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立戶
g,更新快,無彈窗,!

縣城比山寨大很多.

路過了城門口的風月街,接著就到了四書街.

四書街的路口,都是一陣陣墨香.

放眼望去,一叢叢的書.

跟剛剛的面色發紅不同,少年小五看到那一排排的書店,頭都在嗡嗡響.

而三當家和阿尋都眼神透亮.

牛車都過了有一會了,三當家還頻頻回頭.

"我們還有正事,先辦完了,再來."三當家像是勸說自己一般,開口道.

阿尋乖乖的點頭:"好的."

神佑對那麼多書,興趣缺缺,不過想到下山要賣禮物回山上的.

郭先生好像喜歡看書,一會回來給買一本送他.

于是也點頭道:"好的."

小家伙一本正經的模樣,極其好玩.

不過再到下一條街,就有點抱不住了.

整整一條街都是各種好吃的,好玩的.

街口就有老漢舉著一把子紅紅的糖,陽光照耀下,漂亮極了.

小神佑哪里還記得要辦事,整個人就想跳下車.

連小五都有點咽口水了,小五很好吃,什麼都想吃.

不過他對糖的感覺一般,還是更喜歡里面第三家店賣肉餛飩的那家.

看著一個個肉混沌滾進過來,沉沉浮浮,冒著香濃的氣息,只覺得肚子咕咕的喊起來了.

還有出鍋的時候,老板那隨手抓起來一把綠蔥,輕輕的往碗里一灑,那香氣更香了.

條件好了,阿鹿進城的時候,也會到那攤子,買一些餛飩回去.

相比起來,哨隊頭領阿鹿是進城最多的.

反正還沒有吃早飯,阿鹿讓巴叔把牛車停下,幾人下去吃點東西再去衙門,時間也差不多.

巴叔去停牛車.

阿鹿給買了三根糖串,遞給小五,阿尋,神佑一人一根.

神佑拿到糖串很開心.

小五也很開心,他開心因為鹿哥說吃完糖串還能吃餛飩.

而紮著新發型的阿尋,有點擔心風吹起來,會把的頭發碰上糖串.

雖然接過鹿哥一視同仁遞過來的糖串的時候,他也很開心,嚴肅的小臉有點紅.

他咬了一口,真甜.

但是姿勢就有點講究了.

吃一口糖,撩一下頭發.

阿鹿看到了,只是裝作沒看見,嘴角卻忍不住微微上揚.

路邊本來圍著糖串的小孩就不少,看著那人一下買了三串,一臉羨慕.

小五一根糖串,囫圇的塞進嘴里,吧唧吧唧幾下就嚼光了,只剩下一根棍子.

神佑吃了最上頭的一顆,很好吃,但是沒有洛姨做的糕點好吃,只是站在路邊吃的感覺好像挺好玩的.

她把剩下的三顆,給哥哥一顆,三伯伯一顆,老巴叔一顆,干脆利落的分了.

阿鹿習慣妹妹遞過來的吃的,張嘴就接了.

停好車的老巴,笑呵呵的搓了搓手,接了過來.

三當家,接過了那顆糖球,遞給了神佑一顆小金豆子.

神佑很開心:"謝謝三伯伯."

三當家臉抽抽,說了八百遍了,是王伯伯,不是三伯伯……

那邊阿鹿已經占好了座位.

老板一副跟他熟的樣子.

每碗餛飩下的都很足,湯也滿滿的.

味道十分地道.

阿鹿要了六碗.

大家都十分認真的吃完了,神佑看著小,飯量也不小的.

就是阿尋那碗,倒了一半給小五.

攤位邊上那畫著餛飩的小旗,高高的揚著.

小旗下的每個人,都吃的臉紅撲撲的.

吃過飯,繼續啟程.

接下來沒有再耽擱,直直的到了縣城衙門.

以往冷清的縣衙,此刻卻人來人往,十分熱鬧.

都是來辦戶籍的人.

因為現在出門,一定要查戶籍,若是沒有的話,就會很麻煩,弄不好還會被當做游民抓起來.

不僅僅如此,官府還隔三差五,隨便敲門進人家里查戶口.

若是沒有,就要被罰錢.

走在路上,官差也會隨時的查.

總之,人人都急著過來辦,早些辦好,早些方便.

不過這里頭也還是有貓膩的.

有些有頭有臉的老爺少爺,自然不可能親自來辦,官府里也沒有那麼多官差挨個上門去辦,自然就有代辦的業務.

而那些偏遠的鄉村,若是有關系,也是可以代辦的.

三當家作為白骨村的村長,跟縣里的蘇典吏關系很不錯.

白骨村占了草原商道上的收費站,不僅僅是要幫忙清除沿路上的盜匪,收到的錢,還要上繳一部分給縣衙.

至于多少給縣衙,多少給蘇典吏自己,這個就不得而知.

但是自從有了收費站這條線,蘇典吏在衙門的地位一下子高了起來.

以前對主簿都要唯唯諾諾,現在卻也敢挺著腰說話了.

這次來登記戶籍,三當家也是事先和蘇典吏打好招呼,只需他到時候帶一些長相周正的人過來露個面,登記一下,村里其他人,三當家可以代為登記.

當然為此,三當家也是事先就支付好代辦費用了,一個人頭多少錢,都已經給了蘇典吏.

蘇典吏要錢雖狠,但是辦事倒算是利索,一般給錢都會給辦了.

衙門門口,天然的威嚴.

人雖多,也井然有序.

因為人多,阿鹿背著妹妹.

蘇典吏看到門口的三當家一行人,遠遠的點了點頭,卻當做不認識一樣.

不過他讓人加了一隊,一下子,就排到了他跟前.

蘇典吏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讓三當家他們坐下填寫戶籍.

旁邊還有一個專門登記的人.

你若自己識字能寫,就自己寫,若是不能自己寫,還要給一些銅板給旁邊那登記的人,讓他來寫.

一行人,三當家是書生,阿尋是小學霸,自然是不用別人代勞.

三當家主要幫村里人代辦.

老巴要跟來,他想要一個單獨的本子,雖然要多給錢,可是他早就准備了好了,他是戶主,剩下兩個人,他都給空著了.

阿鹿也有些激動的領到了一個本子.

封皮是暗紅色的牛皮的.

里頭就夾著一張紙.

薄薄的一本,很精貴的樣子.

紙張都是稀罕物,這用來辦戶籍,足見官府重視這件事.

當然辦戶籍是要收錢的.

就是這萬一被水泡了什麼的,估計還要重新來弄一次,又要再收一次錢.

所謂的一家人,都是一個姓的.

阿鹿正式的在紙張的第一行上,寫了戶主:鹿歌.

阿鹿的父母是大巴司家的奴仆,本來就沒有姓的.

他也只知道自己叫阿鹿.

他想給自己姓鹿,既然是神佑的哥哥,就叫鹿歌.

阿鹿寫完,按照年紀大小排序,把筆遞給了小五.

第二行,小五拿著筆,有些緊張,那支筆,就像是要被捏碎了一般,他慎重的寫下了"鹿五".

兩個字,寫完,一頭汗,有點懊悔,平日學習的時候不用功,不過又有點得意,還好,自己有認真的練習自己的名字,就是鹿哥的鹿字有點難寫,五字就好寫許多了.

他寫完,興奮的把筆遞給阿尋.

阿尋的字最好.

此刻卻更激動,拿著筆的手在抖.

他有姓了.

他姓鹿.

他抖抖的寫下了鹿尋兩個字,漂亮極了,他感覺這是自己寫的最好的時候.

而輪到小神佑.

小女童本來就長的精致,頭上的小揪揪異常可愛,再加上認真拿著筆的模樣,一下子把旁人的目光吸引過來了.

神佑拿著筆,還沒寫,先感歎了一句:"我的名字最難寫了,居然有三個字,筆劃還多,哥哥,可不可以改一個."

阿鹿:……

"不可以."

好吧,神佑乖乖的在第四行,寫下了"鹿神佑"這三個字.

她最近都在抄寫郭先生的字,寫的有八分像了,這字一出,旁邊的老先生倒是驚訝了一下.

名字都寫完了,阿鹿把本子交給典吏,蓋個章就成了.

這時候卻有一個譏笑聲傳來:"什麼時候奴仆之子也能立戶了?"

就見一個華袍少年跟著縣里的吳主簿,肩並肩的走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