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凶殘的村民
g,更新快,無彈窗,!

三當家姓王.

長期住在大當家隔壁.

三年前白骨寨和白虎寨火拼,山寨里的狂熱的搶劫殺人的盜匪都在那場火拼中死的差不多了.

白骨寨雖然勝了,也是慘勝.

再到慶功宴上,大當家把自己喝死了.

整個山寨的主心骨就成了三當家了.

三當家不像大當家,喜歡打打殺殺,人家本來就是個書生.

當然也有人懷疑是三當家趁機把大當家弄死的,不過大當家生性殘暴,動不動就殺人,換成三當家,大家還覺得安心一點.

只是三當家不僅沒有取代大當家的位置,還堅定的認同了大當家說的話,讓一個小女娃當山寨的寨主.

不過大當家不在了,三當家就讓大家低調一些.

本來山寨里死傷大半,也不適合再出去打劫,于是就聽三當家的話,低調生活.

本以為要受一陣苦,以前跟大當家搶劫都是搶完吃飽一陣挨餓一陣,直到下次搶劫.

現在壓根沒有搶劫了,卻沒有想到日子居然越過越好了.

大家也不用擔心受傷了會被丟進俘虜洞自生自滅,現在連俘虜洞里活著的人都被接出來了.

三當家讓大家喊他王先生.

白骨寨也改名叫白骨村.

不過平日大家都沒有習慣過來.

三當家的話讓那一串人販子升起一陣希望.

只要被放走,他們最多換一個地方,以後再不來這,申國那麼大,害怕沒有他們兄弟的地方嗎.

當然,若要是這次真的逃脫了,憑他們的關系,把官府的人疏通一下,弄一群人來剿匪,別說那女童,還有她哥哥,還有那個坐在角落拿著筆寫東西的少年,皮膚白皙,看著比申學的學子還像學子,還有剛剛那個抱著女童的娘子,簡直了……

雖然在他們眼中那女童的容貌將來必定禍國殃民,可是眼前這個,已經是禍水級別了.

沒有想到這個深山的老村里,居然會有這種容貌的女子,就是無邊樓,他們跟那邊的人熟,有見過幾眼樓里的娘子們,居然沒有一個比得上這位.

雖然身上一樣珠釵銀飾都沒有,可是就坐在那,就干乾淨淨好看的讓人心情蕩漾.

無邊樓里培養出來的姐姐們,雖然是按著大家小姐培養的,可是身上總還是有一些其他味道.

眼前這個,坐在村民堆里,居然比大家小姐還像大家小姐.

他們自然不懂,洛娘子從小是按照要進宮的娘娘預備培養的,照顧她的都是宮里的老嬤嬤,一舉一動都刻在了她骨頭里.

再加上山寨里這麼多年的生死人倫的經曆,她沒有變的刻薄討厭,反而因為一個小家伙,變的更加溫潤美麗了.

那幾個人販子,就是干這行的,眼神毒之又毒.

不過轉頭看到那個拎自己一行人進來的黑胖少年,他們又忍不住抖了抖.

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少年,那力氣那個大,拿著實心的鐵球,打的他們是頭暈目眩,吐血連連.

雖然看這少年,臉圓圓的,年紀也不大,虎虎的相貌還挺討喜的,可是想起來就一陣蛋疼.

"說過多少遍了,以後不能再提砍人這話,我們是良民,我們只會種地,放牧,砍柴,我們怎麼會砍人呢."三當家嚴肅的重複說了一遍.

那漢子恭敬的點頭:"王先生,我只是隨便說說,要不你看,把這些人往骨潭里一丟,過幾天就剩一堆骨頭了,這樣也不費刀."

三當家聽到這話,微笑的點了點頭,轉頭對阿尋道:"這個提議靠譜一些,阿尋,你記下來."

漢子沒有想到自己後來的提議被記下來了,一臉激動的坐下了.

其他人也踴躍發言.

"把他們送進俘虜洞!"

三當家又搖頭:"又胡說,我們是白骨村,哪里有什麼俘虜洞,那是我們村的地窖,不過讓他們去修地窖,也是一種方案,阿尋你記下來."

"王先生,不如把他們也賣到荊國去,聽說荊國做荊器,需要很多死奴,這些人看著肥肥壯壯的,當成死奴賣,能賣不少錢."哨隊的阿斗算是有見識的,提議道.

那一串人販子從一開始的希望到後來越聽越絕望,渾身顫抖,什麼骨潭,俘虜洞,連死奴都出來了,他們這妥妥的是進了賊窩了.

為首的漢子掙紮著舉手喊道:"先生,我們有意見."

周圍的人都看過來了,三當家也注意過來了,愣了一下搖頭道:"這是我們白骨村的內部議事,你們不是我們村民,沒資格提意見."

其他人也笑道:"難不成選中了死法,還想拿獎勵不成."

大家全都哄笑起來.

在三當家示意下,小五又把這一串人,提溜出去了.

"接下來我們討論第二件事,如今這條行商路人越來越多了,我們村要不要出一部分人也去行商?"

三當家的話音剛落,底下就炸鍋了.

最開始不讓搶劫的時候,就有人想去行商了,不過那時候山寨剛剛元氣大傷,大家對行商也不太熟悉,不敢輕舉亂動.

可是現在,由于哨隊的人經營得力,越來越多人走這條路,看到那些人拼著交這麼多過路費也要走這條路,每次運回那麼多東西,轉手一賣,就獲得暴利,實在是讓人眼紅.

三當家也不著急,由著大家鬧哄哄的說著.

等大家說夠了,再讓人站起來說,由阿尋記錄.

其實三當家心里早有定論,表面上讓大家討論做決定,實際上只是看看大家的態度.

山寨的這些人,跟外頭的人比起來就是打架厲害,個個都能不要命的打架,但是腦子多聰明,是沒有的,那些特別聰明特別有心思的,總是死的比較快.

第二件事也很快決定了,村里會選出一隊稍微機靈的人馬先去試試水,主要還是為了打探消息.

討論事情的時候,小神佑都被放在了三當家旁邊中間的位置,以前是大當家李丑坐的,現在則是一個粉雕玉琢的寶寶坐在那,一臉認真聽的模樣,讓人看了都會覺得有些忍俊不禁.

"第三件事,山里的孩子越來越多,讀書怎麼辦?"

小神佑對前面的話題不感興趣,聽到讀書,更頭疼了,不過還是乖乖的坐著.

山里就阿尋哥哥最奇怪了,每天書不離手.

"王先生你說怎麼辦?"

對于讀書這種事,在申國是非常神聖和自豪的,大家這次沒有亂說,而是等三當家先說.

"自然是能在山里自己辦個學堂最好,不僅孩子能識字,以後要選入行商隊的人,也必須能識字,不然出去容易吃虧,就是先生不好請."三當家開口道.

聽到山寨里能辦學堂,所有人都興奮了.

先生不好請?完全沒有問題啊,當初大當家還說山里沒有大夫,結果就搶了一個醫術高超的胡大夫來了.

大家目光灼灼的看著山羊胡子的老胡大夫.

"咳咳!"三當家重重的敲了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靜.

"要用請的,讀書人都心高氣傲,一定要讓人心甘情願才行."

小神佑這時候,稚嫩的聲音嚴肅的開口道:"我同意找先生,但是我要自己去找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