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國師重芳學富五車,才高八斗.

重家世代都是學霸.

在沒有微積分沒有函數代數的時候,他們靠最基礎的算學就能研究星象.

連不畏權貴的申學校長看到國師,都會低調的喊一聲先生.

國師重芳寫的書比其他人看的書還要多.

沒有人能懷疑他的學問.

他是最頂級的學者.

申學課堂里,教學用的書,不少都是他的著作.

可是現在,居然有個騎大馬的小女童問他識不識字.

重芳真想仰天長嘯.

他不想回答這個問題,這是對他極大的侮辱.

雖然面前大馬上的女童漂亮的過分.

可是現在國師氣的也很過分.

他用聖河的水抹了一把臉,從口袋里掏出一塊硬邦邦的干饃,用力的想掰開……太硬了……沒成功,只好整塊放進嘴里含著.

干饃非常非常硬,他必須用口水含化才行.

他很渴,很餓,只是這聖河的水,是不能喝的.

他很氣,不想看那女童.

然後他含著沒味道的干饃饃聞到了一股子清香的味道.

他抬頭,就見那女童從大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只淡粉色的翠果,小女童張嘴,牙齒清脆的咬在了果實上,瞬間,一股子香甜溢出來.

是那種清香的芬芳,聞著味道,就覺得水靈靈的甜.

小女童認真的看著自己,同時嘴不停的認真吃那顆淡粉色的果子.

自己的干饃還沒有含化,她的果子已經吃完了,就見她吐出一顆核.

重芳的眼神忽然有些炙熱.

這一瞬間,他可恥的想到了,這種果核里面是有仁的.

只要找石頭把果核敲開,里面的果仁有油,吃一粒,也能頂飽一段時間.

他不想搭理這沒禮貌的小屁孩.

尤其是被小公主坑過之後,他對小公主這個年紀的孩童充滿了警惕.

回想起來,小公主是多麼優雅可愛的一個女娃.

眼前這個,動作粗魯,言語野蠻,一點都不尊老.

等她把果核丟了,重芳決定去撿起來.

結果,就見那女童的小胖手抓著那吐出來的果核,塞進了身下大黑馬的嘴里.

就聽到吧嗒一聲,然後大黑馬又張嘴把果核吐回女童的手里.

然後見她輕輕一剝,外頭的果殼就撥開了,挑出里面的果仁,丟進了自己的嘴里.

聽著她嘎吱嘎吱的嚼著那一顆果仁,嚼的那個香甜.

重芳口水都溢出來了.

他喜歡吃各種果仁,這是重家的秘密,重家的孩童還小的時候,就會給喂各種果仁,據說對腦子好.

可是他溢出的口水都融不化那干饃.

這個女童居然讓馬幫她剝殼……

重芳來不及感歎是這女童奇怪還是這馬奇怪,就見女童又從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顆淡粉色的果子.

又是一股子清香.

女童吃果子吃的十分認真.

仿若那就是最好吃的食物.

可是偏偏她是坐在自己跟前吃.

不想說話的重芳實在忍不住,吐出了嘴里的干饃,含了半天,也就是一點點咸,面上一點濕.

哎,這一塊干饃能吃半月.

"小孩,你吃的是什麼果子?"

重芳自謂是見多識廣,可是他居然沒有見過這女童手中的果實.

小神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果.

就是佛菜的菜心,外頭剝掉,有的里頭就有一顆,有的沒有.

不過她認真的吃完了手中的果子,又像剛剛那樣,讓馬幫她把果殼咬碎,把果仁吃掉.

抹了抹嘴,才開口道:"是我先問你的,你要先回答我的問題."

國師:……

"我識字."

小神佑一聽,眼睛都亮了.

她要求自己找先生,就是想找一個容易欺負的先生.

眼前這老頭,渾身邋遢,眼神複雜,一看就不是良民……恩,三伯伯特意說過良民的模樣.

絕對不是老頭這樣的.

"老頭,我們村缺一個先生,你要是答應當我們的先生,我就分你一個果子."小神佑從馬背上又掏出了一顆翠果.

佛菜里面有果子的概率很低,但是只要有,小神佑的哥哥們,還有洛娘子,三當家,巴叔他們都會把果子留給她,她不愛吃菜,但是很喜歡這個果子.

國師重芳看著小孩手里拿著的那顆果子,陽光照耀下,表皮柔和水潤.

想著剛剛小孩咬開的時候,汁水都流出來了.

還有那清香.

那果仁的飽滿.

國師滿腦子都是那顆果子.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

重重的搖了搖頭.

開玩笑.

申學校長邀請他無數次,他都不願意去給那些學子上課,在他看來,那些學子都不夠聰明,浪費他時間.

有那時間不如多研究一些數的學識.

可是眼前這小屁孩,居然用一顆果子,就想騙他去教書.

太看不起人了.

國師把那塊干饃又放回了嘴里.

小神佑見他不答應,也沒有多說什麼.

就在老頭跟前,把那果子認真的吃了.

一口氣吃了三顆果子,三顆果仁,小神佑輕輕的打了嗝.

然後又從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塊糖.

外頭是焦糖的那種,焦紅色的,里面是果仁,咬一口,有焦糖的甜,有果仁的微苦.

這是洛娘子特意做出來給小家伙磨牙用的.

有點硬.

咬起來,嘎嘣脆.

小神佑每咬一口,都有響聲.

國師的口水又抑制不住的流出來了.

因為這糖的香味比剛剛的果子還要濃.

不是那種清香,而是炒制過的焦香.

國師的肚子都"咕"的一聲喊出來了.

可是他的口水,還是沒有把干饃濕潤.

就見小家伙吃完了糖,又伸手從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了一塊肉干……

濕潤的肉干,上頭居然還有香料塗抹.

國師眼睛都瞪大了.

香料塗抹的肉干,一定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吃.

他看到小孩十分認真的撕開肉干,撕開了一小條,放進嘴里,眯著眼,輕輕的嚼著,一臉滿足.

國師吐出了干饃,問道:"小孩,你家在哪?"

小神佑坐在馬背上,伸手指了指枯骨山的方向.

國師看著小孩指的方向,居然正好是他卦象上算的西北方.

這是上天的安排.

國師興奮極了.

他開口道:"給我果子,糖,肉干,我給你當先生."

小神佑搖了搖頭:"果子吃完了,糖還有一塊,肉干還有一半,你還來不來?"

國師臉色漲紅:"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