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算學
g,更新快,無彈窗,!

"咚咚咚!"

國師把手里的木頭,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三下.

沉重的實木,敲著沉重的書桌,發出了更沉重的聲響.

小神佑轉了一個頭,繼續睡.

似乎感覺到腦袋下面有點濕潤,又把腦袋往外移動了一點.

而小五壓根就沒有聽到,依舊睡的香甜.

國師氣的吹胡子瞪眼……不對,他現在的長胡子都沒有了,為了逃避追殺,他狠狠心把那一大把漂亮的胡子都給剃了.

在山寨上修養這麼久了,也就才長出一點點.

這麼一點點,吹也吹不起來,瞪眼也沒有用,睡覺的兩家伙,根本不搭理自己.

而那個打虎少年,雖然沒有睡覺,也沒有吵鬧,可是也壓根沒有聽自己講,好好的椅子不坐,他一直紮著馬步,就那樣像是坐著一樣,面前放著一本書,跟自己講的國學,一點關系都沒有.

可是自己想瞪他的時候,他居然提前一步知道一般,先抬頭看過來了,這少年的一雙眼睛很冷,看的國師忍不住一哆嗦.

自己居然被一個十幾歲的小屁孩給瞪的害怕,國師覺得很沒面子.

忍無可忍,他清了清嗓子,喊了一句:"休息."

一下子,屋子里像是活過來一般.

小神佑抬起頭來,一下子就眼神清明,一副壓根沒有睡過的模樣.

而那個打虎少年,終于把他那端起來的屁股坐回了椅子上,開始整理桌面的書本.

帶著雙球的小黑胖,居然還沒有醒!!

小五認真的記著筆記,剛剛最後一個階段,先生說的很快,他都沒有來得及記下來.

先生講的很隨性,但是內容特別好,每每聽到,他都有眼前一亮的感覺.

就是不容易記錄.

睡飽了的小神佑,有點渴.

她從自己的小蛇皮包里掏出一個小罐子,里面有洛姨給她准備的喝的涼茶.

天熱了,她又不愛吃菜,肉吃多,容易上火.

小神佑倒出來准備自己喝的,不過想到洛姨說開始上學要尊敬先生.

"先生,給你喝水水."小神佑把自己的小木碗裝著水遞給了國師.

國師的確喉嚨渴的冒煙了.

他們這一行講究話少,動作可以豐富,言語一定要謹慎.

他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說過這麼多話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話嘮潛質,一個人也可以說這麼久.

雖然看著小混蛋那濕掉一半的小本子很礙眼,不過國師還是接過了這一小碗的水.

一口喝掉了.

有點微苦,後味卻非常甘甜.

喝完覺得喉嚨整個都舒暢了.

阿鹿站起來,恭敬的說了一聲:"先生,我還要去干活,今天就聽到這里了,謝謝先生."

然後把小五給拖起來.

看到瘦高的少年拖起那個黑胖子,國師的臉抽了抽.

"可以走了嗎?"小五一臉茫然的看著屋子里的人.

阿尋頭都沒抬,揮了揮手.

國師看著那兩顆沉重的鐵球,臉抖抖的點頭.

于是這黑胖一下子生龍活虎,提起身邊的鐵鏈就出去了,鐵鏈後頭綴著那兩個鐵球,"哐當哐當"的響.

國師在屋子里都能聽到他的大嗓門傳來.

"鹿哥,剛剛先生教了什麼啊,我一個字都沒有聽,這先生說話有神力,他一開口我就困,眼皮都睜不開,睡的可香可香了……"

小神佑一臉項目的看著窗外,真想能和哥哥們一塊下山去玩啊.

國師本來很氣的,可是看著那小混蛋一臉羨慕的模樣,就莫名很開心.

而且那兩個少年一走,國師一下子覺得神清氣爽,回到主場了,氣壓都沒有那麼低了.

休息了一陣.

國師繼續講課.

這節課,著重是給小神佑講的.

國師教的是識字.

本來以為這小混蛋這麼皮,應該很難教,沒有想到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這樣.

他講過的字,小混蛋居然看一眼就記下來了.

讓她讀的時候,一字都不錯.

國師越教越有勁.

可是同時也越生氣.

這小混蛋,一邊學,還一邊有空給自己喂點零食,喂點茶水,還同時轉到後頭,給她哥哥喂點吃的,搗亂一下.

就這樣,她還能把他教的東西,一字不落的記下來.

國師是又氣有愛.

還好沒有了長胡子,不然要把自己的胡子揪掉了一大把.

"把剛剛我教的字都抄五遍."國師怒道.

小神佑倒是乖乖聽話,端坐著開始抄寫.

國師瞅了幾回,見她居然真的在寫字,也沒有扭來扭去,亂動,還挺不適應的.

這小混蛋安靜下來的時候,真的還挺好看的,臉頰肉肉的,眼毛很長,像把小刷子,蓋在上頭.

拿筆的姿勢,自己教她一遍,她就記住了,十分正確.

一筆一劃,寫的很認真.

可以看到她是剛剛開始練習寫,一開始筆畫輕重掌握不住,一筆下去,墨跡就染開了.

每當這時候,都能看到她頭上那個開花的小揪揪著急的晃動.

國師故意站在她身邊盯著看.

想著這小混蛋,性子那麼跳脫,一定寫一會就亂寫.

沒有想到,她越寫越認真.

頭上的小揪揪也沒有再搖擺了.

筆畫寫的越來越好.

國師是把自己的字丟給她抄的.

國師的字非常值錢.

申學里面收藏他的原版手寫著作,都是不輕易給人看的.

也有很多學生專門模仿他的字.

他眼看著小家伙寫的越來越得心應手不說,也越來越像自己的字,她一個小家伙,要不是親眼看著,國師根本不相信她是初學,她居然能寫的和自己的字六七分像.

國師站了很久,發現小混蛋,始終在認真的寫.

他都站累了.

走到後頭,看另一個學生在干啥.

阿尋自然不用再學識字了,不過他的事情非常多,山寨的賬務都是他管的.

所以妹妹識字的時候,他就在後頭整理賬務.

國師看著密密麻麻的數字,好奇的翻了一下,才發現,整個山上的迎來送往,甚至吃飯,都在他記錄下,他對數簡直太厲害了,幾乎是不用停頓的,就能算出結果,像是抄寫一般.

這樣的問題,普通人至少要半個時辰才算出來,他卻是直接寫出來的.

國師內心中驚起驚濤駭浪,他們重家的學問,最重要的就是數.

有的人天生對數敏感,有的人雖然學問有,可是對數卻是一竅不通.

當初他選弟子的時候,就是考數.

"山寨七十二人干活,一共收入九兩紋銀,平分的話,每人能分到多少?"國師忽然開口問道.

阿尋低著頭正記賬呢,需要專心的看著數字,頭也沒有抬的道:"若是官銀,每人可得62個半銅板,若是私銀,每人可得整50個."

國師用手在桌子上比劃了一會,才把這個結果算出來,居然一絲不錯.

從窗子里透進來的光,一點點的往外移.

少年繼續對賬,後背瘦削挺拔,耳朵很大.

少年前頭,那一動不動的小揪揪,像朵花.

這一刻,國師忽然覺得很安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