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逃師
g,更新快,無彈窗,!

"呼呼……"

沉默的草原,粗重的喘氣聲.

星空下,一個渾身破爛的,頭發都亂的和鳥窩一樣的老頭,堅定的往西北方向走著.

草原的夜晚還是很危險的.

白骨村的人晚上都不用在收費站駐守,因為夜晚這里是狼群的天下,要是你堂而皇之的行走,簡直就是找死.

而且草原的夜晚,溫度極低.

跟白日不一樣,白日有暖和的太陽.

夜里,只有冰冷的月.

看著又大又白,可是像一顆冰球一樣,只會讓你越看越冷.

這老頭穿的雖然極其的破,可是衣服看著很厚實,破洞里頭露出來的居然是絨絮.

他的走的不快,尤其是左腿,像是拖著走一樣.

若是脫下他那條破舊的袍子,可以看到他的腿上,綁著兩根木頭,被人打斷過,他自己給綁起來的.

國師重芳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有這樣疲于奔命的日子.

或許從他最初羞于承認自己的錯誤,而將錯就錯,把大公主埋在聖湖里,他就做錯了.

錯的離譜.

所以今天,是他品嘗自己的苦果的時候了.

他被自己的親徒弟,那個容貌俊秀的孩子,他傾心教導的孩子給出賣了.

其實落到今天的地步,還是他不小心.

最初的時候,小公主伊嘲諷他是封建迷信的時候,他就應該謹慎了.

小公主確實是天資過人.

一歲能言,兩歲能歌,三歲作詩.

他這輩子從來沒有見過這樣聰慧的人,她的隨便一個想法都是十分驚人有用.

不說那些足以傳世的大發明,胡紙,馬掌……就是隨手一個宮中的游戲,都是蘊含人生哲理,十三個數字,在小公主手中居然能組成一個游戲,小公主取名為牌.

他和小公主結梁就是在這牌上.

他覺得這牌有很多含義,為何是十三個數字,不是十四,不是十二,按說十二天干地支,應該更有意義.

他現在猶記得小公主小小的人兒站在那,一雙漂亮的鳳眼鄙夷的看著他道:"你這個老神棍,是不會懂的."

他不懂封建迷信是什麼意思,神棍卻是聽懂了,神是聖潔的意思,而棍卻是孤零筆直的意思,小公主不信神.

知道這個想法的時候,國師內心嚇壞了.

不信神,小公主心底沒有神,她可是神召喚出來的,那是哪里出錯了……

小公主容貌美麗,言語機智,幾乎是人人都喜愛她,連自己的小徒弟,說起小公主都是贊不絕口,有時甚至是面紅.

國師只以為是少年人還比較稚嫩.

卻不想,自己一輩子居然會栽在了那時不時面紅的小徒弟,和那嬌俏的小公主手中.

就因為一個小問題,皇上居然要殺他.

不知什麼時候,皇上居然對他厭棄至此.

雖然知道是小公主和自己的小徒弟設的局,他還是很痛心.

他吐血連夜給自己占卜了一掛,顯示唯一的活命機會在西北.

所以他連夜出逃.

無奈這一路還是被追殺.

皇上的脾氣國師很了解,就是一個耳根子軟,當時氣憤,當時很快就過去的人,自己跑了這麼久,還對自己窮追不舍的,肯定是有人借機要除掉自己.

想來,能出動這麼多死士一路窮追的,也只有皇後娘娘了.

當年的小昭皇後.

國師又渴又餓.

他成為國師的時候,就有准備為申國而死,可是卻不是這種憋屈的死.

他們重家世代為申國奉獻,卻沒有想到最後落的這個下場.

他有防備野狼的辦法,小公主說他是神棍,實際這世間確實是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他身上的符子,能夠讓那些野獸遠遠的避開他.

只是就算如此,他也累的夠嗆.

他的左腿斷了,沒能好好休息,還要接連的趕路.

一邊走,一邊喘氣,手里拄著一根拐杖,一步一步朝前走.

他時不時抬頭望望天.

他這一步一步走,居然走到了聖湖跟前.

"嘩啦啦,嘩啦啦……"聽著潮水的聲音,國師一屁股在聖湖邊坐下了.

這里是他一輩子做的最虧心的事情的地方,難道也是他的埋骨之地嗎?

雖然那孩子的確也活不久了,可是就算活不久,自己也不該剝奪那孩子活下的最後一段時間,何況以活著的軀體進入聖湖,是不能投胎轉世的.

他是小昭皇後的幫凶,現在被小昭皇後追殺,果然是公平的很.

他坐了下來,從懷里掏出一個水袋,打開,搖出了最後一點水,往嘴里倒.

很涼,有一股濕潤,干涉的喉嚨,像是被水澆了的火炭一般,發出滋滋的聲響.

國師實在累了.

坐都坐不住.

直接躺倒了.

他看到了漫天的星辰,十分明亮.

他呆呆的看著,不是為了占卜國運,不是為了占卜吉凶,就是單純的看著星星.

不知道他的小徒弟此刻在做什麼,他會不會想自己.

小徒弟是他親自物色的,十分靈氣,對數很敏感,他准備用來繼承衣缽的.

……

皇宮里,白玉的床上,有一個白玉般的少年盤腿打坐,他的心緒十分不甯.

這時候一個宮女進來,端了一盅白瓷缽.

"小國師,這是公主讓我送來給您的夜宵,她說讓您不要為了他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傷了身體."

宮女十分利索.

送完東西就離開了,言語舉止也很得體,不像其他小宮女,見到他總是想留著多說幾句話.

少年不能繼續打坐,干脆的打開了那白瓷缽,里頭是漂亮的雪蓮羹,看著就很好吃.

他嘗了一口,不太甜,正正好,是他喜歡的味道.

他不喜甜.

吃了羹,他就睡著了.

畢竟為了師傅擔心的幾夜沒有睡.

他做夢了.

夢里,一邊是白發的師傅,一邊是黑發的公主.

師傅鶴發蒼蒼,滿臉皺紋,滿臉斑點.

公主黑發筆直,滿臉笑容,滿臉可愛.

他伸手牽住了公主的手,跟著她奔跑,離師傅越來越遠.

他再回頭,只有一片茫茫的草原,他大叫了一聲,睜開了眼.

天亮了.

朝陽照在他的白玉床上,散發著柔和的光.

師傅在草原啊.

天亮了.

露水打在了國師那滿是皺紋的臉上,他伸手用力的抹了一把.

他蹣跚的爬起來,走到了聖湖邊,看到了底下一個滿面滄桑的老頭,他捧起水,洗了一把臉.

再低頭看聖湖,底下居然出現了一個漂亮的女童的臉,他嚇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坐在地上的國師重芳看到面前不知何時,他居然完全沒有覺察到,站著一匹黑色大馬,馬背上有一個漂亮的女童,一臉嚴肅的問他:

"老頭,你識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