的往旁邊挪了一點.

見師父還抱著書,他又往旁邊挪了一點.

這樣一點,一點的,他就挪到了另外一個書架跟前.

回頭也看不到師父了.

小和尚有一陣欣喜,覺得很好玩的感覺.

因為平日,師父看的他極緊.

他轉過頭,看到了面前忽然站著一個女孩.

女孩穿著一身白白的裙子,腰上綁著一條松松的腰帶,腰帶上還紮著個蝴蝶結.

恩,這個女孩有點胖.

臉上肉呼呼的.

頭上有頭發.

紮著一個小揪揪.

朝天的揪揪,用紅繩紮著.

女孩的眼睛很大,眼毛跟自己一樣長.

她也好奇的看著自己,眼毛忽閃忽閃的.

"你也愛玩火嗎?你頭都燒光了,還有疤."小神佑好奇的問道.

小和尚愣了愣,才明白女孩的意思.

看著女孩那一頭有些亂的短發和揪揪,是被火燒的嗎?

"我不玩火,我是和尚,我們和尚都不長頭發."小和尚認真的答道.

"那和尚都是只有一顆眼睛嗎?"小神佑指了指他臉上.

小和尚搖頭.

"不是的,我這顆眼睛生病了,師父讓我戴著這個."

"哦!"小神佑有點同情面前的小和尚,感覺面前的小和尚,和哥哥的那匹馬小刺是一樣的,小刺只有一顆眼睛.

另一顆眼,只剩下一個黑洞了.

她剛剛去小吃街買了很多好吃的,這會子看到小和尚,神佑從自己的小包包里掏出了一塊肉干,遞給了小和尚.

小和尚連忙搖頭.

"我不能吃肉的."

聽到他連肉都不能吃,神佑更加同情了.

從包包里找出了一顆果干,遞給了他.

"這個不是肉,有點酸甜,很好吃."

小和尚有點猶豫.

不過看著那紅褐色的果干,外頭還有一層白色的霜.

終究抵不住誘惑.

伸手接了過來.

放到了嘴里.

一下子臉就皺起來了.

那張圓圓的臉,皺的奇形怪狀的.

接著就是一臉笑意.

那露在外頭的一顆眼睛,笑的彎彎的,很是好看.

小神佑自己也吃了一顆.

太酸了.

她口水都流出來了.

小和尚伸手拿袖子幫她擦了.

一邊擦一邊想難怪山上的師兄們都不喜歡小孩.

小孩好麻煩.

吃東西都會流口水.

還胖.

小和尚絲毫沒有覺得自己也只是個小孩.

他看小女孩的眼神,有點像他師父看他的眼神,一臉慈愛的模樣.

"我給你吃東西了,你能讓我看看你的眼睛的嗎?"小神佑含著果干,含糊的問道.

雖然師父交代過不能在外頭把眼罩摘下來.

可是面前只是一個小女童.

而且她還給自己吃的.

小和尚點了點頭.

他伸手到後頭,解開了那個結.

黑布從他臉上掉了下來.

小神佑定定的盯著.

已經做好了看到一個黑洞的准備.

可是那黑布掉下來,卻沒有黑洞,還是一顆正常的眼睛,也不太正常,小神佑能看到那顆眼睛里有兩顆眼珠,疊在一塊.

而小和尚解開黑布,卻自己後退了一步,靠在了書架上.

因為他看到了面前的小女孩忽然變成了一只鳥,巨大的鳥,還是渾身著著黑火的鳥,不停的被燒著.

他趕緊把黑布蒙上,又恢複了正常.

面前還只是站著一個小女孩.

小和尚有些不忍,皺著眉開口問道:"你疼嗎?"

小神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