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申學名額,三千分享加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山里,讀書最認真的是阿尋.

最不認真的是小五.

最擅長偷懶的是神佑.

最有目的性的是阿鹿.

阿鹿做任何事,目的性都極強.

就像,他知道郭先生學識很好,可是他並不願意學.

哪怕是郭先生講的精彩絕倫,他還是按照自己的目標看書.

他把朝廷律法看的十分透徹,不僅僅是申國的,熙國和荊國的律法,阿鹿也看.

而且是會反複看很多遍,直到倒背如流為止.

此刻,少年鹿歌一身粗布,袍子上沒有任何裝飾,腳上一雙耐穿的緊腿皮靴,頸脖筆直,長發只用一條黑帶紮起來,五官乾淨利落,個高腿長,十分清爽.

和咄咄逼人的華服陳家少爺站在一塊,阿鹿天然能給人好感.

也是陳家少爺那張長臉襯托的阿鹿顯得英俊帥氣的多.

聽到縣尊的聲音.

陳家少爺一下子執手行禮,謙卑了許多.

而其他人自然都彎腰行大禮.

縣尊是一地父母官,當得此禮.

只是一群人行禮,有個頭上有小揪揪的小女童卻沒有彎腰,還一派天真好奇的站著.

不過同樣沒有彎腰行禮的陳家少爺則是更明顯,所以縣尊只是看了一眼那女童,心里反而歎了一句可愛,就轉向了陳家少爺.

這個學生學識只能說還行,不過家境不錯,縣尊也就當做當地的鄉紳一般處著,他的目標是任期滿了,弄個好的評級,換到京城周邊繁華的城市.

評級主要看兩點,一是貧富,二是教學.

這冥河縣實在是窮困,地處蠻荒邊緣,跟流放都差不多了,原則上,他是希望戶籍越多越好,其他不說,人口先要富足,所以辦理的政策十分寬松.

不像同僚在靠近京城邊的百樂縣,魚米之鄉,據說落一個戶都抄到了紋銀百兩,就這樣大家還搶著落戶,托關系才能拿上戶口.

而到他這里只求能夠達到朝廷最低的戶籍人數標准,各種手段也是為了增加來落戶的人.

人比人氣死人.

卻不想,居然有人因為落戶的事情爭執.

要是旁人,陳縣尊也就讓衙役打出去了事.

可是這是陳家少爺.

陳縣尊只能親自出面了.

陳縣尊一開口,蘇典吏就覺得有門,縣尊應該是站在他這邊的.

陳少爺就是隨處見不平,開口呵斥,以為隨手就解決的事情,沒有想到居然把縣尊引出來了.

這會子也不得不硬著頭皮繼續了.

人證自然是有的.

陳少爺讓手下去把家里的管家請來.

這事雖然已經過去了幾年,但是他還是記得挺清楚的.

他那時頑劣,偷拿了父親的金子出去和朋友玩耍了,結果父親發現金子少了,大怒,說要找出那偷金的賊,他緊張了好久,沒有想到後來父親居然說找到了,是一個奴仆之子,可是被逃走了.

他很是好奇,還特意找大管家問了怎麼回事,大管家言之鑿鑿的說,他的銀子被那小子偷走了,還有人看到那小子在集市上花錢.

陳少爺覺得自己拿父親的錢只能算是拿,這少年卻是極其惡劣,居然真的偷盜.

很是義憤填膺.

結果今日發現,此人居然還在衙門立戶,而且衣著打扮十分乾淨,跟他家的奴仆都不一樣,看著像是讀書人,年紀輕輕氣度非凡,若不是有人提起,他都不敢相信這少年是自家奴仆之子,還以為是哪個讀書郎,想去結交一番.

陳少爺不想當著縣尊面前跟著奴仆之子說話,掉身份.

他一臉和煦的跟著縣尊談笑,壓根都沒有搭理阿鹿.

陳家離縣衙不遠.

大管家很快就被叫來了.

少爺的小厮也是如陳少爺一般,傲氣的很,並不說清什麼事,只是讓管家跑一趟.

大管家不敢不賣陳少爺的面子,畢竟大巴司可是最看重大少爺.

管家過來,看到少爺和縣尊談笑風生的樣子,心里松了一口氣,應該是沒啥大事.

"管家,當初可是此人偷了你的銀子?你照實說即可."陳少爺看到管家過來了,有些急不可耐的開口道,他和縣尊寒暄的都有點沒話說了,尤其是縣尊問他最近的學習如何,他雖然去游學了,可是游的多,學的少.

管家只注意了自家少爺和縣尊大人,聽到少爺的話,轉頭一看.

才看到一旁的少年.

卻是瞬間臉色刷白.

當年那被自己一腳踹出去的少年,有著一雙狼崽子一般的眼睛.

現在看自己倒是一臉平和.

但是大管家卻覺得腿腳都在顫抖.

想到這少年,臉上帶著笑容,言語親切,卻不聲不響的動手瞬間殺了四人,就當著自己的面.

管家只覺得當時,自己的發梢都被削了一大截.

差點斃命.

"少爺說笑了,鹿小哥怎麼會偷銀子,當年是我誤會了,我自己不小心掉了,後來又找回來了,倒是勞師動眾,驚擾了大家."管家不敢看自家少爺的臉,戰戰兢兢的低頭道.

陳少爺驕傲的臉瞬間僵住了.

沒有想到管家居然會這麼說.

要不是當著縣尊的面,他當時就一腳踹過去了.

這老狗居然騙人.

縣尊看著這場景,又看看那粗布少年,意味深長的笑了.

"既然是一場誤會,那就這樣吧,蘇典吏你快點把戶籍的事辦好."

轉頭又拍了拍陳家少爺的肩膀,語重心長的道:"智華,你的六語之學有些生疏了,最近可要勤加複習.入申學的推薦名額稀少,我可以給你,但是你若是考不上,就白白浪費了."

陳少爺臉紅的點頭應了.

帶著下人氣沖沖的離開.

門口那俏麗的小丫鬟,看著少爺臉色極差,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跟著一臉擔憂.

一堆辦戶籍的人,見縣尊大人居然親自出來秉公執法,紛紛又拜倒在地,口里喊著:"青天大老爺."

縣尊揮了揮手,一臉笑容,胖胖的臉上如同笑佛,很是和藹.

還把剛剛那少年的戶口本親自拿在手上看了一遍.

"好字."縣尊稱贊道.

三當家連忙開口道:"多謝大人誇獎,多謝大人秉公執法."

縣尊可不是愛秉公執法,只是戶籍的事情,事關他考評,不得不重視,若是今天讓陳家小子得逞了,接下來不知道多少人為了省下那立戶的錢,把良民當奴仆.

不過這隨手一處理,就落得一個青天大老爺的稱號,倒是讓縣尊異常舒爽.

他平日不親自處理這些瑣事,都是交給手下,他主要在自己一方地盤里讀書寫字,覺得那些瑣事還不至于讓自己投精力處置.

眼下被這一喊,陳縣尊倒是異常滿足.

"觀你字跡不凡,又熟讀律法,是個人才,我可推薦你入申學,年底你來參加考試吧."縣尊忽然開口道.

其他人聽到申學推薦,一下子眼睛都亮了.

抑制不住的小聲談論起來.

申國文人治國,讀書人地位極高.

尤其是申學的學子,進了申學,等于半條腿踏入官門.

一時間看向少年阿鹿的眼神,都目光灼灼,十分羨慕.

覺得這少年是得了天大的狗屎運,因禍得福.

"鹿小子要發達了啊!"

"我以前就說過他不一般,那容貌看著就是個能人."

"別高興太早,我看就算有名額也未必能考過……"

一時間各種議論都有.

三當家一聽到申學,就愣住了.

看向了阿鹿.

而阿鹿倒是十分淡定.

他雙手抱拳,很認真的和縣尊行了個禮,開口道: "多謝縣尊抬愛,我識字和律法,都是舍弟鹿尋教的,他的天資聰慧,學識超出我千百倍,若是有名額,我希望縣尊能把此名額給舍弟,別的不說,我敢給舍弟擔保,他一定能考進申學."

一邊說著,他把阿尋推到了自己跟前.

縣尊一愣,剛剛那陳家少爺對自己唯唯諾諾,也就是這個推薦名額的緣故.

眼下這少年說話落落大方,不卑不亢,讓他更加欣賞,可是他居然毫不猶豫的把這名額讓給別人.

他轉頭看向那個名為鹿尋的少年.

只見他,青眉黑目,朱唇白膚,耳垂仁厚,好一個相貌堂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