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愛說謊的先生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師重芳擅長卜卦.

這是他們重家的根本.

當然,卜卦都有一點忌諱,就是給自己,或者自己親近的人,卜卦的時候都不太准確.

只能卜一個大概.

國師給自己占卜的就是如此.

西北方是他的活路.

可是具體如何,他也不清楚.

不過他對自己的水平還是很信任的.

所以他艱難的爬上了那大黑馬.

那條好不容易接起來的腿,好像又斷了.

國師的額頭汗都疼出來了.

可是坐在馬背上,吃著肉干的時候,國師也眯著眼,一臉陶醉,真的是很好吃啊.

他從來都不在乎口腹之欲.

從生下來,他在乎的事情很少.

只專注學問.

著書立學.

繼承師父願望,成為申國國師.

他的人生的路程,都是安排好的.

可是現在,一切都亂了.

他在馬背上,啃著肉干,細細的感受那肉干的味道,比那永遠化不開的干饃真的是好吃太多.

肉的條紋被他的牙齒碾碎,不斷的碰觸他的舌頭,里頭至少有八種香料的味道,卻還是蓋不住肉香.

可是他卻品不來,這是什麼肉.

只覺得吃完,就渾身有勁.

只是小小的一塊,這小孩還吃了一半.

他居然就覺得渾身發熱.

大概是陽光也暖和.

照在他身上,讓他昏昏欲睡.

等到他再睜開眼.

發現自己坐在地上,隨手一碰,居然是一顆頭骨.

他嚇的整個人後退,抓住了一根棍子,想爬起來.

可是抓著的那東西冰涼堅硬,讓他覺得很怪異.

國師回頭一看,頭上的鳥窩都快飛起來了.

立刻松開了手.

雖然他也會做一些法事,也見過死人.

可是剛剛,他手上抓的居然是一根大腿骨.

一定是的,他不會認錯.

他是以博學著稱的重家人.

他再定睛一看,整個人都抖起來了,他這是下了陰曹地府了嗎?

他居然靠在了一個全部由人骨堆起來的骨頭山跟前.

雖然上面蓋著彩色的布條,可是那些骨頭,有手有腳,有頭,有肚子的形狀……

這是埋了多少人,居然堆成的了一座山.

"阿佑,這就是你撿來的先生?"

國師正在驚恐的時候,發現身邊忽然圍上來一堆人.

活人.

還有那小女童也在.

一下子松了一口氣.

只是再認真看周圍這一堆人的時候,他那一口氣還沒有松開,又提起來了.

那個說話的人,只有一條腿.

另一條腿是拐杖.

而他身邊站著的人,只有一條胳膊.

另外一邊,只有一只眼.

還有一個嘴像是被挖掉了一半,只剩一半,大大的裂開,十分猙獰.

眼前這一群人,除了那小孩,沒有一個正常的.

他不由得又往後靠了靠,他的手甚至重新抓起了剛剛那松開的腿骨.

就聽到那個一只眼的漢子笑道:"大鉤,這個老頭一直抓你的那根腿,稀罕你嘞."

國師要是小姑娘,這會子估計要尖叫起來,松開那跟骨頭.

不過他不是小姑娘,他已經是個老頭了.

所以他還緊緊的抓著那根骨頭,用來防禦.

國師實際上身體很弱,他們重家盛產學霸,都是愛學習不愛運動,身體沒有幾個好的.

要不然,他也不會明明有方向,明明一身的寶貝,可是卻落的比叫花子還不如的模樣.

"魚伯伯別嚇唬他了,他說他識字,是我請來當先生的,你把他嚇死了,我只能再去找一個了."

一群漢子哈哈大笑.

這些人都是當初和白虎寨血拼活下來的,要是大當家時代,他們就只能被丟俘虜洞,死的不能再死.

可是現在算是三當家時代,所以他們活下來了,因為身體不便,沒有下山干活,就在山上干一些輕便的活.

別看這些人身體都有缺陷,可以前都是打架不要命的,一個殘廢打幾個正常大漢都沒有問題,戰斗力很強悍.

"你們不要過來!"國師抓著那根骨頭,在自己面前揮舞.

就聽小女童開口道:"你不要害怕,叔叔伯伯們和你開玩笑的,我們山上識字的先生最受人尊敬了,頓頓都有肉吃的."

國師重芳聽到小女童這樣安慰自己,簡直是一口老血含在嘴里.

自己就是為了吃一頓肉,跑這里來的嗎?

他抬眼望去,都看不到草原了,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哪.

面前就是一堆白骨.

遠處還有一片房屋.

房屋旁邊還有菜地.

看著倒像是進了一個村莊的樣子.

國師放心了一些.

"阿佑,你請來的先生呢."一個溫柔的聲音忽然響起.

"洛姨,在這里."

剛剛那些哈哈大笑的人都讓開了.

而坐在地上的國師也看到了說話的人.

看到第一眼,國師心里就咯噔了一聲.

國師會相術.

即使他現在被追的像一條喪家犬,他也是重家的人.

在聖湖邊看到小女童.

國師看不清過往,看不到未來.

他當時沒有想太多.

就覺得這個小女童太太太討厭了.

再看到一群身體都有缺陷殘廢的人,國師有點嚇一跳.

在他看來,這些人似乎都應該是死人,不該活著.

他以為是自己坐在一堆人骨頭跟前的錯覺.

這會子看到大家都讓開,一個穿著米色襦裙的女子,緩緩走來.

女子素衣黑鞋,白面黑發.

國師長期居住于皇宮里,他們重家人,被選中為國師之後,就不再婚配.

而成為國師之後,他們會從重家選一個血脈弟子,早早開始教.

重芳自己就是這樣被教大的.

他小時候也就住進了宮里.

皇上大小事都會問詢國師,有時候是半夜噩夢醒來,喊國師來解夢.

有時候是看一棵樹不順眼,喊國師來聊聊.

所以宮中後妃,國師都很熟悉.

因為妃子們也會有很多疑惑,能得國師一句話指點,再好不過.

此刻,這高山,白骨,平房,綠菜,山野之地,他居然好像看到了宮中貴人朝自己走來.

國師松開了骨頭.

就聽到這女子和顏悅色的問自己:"老先生何故于此."

國師捋了捋胡子,雖然坐在地上,依舊挺起胸膛道:"出門在外,不幸遇盜,家資全失,僥幸出逃,落難于此,還望見諒."

旁邊人聽這老頭文縐縐的,好奇問神佑:"小佑,老頭說了啥?"

神佑解釋道:"他說他遇到強盜了,東西都被搶光了,所以就變成這樣了."

國師一臉戚戚,好吧,雖然說的直白,就是這個意思.

可是緊接著就聽那個斷腿的漢子大喊:"這老頭是個騙子,這附近方圓百里,就我們一個山寨,哪里還有盜匪,我們可沒搶他東西."

國師:……Σ(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