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神秘的黑土
g,更新快,無彈窗,!

被抓去重新梳洗一遍的小神佑,再出來,就水靈靈的,像跟水蔥.

頭上的揪揪也沒有了,散落開來,被洛娘子拿著一條布,用力的擦.

擦的她整個人都在搖晃.

小家伙臉都皺起來.

"洛姨,已經干了,不要再擦,再擦頭都要掉了……"

懵逼的國師坐在梧桐樹下的椅子上,聽到這句話,還是忍不住笑了.

好吧.

他很震驚.

給他治腿的胡大夫,醫術很高明.

在宮里呆過的國師,還是能感受到的.

宮里要是有人腿斷了,不躺個半年都別想起來.

可是自己,這不到一個月,已經能走了,只是使不上勁,用不了大力,跟尋常差不多.

他本來就是不太多走路的人.

也是到了這里,反而走的多了,腿腳甚至感覺比以前更靈便了.

而洛娘子沒有對自己撒謊.

就如同小家伙說的,看人說沒說真話,國師也能感覺出來,不過不是通過表情判斷,算是他們重家人的特殊能力吧.

只是能力高低不同.

他不算是厲害的,若是真厲害,也不會被小昭後和小公主陷害.

不過也正因為他不厲害,所以他算是長壽的.

重家人的壽數和這種特殊能力是成反比的.

活不過及笄的孩子,此刻壯的像小牛犢一般,搖頭晃腦的掙紮著.

頭上的水珠被她搖晃出來.

陽光下,散發著七彩的光芒.

鞋子都被重新換過,此刻腳上穿著一雙小木屐,粉紅的小腳趾露出來,活潑的在木屐上亂動.

國師愣愣的看著她.

臉上滿滿的笑容,讓任何人看了,都會開懷.

好像世間沒有傷心事,只想跟著笑.

國師臉上也跟著笑了,笑的皺紋滿滿,只是那一雙灼灼的眼睛,擠出了一滴淚花.

他不是傷那個孩子,他哀傷他自己.

總是感同身受,更能落淚.

其實小昭後不用賣力追殺他,他也活不久,所以那般怕麻煩的他,才會早早物色了弟子.

國師選定繼任者之後,就去云游了.

所謂的云游,只是給自己找了一個墓地,躺下而已.

這個過程,想起來就冰冷.

更別說經曆了.

"又胡說,頭怎麼會掉,再讓我知道你又偷看那些亂七八糟的雜書,我就不讓你吃飯."洛無量黑著臉恐嚇道.

小神佑一點都不怕,笑嘻嘻的回嘴道:"不吃飯飯,面條,饃饃都好吃."

被洛娘子捏了一把肥臉蛋.

國師被邀請一起食用晚飯,他還有點尷尬,覺得不能單獨在女眷這里用飯.

小神佑脾氣來的快去的更快,現在已經完全忘記了先生吼她的事情了,笑嘻嘻的湊到先生耳邊道:"姨姨這里有好吃的,有胖胖的魚,超級好吃,一會哥哥們回來,一起吃."

到了傍晚的時候,一群少年郎就回來了.

連平日安靜的阿尋,臉色都有些紅潤.

很是喜悅的樣子.

三當家今天也是一早就下山了,這會子一塊回來,厚著臉皮賴著要一塊在洛娘子這里用飯.

國師看到幾個一身土的少年郎爭搶著在後院洗澡.

年輕的年輕,好看的好看,強壯的強壯,很是羨慕.

少年火氣大,涼水直接往身上沖,也不會病.

最後一縷夕陽,照著幾個少年赤膊的身體,真是年輕的過分.

小五速度最快,嘩啦啦一沖就好了.

穿衣服也極快,隨便往身上一套就好了.

其次是阿鹿,阿鹿很利索,洗漱完,穿好衣服,整理了一下頭發,就好了.

而最慢的是阿尋.

他稍微有點怕涼,慢吞吞的洗完,連指甲縫都要洗一遍,然後梳直頭發,穿好衣服,腰帶上的結要打六下.

鞋子上的線繩也是如此,也要系六下.

全部收拾完,很是一絲不苟.

受了驚嚇的國師,早就回去洗漱了,也換了一身袍子過來.

雖然山上給他的袍子就是普通的棉布袍子,連絲都不是,可是他一張臉天生是很寬厚,看著就很有氣度,尤其那一頭長發,也是很服帖滋潤.

國師過來,坐上桌,小五就迫不及待的也跟上桌了.

小五臉圓,兩條眉毛濃黑筆直,看著就是很莽又很實誠的人.

阿鹿下巴尖,嘴唇也薄,一雙眼睛,還是桃花眼,細長的,笑起來讓人心生好感,換了一身袍子,頭發濕漉漉的沒有紮,就散落開來,比平時多了更多的風流.

他應該其實是不愛笑的,臉上沒有酒窩,笑起來有點假.

只有看到妹妹的時候,才會真笑.

眉眼都眯起來,放松極了.

而阿尋最後出來,頭發都擦干了,頭發也紮好了,不像國師那樣,前頭梳起來,後頭散落,他把全部頭發都梳起來了.頭頂上紮了一個規規矩矩的钜,洗過澡,臉色白里透著紅潤,一雙眼睛又黑又沉靜,眉毛乾淨,嘴唇不厚不薄,一切都剛剛好,就是一對耳朵,有點大.

耳垂很厚,肉肉的.

像是是端莊的小佛.

三個精彩的少年坐一塊,卻都不比那個頭上紮小揪揪的小孩好看.

阿鹿幫妹妹紮好頭發,就放開她.

小五遞給她一把糖.

阿尋幫她整理了衣角.

院子里,熱鬧的很.

三當家也來了,一襲白衣飄飄,踏步過來的鞋子居然都是新的,渾身透著嶄新的氣息,就是他為了遮住那少掉的半邊眉毛,故意留下來的那一縷頭發有些怪.

洛娘子沒有換衣裳,還是如平常一般.

三當家看到洛娘子之後,就害羞的坐在角落,剛剛的高談闊論都銷聲匿跡,比小神佑還規矩.

晚飯很豐盛.

真的有魚.

魚雖然放在小神佑面前,卻不是她自己夾著吃,而是阿鹿夾過來,去掉刺,再夾給她.

她乖乖的等著就行.

小五也吃的很粗狂,不過夾菜的時候,會記得給阿尋和妹妹都夾一筷子.

阿尋吃的優雅,速度也不慢.

"今天大家都這麼開心,遇到什麼好事情了?"洛娘子問道.

少年們看向三當家.

三當家咳嗽了一聲,聲音還是有些顫抖的道:"你知道荊器嗎?"

洛娘子給了他一個白眼,誰不知道.

"說重點!"

得到眼神關注(白眼一枚)的三當家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阿鹿看了看坐在桌子跟前的郭先生……

洛娘子道:"先生是自己人."

國師:……我不想當自己人可以不?

"我們發現了一箱荊國燒制荊器的那種特殊的土,阿尋去確認過,是真的,應該能賣出大價錢."阿鹿條理清晰的道.

洛娘子也一臉驚訝,傳說中燒制荊器的土,價比黃金.

三當家終于從白眼殺中恢複過來,一臉笑意的道:"是小五發現的,他看到有個商隊舉止怪異,扣押了這箱東西."

他們當初定收費站的時候,就明確定制了各種物品的抽水,像荊土這樣的絕對是要抽很多的,對方居然隱瞞,所以被扣押了.

"確實是荊土,不過恐怕後續麻煩."阿尋也補充道.

被表揚的小五十分激動,虎虎的迫不及待,就從院子角落他們搬來的箱子里,小心的挖出了一勺子土,放到了桌面上.

黑乎乎的土,大家都像是看金燦燦的黃金一般.

呼吸都輕了.

國師也眉毛高挑,很是好奇.

這時候就見小神佑爬到椅子上,把她的蛇皮包包放到了桌子上,翻個個往外倒.

倒出了一堆土,跟旁邊那堆黑土一模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