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委屈的國師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

有鳥叫聲.

國師睜開眼,看到屋頂漏下來的光.

居然已經天亮了.

他躺著不想起來.

從小到老,他都沒有賴過床.

可是今天,他真的不想起來.

想到今天開始,自己就是山寨里的先生了.

他堂堂的一個大國國師居然輪到山寨里給人當啟蒙先生,想起來就憋屈.

想到以前,申學校長三次到自己跟前,一次冒著驕陽,一次冒著大雨,一次冒著大雪,請求自己到申學授課,都被自己無情的拒絕了.

現在回過頭一想,那家伙也不是好人,那麼多好天氣的時候,非得選擇烈日,暴雨,大雪的時候,每次被自己拒絕回去就生病了.

……

"咚咚咚"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郭先生,不能睡覺覺了,快起來,我都起來了."幼稚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國師真的想以頭戕地.

那個小家伙每天都渾身是勁,有用不完的力氣的感覺,活潑的要死.

想到昨天看到她真的拿著一把傘,就被一只鳥從天上丟下來,他簡直要嚇死了.

還好後來洛娘子出現了,把小家伙揪著打了一頓,自己也避免了被抓到天上的悲慘命運.

話說那只大鳥是吡鷹吧,這小小的山寨里為何會有一只號稱神鳥的人面吡鷹.

想想連申國皇宮里都只有一只毛發稀疏的孔雀,也就糊弄那些沒見識的貴婦夫人,國師卻是知道孔雀只是一種南瘴炎熱之地長的好看的觀賞鳥,跟鳳凰一點關系都沒有.

不過作為國師,他也是知道什麼時候該保持緘默的.

大概是太知道了,所以落得今天的地步.

聽著外頭的敲門聲,國師郁悶的爬起來.

沒有宮女徒弟給他收拾,他只能自己起床穿衣,洗臉.

順便自己開門,把那小家伙放進來,自己要是不開門,還不知道這小家伙會扯著嗓子喊多久,那樣大概整個山寨的人都會知道自己這個先生在偷懶.

繼撒謊精的稱號後,國師不想再多一個賴床精的稱號/(ㄒoㄒ)/~~.

打開門,外頭陽光明媚,穿著小裙子的小家伙,提著一個食盒,一臉笑容的揚著頭看著自己.

看到那冒著熱氣的食盒,國師心中又有一瞬間的溫暖,還算是靠譜,至少知道給自己送吃的.

他的臉色緩和下來,聽到小家伙稚氣的聲音道:"郭先生,洛姨讓我來陪你一塊吃早點."

他咳嗽了一聲,算是默認了.

看到小家伙提著一個大食盒,那食盒有她小半截腿高了,山里的人心真大,喊這樣一個小家伙提東西,真的沒問題麼?

小家伙偏偏走的很穩,一步一步的.

國師看了,忍不住伸手,想摸摸那小家伙頭上的小揪揪.

小家伙頭發不長,只有一個朝天小辮.

走路的時候,即使再穩,那小辮子也會搖晃.

想到小公主可是一頭長發,梳的認真莊重,上頭還有各種珠寶發飾,眼前這小家伙居然只有一頭亂糟糟的短發,真是……

國師是個想的永遠比做的多的人.

他想伸手半天,也沒有伸出去.

小神佑已經把食盒提到了桌子上,打開食盒,開始擺餐點了.

先掏出了兩套餐具.

一大一小.

小盤子小筷子小勺子小碗,放自己面前.

大盤子長筷子大勺大碗,放到了旁邊.

然後取食物.

在一邊洗漱的國師瞟了一眼小家伙,發現小家伙專注干活的時候,那張小臉的側面,睫毛特別長,特別認真嚴肅,可是臉頰又肥肥噠.

然後看她從食盒里拿出了一盤子金黃色的小酥肉,放到了她自己面前.

然後又從食盒里拿出了一盤子肘子,放到了她自己面前.

然後又從食盒里拿出了一盤子油炸的肉球,放到了她自己面前.

然後又從食盒里拿出了一盤子碧綠的小青菜,放到了大盤子跟前.

國師:……

看著小家伙一臉專注嚴肅的擺好餐點,她的小盤子面前擺滿了淋漓滿目的各種肉肉和米飯.

而那個給自己准備的大盤子面前只有兩碟子綠菜,和一碗白粥.

說好的尊師重道呢!

國師洗漱完,坐下之後,簡直是要氣死了.

而小神佑,姿勢標准的拿著筷子,准備開吃了.

最近,洛姨開始管她吃飯了,包括拿筷子姿勢,坐姿什麼的,所以她開吃前,還是看了看郭先生.

洛姨說,要先生先動筷子才行.

國師看著小家伙那單純的大眼睛,怒道:"為何先生面前只有素菜和白粥."

"哦,大夫說先生年紀大了,早上不宜吃油膩的啊."

國師:……

我不能吃油膩的,你拿這麼多油膩的東西過來陪著我吃……

他在皇宮里的時候,好像早上確實是吃的很清淡的.

可是現在看著小家伙吃的一臉滿足,一粒焦香的排骨進去,一塊骨頭吐出來.

小家伙的嘴都吃的油滋滋的.

那塊米糕太大了,沾了一點醬到她臉上,她都沒有察覺.

國師很生氣,憤恨的把自己面前的東西居然全都吃完了,還越吃越餓.

小神佑飯量從來都不小.

進食速度也非常快,幾乎是同時,好幾盤子全都吃完了.

然後拿著絹布優雅的把臉一抹,臉上的醬汁和飯粒就都抹掉了,一臉優雅的坐在椅子上,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果子,咔擦咔擦的開始吃起來.

這時候又有敲門聲.

敲了兩下,就推門直接進來了.

是一個容貌勉強還算秀麗,衣著乾淨的婢女.

"郭先生,我家娘子讓我來給您收拾屋子,您有啥需要的都可以跟我說."

婢女說話很客氣.

國師本來脾氣是很好的,就是對上小家伙總是很容易生氣,這會子看到這婢女,倒也不好發脾氣,只是點了點頭.

就聽到小家伙奶聲奶氣的道:"小桃姐姐,我和先生都吃完飯了,你是來接我的嗎?"

小桃對小家伙,臉上卻不是那種客氣的姿態,一下子笑起來了,溫柔的不得了.

"呀,小佑真厲害,吃了這麼多東西啊."

"是的呢,先生很厲害,很能吃,吃的特別快,我要快快吃才能趕得上,都有點累了,所以我吃個果子,休息一下."小神佑坐在椅子上,甩著兩條腿,笑眯眯的道.

國師:真的好想哭,自己只吃兩盤青菜一碗白粥,你個小混蛋要吃四五盤的肉和三盤的糕點,一碗粥,你居然吃的和我一樣快……

婢女小桃伸手揉了揉小神佑的腦袋,把她的小辮子都壓了下來,松手後,小辮子又彈了起來.

轉頭對著國師,一臉有些為難的道:"郭先生胃口好是好事,但是大夫說您大病初愈,還是要節制一些的."

國師:我說我就喝了一碗粥吃了兩盤子青菜,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