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輩子欠你的
g,更新快,無彈窗,!

木屋.

破舊的木屋.

牆上有苔蘚.

屋頂有光,因為漏了.

國師重芳躺在一個門板做成的床上.

他的腿被重新夾上了板子.

原本還心里對那小女童有些膈應,可是沒有想到大夫過來的時候,居然說,好在腿重新摔斷了,不然按之前那樣長,會長歪了,以後走路就跛了.

順便說一句,國師其實長的很好看.

他們重家人,長的都好看.

國師雖然上了年紀,梳洗乾淨了,此刻也是一個溫文爾雅好看的先生.

他完全不能接受自己會跛腳.

所以,內心對女童稍微消氣了一點.

可是他躺在床上,心中還是氣悶.

他是堂堂國師,申國里最智慧的學者,第一次撒謊就被揭穿.

這種借口,閑書上不都是這麼說的麼.

雖然書里一般是少年,少女,這樣說,可是一般都是愉快的被人接納.

輪到自己這里,才開口,就被揭穿.

好吧,關鍵不是被揭穿,而是自己這是進了一個賊窩.

國師聽到有動靜.

他閉上了眼,假裝還在睡覺.

門被推開.

有一股甜甜的香氣,國師知道肯定是那女童來了.

果然,就聽到她稚嫩的聲音.

"哥哥,這就是我找的先生,看起來是不是很有學問,我厲害吧!"

國師只覺得臉抽抽,什麼叫看起來很有學問……

"阿佑在哪遇上這人的?"阿鹿開口問道.

"在水邊撿的,洛姨都說他是很有學問的人,隨口就會騙人,可厲害了."小神佑認真的道.

國師裝睡的臉都漲紅了.

什麼叫做隨口就會騙人,哪里厲害了,一開口就被你們揭穿了……/(ㄒoㄒ)/~~

阿鹿看了一眼,知道這老頭裝睡.

果然是很會騙人.

有學問的人都會騙人,就像三當家.

阿鹿看了一眼抱著妹妹出去了,妹妹是需要一個先生,自己這些人都舍不得管教妹妹,妹妹一撒嬌,就投降了.

至于會騙人,阿鹿覺得沒事,文化人都是這樣,反正在山寨里,這老頭自己也跑不出去.

國師欲哭無淚.

聽到關門聲,好一會了他睜開了眼睛.

結果睜眼就見眼前女童笑嘻嘻的臉.

"哈哈,就知道你裝睡,我假裝出去了,你就睜開眼了,我有肉干呢,你要不要."小神佑又掏出了一塊肉干,遞給國師.

"吃肉肉,會好的快."

國師想揍人,可是小家伙撕開肉干就直接往他嘴里塞了.

還是挺好吃的.

他忍不住嚼了起來.

就見一個少年郎,端著一碗湯進來了.

少年容貌俊美,不比自己的小徒弟差,只是個子要比自己的小徒弟矮一些.

皮膚還更白.

自己的小徒弟已經很白皙,可是眼前這少年更白上幾分.

少年擺上了一碗碧綠的菜湯,旁邊放著三個潔白的饃饃,又軟又香,冒著熱氣.

正在吃肉干的重芳尷尬的把肉干吞進去.

把手里的肉干收起來.

"先生,我給你送飯來了."阿尋擺上了筷子,湯匙,然後把小神佑拖到了一邊,規矩的站著.

國師又有種回到了皇宮中,面對自己那小徒弟的感覺一樣.

可是看著那破桌子,破碗.

自己還在賊窩里.

他歎了一口氣,光棍的坐起來,大口的吃饃饃,大口喝湯.

從來不知道白饃居然這麼好吃,菜湯居然這樣香.

幾乎是一瞬間,那碗湯和饃饃都進了他的肚子.

有點清淡,他又想起來肉干的味道了.

"嗝!"國師打了個嗝.

有點自暴自棄的問對面的少年:"別人都取笑我,為何你對我這般恭敬?"

阿尋微笑道:"您的手背很光滑,您的手掌上有很多的繭,您的臉很光滑,你的額頭有皺紋.先生應該是個養尊處優,專心做學問的人,您的學問很好,而我們缺一個先生,所以我對您恭敬."

國師一臉複雜的看著面前的少年,很聰慧,近智于妖.

小公主也很聰慧,有著這個年紀不同的聰慧,國師覺得小公主內心像是住著一個年長的人一般,有時候又覺得她本人並不是特別聰明,很矛盾的感覺.

可是面前的少年,是真的聰明.

國師恢複的很好.

很快他就能走了,山上的人果然對他很尊敬,因為三當家對他很尊敬,洛娘子也對他很尊敬.

都喊他郭先生.

就因為他介紹自己的時候,差點不慎說了國師,又改口說姓郭.

大家都心照不宣.

都知道,村里有個學問很好,但是很愛撒謊的老先生.

國師:……

好吧,全村的人都對他很尊敬.

除了那個小女童.

國師覺得自己好像是上輩子欠她的.

這個小女娃就是惡魔,專門用來折騰他的.

一會丟過來一條蛇,嚇的他剛接好的斷腿差點又斷了.

一會給他菜里加麻油草,讓他吃的嘴麻的半天開不了口.

要不然他睡覺的地方,醒來發現漏水了,被子都濕了,害的他以為自己年紀大了,大小便失禁了……

國師覺得山里的日子,當真是水深火熱.

雖然這些盜匪已經從良,做良民了.

可是他堂堂一個國師,怎麼可能在盜匪窩里當先生.

他腿好的第一件事,就決定去告辭.

"郭先生,你好了,我做了一個特別好玩的東西,你要跟我一起玩嗎?"小神佑一雙眼亮晶晶的,跑到了他跟前.

國師咳嗽了一聲,讓自己表情虛弱的道:"我身體還沒有完全好,等好了再陪你玩,我有事找你三伯伯."

小神佑遺憾的點了點頭:"那我陪你去吧."

好吧,馬上要走了,國師覺得這小家伙也沒有那麼討厭,至少比那個一臉笑容實際卻陷害自己的小公主好多了.

這小家伙都是直接折騰自己的.

讓國師難受的是,這小家伙居然叫神佑.

大公主就叫神佑,雖然再沒有人提起,其他人都不知道有大公主,可是他還是知道的,因為這名字,皇上讓他親自寫過的.

"你做了什麼好玩的?"反正都要走了,國師的耐心也多了一些,問道.

"我發現給身上綁一把傘,先讓小玉抓著飛上天,然後小玉再松開爪子,就可以從天上飛下來."小神佑背後拖著一把大傘,一臉認真的道.

國師……想到那場景,渾身顫抖了一下,還好自己要走了!!!

他走進了三當家的院子,還沒有進門,就聽到里頭的人在說話.

"三當家,最近山下有古怪,多了很多商隊,不帶貨物,就只有人,不像是行商,反而像是找人的."

國師心中咯噔一聲.

三當家抬頭,看到來人.

一臉和顏悅色的道:"郭先生你親自過來,可是有事?"

國師看著身邊拖著一把大傘活潑可愛的小女童,臉色僵笑道:"老朽身體好了,想問問什麼時候開始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