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沐休日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菜湯有點咸了."國師喝了一口,砸吧著嘴道.

小神佑用她的小湯勺舀了一勺,喝了一口,感受了一下,然後認真的搖了搖頭.

國師就見她頭上的小揪揪認真的晃動,很是可愛.

"先生,不咸的,剛剛好.哥哥說,我們山上都是干活的人,所以要吃咸一點,一定是先生干活太少,太閑了,所以覺得湯很咸."

國師:……

每天都要和你這個小混蛋斗智斗勇,哪里閑了,自己都快忙死了.

不過想到現在的生活,國師是有點唏噓.

以前一碗碗燕窩人參隨口喝,他都沒有嘗的出來什麼味道,現在對著一碗野菜湯居然認真品嘗,還在這里考慮咸淡.

拿著一個白饃饃把咸味壓下去.

好吧,這種感覺不賴.

國師發現,自己作為重家人一向體弱的身軀,在這山上似乎沒問題了.

以前走幾步就喘,現在能追著這小混蛋跑半天.

國師現在還挺喜歡和小混蛋一塊吃飯的,發現和她一起吃飯的時候,特別有食欲.

她吃什麼都很香,就是野菜湯,也會一絲不苟的喝下去.

很認真.

不會隨意的剩菜.

國師打聽了,以前她哥哥阿鹿剛剛帶她上山的時候,很苦,兩人一天的伙食就是一個黑饃饃.

小家伙也乖乖的吃了.

"先生,今天不用上學,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玩,我上次讓小玉帶我飛高高,摔下來有點疼,不過今天,我弄了一把更大的傘,一定不疼了,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來?"小神佑吃飽了,仰頭問先生.

國師:……

再大的傘我都不去,從天上掉下來,這是什麼愛好,只有鳥的幼崽才會不停的想從天上往下掉,練習飛翔,你一個小女娃,玩這個是鬧哪樣……

"不去,先生我的腿還沒有好利索,不能去陪你玩這個."國師一臉嚴肅的道.

小神佑坐著思考了一下,又道:"那先生想不想跟我一起下山玩?山下可好玩了,有好多奇怪的人,還有好多好吃的東西."

國師聽到山下,更是一哆嗦.

每日他會假裝閑聊打聽消息,得知山下來找自己的人居然還在.

已經開始明確說找一個大胡子白頭發的老頭了.

還好自己機智,把胡子剪了.

至于白頭發,國師覺得最近自己頭發好像都變黑了一點,雖然頓頓粗茶淡飯,卻挺精神的.

堅決不去.

"今天雖然是沐休,我給你布置的作業做完了嗎?明日可是要檢查的."國師不想下山,嚴肅臉的問道.

小神佑乖乖點頭:"做完了,為了今天能安心的玩,我昨天晚上寫作業寫的蠟燭都快滅了,我哥哥還說先生太狠了,布置作業太多了,想找先生談談心."

國師:……

"你剛剛開始學,不懂的還很多,所以給你布置多一些作業,是讓你今天做的,你若是放到今天做,就不會很累了."

國師不想跟那個少年談心,不知道為何,那個少年看著也清清秀秀的,比那個拿鐵球的小胖子看著溫和多了,可是國師就是覺得不自在.

除了那個少年,對山里的自稱王先生的三當家,國師也覺得很不自在.

王先生也是斯斯文文的,就是眉毛少了一半,有點怪,可是國師也不是很喜歡他.

說起來,山里,最讓他放心的反而是這個小混蛋,跟她在一塊的時候,特別安心.

"可是今天是沐休日啊,今天要是還做作業,那不是違背了沐休日的意義."小神游仰著頭不解的問道.

國師:……跟你沒法說.

"你去玩吧,今天沐休日,先生不想見你了,沐休日還要教你,違背了沐休日的意義."國師好半天才反駁道,看著小家伙被自己反駁懵的樣子,國師終于得意了一回.

好吧,聽到先生不想跟自己玩,小神佑就自己出去了.

沐休日,哥哥和五哥一早就下山了,阿尋哥哥今天也下山了,說要去收費站看看.

洛姨姨倒是在山上,可是現在小神佑甯願去陪老先生,都不願意跟洛姨姨在一起,因為洛姨總是糾正她各種禮儀姿態,很辛苦的.

每天她早上在先生這邊上學識字,下午要去洛姨那邊學習.

沐休日是不用學習的.

小神佑准備去找老巴叔玩.

國師在屋子里,准備安心看看書.

可是抬頭看窗外,那人單影只的小家伙的背影,莫名的覺得好像有點孤單,自己這樣拒絕小家伙好像有點不對的感覺.

可是想到小混蛋想玩的什麼飛高高,國師打了一個抖,還是繼續看書吧.

山里各種雜書都有,也不知道行商的人走這條路,怎麼會帶這麼多亂七八糟的書去荊國.

三大國當中,荊國最窮苦,荊國大半都是荒蕪之地,人口稀少,野蠻好斗,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器,據說荊國有一種黑土很好,可以燒出堅固的荊器.

可是行商的人用書去換器?

國師想想,總覺得哪里不對,又說不上來.

反正就是山里書真的很多,國師自謂讀過世間的書了,因為申國擁有世間最大的書館.

可是在這山上,國師居然還看到了許多以前從未看過的書.

這本講藥學的書很有趣,能用山中各種草都入藥,有毒沒毒的都能有用處,國師想安心看一看.

翻開一頁,就看到一個介紹蘭草的,一株蘭草,寥寥數筆,畫的十分生動.

國師一看,就感覺像小混蛋頭上的那撮小揪揪.

越看越像.

哎!

國師合上了書,推門出去.

外頭,陽光明媚.

小神佑看到先生出來了,一臉驚喜.

"先生是要陪我去玩嗎?"

國師尷尬的點了點頭.

又道:"不上天."

小神佑重重的點頭.

"好嘞,不飛高高,先生,我帶你去騎馬,騎馬也很好玩,像飛一樣的."

國師又聽到飛字,很想轉身回屋.

可是他的手,被小混蛋的小手自然的伸過來,緊緊的抓住了.

國師只覺得手心都要出汗了.

他只記得他很小的時候,第一次進宮,很害怕,想牽師父的手,師父甩開了.

後來他有了弟子,弟子雖然小,但是從來沒有伸手牽他.

可是現在,這小混蛋的小胖手,熱乎乎的,很用力的牽著自己.

國師有些尷尬的被牽著,一起走.

今天山里人似乎特別少.

一路都沒有什麼人.

小神佑牽著先生的手,走的蹦蹦跳跳的.

國師覺得那難以忍受的骨道,似乎都變得輕快好走起來.

"先生,你見過公主嗎?山下的人說公主很厲害很厲害,什麼都會,公主很漂亮很漂亮,是神女轉世變的,神女是什麼?"骨道上,稚嫩的聲音,一句一句的蹦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