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暗戀過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圓月從那圓盤的天空中離開的時候.

少年們和兩個先生的探險也結束了.

心中激動又激蕩.

阿尋原本准備用一個月的時間把這土搞清楚,他是很有條理很有目標的人.

做任何事都非常高效非常規矩.

可是小神佑一下子就把他計劃花一個月時間來研究的問題,解決了.

傳說中的荊土能燒制特別的器的最主要緣故就是火的熱度.

小神佑特別喜歡玩火,別人很難直觀的感覺出火的熱度,對她來說,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于是這件事,也輕而易舉的解決了.

只要照著神佑給的燒最熱的火的那種土找就可以.

好吧,一貫學霸的阿尋都有點懵.

不過他雖然是學霸,卻是那種很知道變通的人,既然有簡單的辦法,自然是用簡單的來.

回去的路上,還是阿鹿背著妹妹.

剛開始還很興奮的神佑,到了哥哥背上,一會兒就睡著了.

已經很晚了.

走出山洞,整個山寨都靜悄悄的.

漫天星辰包圍著整座山.

蟲鳴都停歇了.

只有微風,吹的草地沙沙的響.

三當家雖然表現的很沉默,但是實際上應該是很激動,他那面前用來遮半邊眉毛的那縷長發都被他嫌礙事,給紮回頭上了.

露出一張略顯得方厚的臉.

走出山洞,他長長的呼吸了一口道:"這事,不能公開,我要好好合計合計."

阿鹿看三當家的眼神,好像那天把魚刺推骨潭的模樣.

他點了點頭.

雖然阿尋聰明,小五強壯,但是三人中,真正遇事做主的還是阿鹿.

見阿鹿點頭,他們也乖乖點頭.

而國師,早在三當家眼神掃過來的時候,就想舉雙手同意了.

最壞的就是讀書人啊,身為讀書人的國師,還是很同意這一點的.

整個山寨,各種凶神惡煞的人都有,但是在這半邊眉毛的書生統治下,服服帖帖的,就可見一斑.

"等妹妹醒來,我會叮囑她的."阿鹿說了一句.

然後各自回屋.

國師和三當家一路,阿鹿他們回草原那邊的小木屋.

一路上,國師略微有點緊張.

說實話,他雖然貴為國師,可是從小就被送進宮,除了見皇上,其他任何人他都不需要寒暄,高高在上的即可.

可是現在,他落在了一個山寨土匪窩里,走在了一個土匪頭子身邊,雖然這個土匪頭子,總說自己是個先生.

國師觀其學問,感覺上來,應該是很有學問的一個人,就跟朝里的那些文官差不多,假模假樣的樣子都很像.

這種人,就是他當國師的時候,都不太願意得罪的.

莫得罪小人和文官.

前者陰險,後者不僅陰險還討厭.

"先生可有過紅顏知己?"

一個恭敬的聲音響起.

把國師嚇一跳.

他腦子里預想了千百個話題,卻沒有想到,是這個問題.

月下,和一個中年男子聊紅顏知己,是國師這輩子遇到的最大難題.

他雖然風度翩翩,但是他一輩子都是單身狗啊.

可是他不能這麼說,正常的老先生,怎麼可能沒有紅顏知己,尤其是讀書人,紅顏知己不說遍地,兩三個妝點門面總是要有的.

"咳咳,老夫年少輕狂時,有過一知己."國師絞盡腦汁的回憶道.

今晚有些興奮的三當家,月下,獨自面對一個讀書人,難得的文氣散發出來,把內心深處的問題,給說了出來.

"有紅顏知己是的感覺是如何的?"

"你先說說你的感覺是如何?"國師含糊的道.

"額……很歡喜,會在見她之前,花很久時間准備,會想說很多很多的話,見到了,又一句都說不出口,等到離開,又萬分懊惱.會因為她的一個笑容失神,會因為她的一句話心跳加快,直到失去她,也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麼,就覺得心老了."

國師聽著這番話,他腦海里蹦出來一個人,居然是梧桐樹下微笑的皇後.

很模糊的模樣.

然後越來越清晰.

那是一張十分大氣的臉,很端莊,眉毛不是傳統的細眉,像個男子一般,很黑很濃密.

眼睛也是很平直的,在粗眉毛襯托下,有點細小了.

但是眼瞳很黑.

皮膚很白.

臉上最好看的是嘴唇.

嘴唇很窄,略厚.

嘴唇下還有一顆痣.

笑起來的時候,那顆痣的緣故,很是溫柔.

他進宮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孩,他也只是個少年.

因為他師傅給她面相,說她面容貴不可言,可為後.

所以那時候的他很好奇,很仔細的看了她的面容.

眉毛,嘴唇,鼻子,痣,都看的很清楚.

只要有機會,就會認真的看.

當做一門學問來看.

後來,她真的進宮了.

他已經是國師,她是皇後.

他不敢盯著她的容顏看.

就是立後那一天,戴上鳳冠的她,真的很美,很貼切.

後來她懷孕了.

更美了.

也更容易哀愁了.

從來都是笑的筆直筆直的她,笑容里有點哀傷.

後來,就有人勸諫了皇上.

也有了神女的傳說.

她的笑容又明亮了.

國師一直都在背後,在角落.

再後來,國師沒有敢再想,記憶嘎然而止,他的面容不僅僅是哀傷,而是驚恐驚慌,他做了什麼?

國師身體一個釀蹌!

到了.

他走到了自己現在住的小屋的門口.

剛剛三當家說完話,他和三當家一路無言的,各自沉浸在各自的世界里,走了過來.

這一路,這兩個讀書人,似乎有了默契.

三當家拍了拍國師的肩膀,開口道:"失去就是過去了,珍惜眼前吧."

國師愣了愣.

沒人拍過他的肩膀.

他的師父都沒有拍過.

他認真的看了一眼面前的男子的臉.

"你沒有紅顏的命,她不是你的良人,你及早放棄吧."

國師准備推門進屋,看著轉身離去的三當家,忽然開口喊道.

三當家的腳步頓了頓.

月光下.

他搖了搖頭.

"我不信命,我少時,算命的說有朝一日,我必將金榜題名,權傾朝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如今,我只是一個村野先生.十年,寒窗苦讀.十年,落草寇,父死母亡族滅.我不信命的."

三當家快步的離開.

背影有些蕭瑟癲狂.

國師站在門口,風吹的他整個人打了個哆嗦.

他抬頭望了望天.

這里比皇宮的觀星台看的更清楚.

漫天繁星,各自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