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白骨村開會
g,更新快,無彈窗,!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夕陽從骨山的尖尖頂落下的時候,山下的人陸續的收工回來了.

白骨路上,隔百步掛著一盞骨燈,山里有專門負責點燈的老漢.

來的晚了,也不用擔憂,骨燈很耐點,光線不太亮,風也吹不滅.

最後一批是收費站的哨兵.

進了山之後,山門就關了.

原本,枯骨山沒有山門,那年和白虎寨打的厲害,做了個山門.

看著很簡陋,就是鐵鏈拴著的門,在路口處,夜晚的時候,把山門落下,實際里頭還有好幾層陷阱防護.

埋在土里的鐵刺,整整好幾排.

到了骨山跟前,大家還是會習慣的跪拜.

不過如今不再往骨山上堆人骨了,而是掛上了七彩的布條.

小當家神佑喜歡彩色.

她才會走的時候,就搖搖晃晃的爬到骨山頂上,把一條紅色的布掛在了上頭.

後來,大家就陸續的把顏色漂亮的布條往上掛.

風吹的時候,布條嘩啦啦作響,七彩的顏色,十分好看.

跪拜完骨山,大家就各自回去吃飯了.

山下大澤林跟前茶攤子的小老板阿鹿,也回來了.

不過他今天還帶著一串人.

早上,小五綁了這些人去收費處,是想問這些人是不是交給官府.

只是這些人吵吵鬧鬧的喊著自己是京城人士,邊關官府也管不著他們,所以又等著阿鹿來處理.

阿鹿把這些人帶回來了.

如今山里,有大事,大家都會商量著決定.

把這些人綁在骨山堆跟前,阿鹿也先去吃飯.

他依舊住在原來草原的那木屋里.

不過如今,小木屋變的更大了,旁邊又加蓋了屋子,小五和阿尋也住那.

巴叔還在看馬群.

神佑現在有了自己的小床,不用睡草窩窩,她的小床是哥哥親自砍木頭做的,很結實.

飯食也比以前豐盛,不再是只有一大鍋黑饃饃糊糊,現在有白面饃饃,有菜,有肉,有湯.

小五的飯量十分大,許是以前餓怕了,有東西吃之後,他每頓飯都吃的極多.

以前瘦干干的小孩,現在又黑又壯,個子已經比阿鹿還高,像一墩小黑塔.

現在讓他背阿尋,還是輕松能背起來.

不過現在阿尋的身體比以前好了,山上的胡大夫醫術不錯,把阿尋的腳都給醫好了,阿尋現在都自己走路.

阿鹿還是瘦瘦高高的,飯量很大,卻也沒有長胖.

小神佑已經從一個圓團團長成了一根長條條,現在胖乎乎的,正是可愛的時候.

唯一沒有太大變化的就是巴叔了.

還是背著一個大大的駝背,恩,白發多了一些,但是笑容也多了一些.

家里有四個小孩,是很熱鬧的事情.

吃一頓飯,都熱鬧的很.

除了小神佑還是白吃飯階段,其他人每個人都有做事.

阿鹿是哨隊的頭領,負責打探消息.

小五則是在收費站干活,負責那些不想繳費耍賴的人,還有沿途要是遇上搶劫的其他毛賊.

阿尋,看著只是在看書,卻實際上干活最多,山寨里的收支分配都是阿尋在做的,阿尋一直跟著三當家干活.

而小神佑是大當家指定的繼承人,壓根不用干活,每個月就有錢拿,反而是一群人當中最富裕的.

看到妹妹扒拉一口飯,再扒拉一口肉,碗里的青菜,永遠被她避開了,阿鹿一臉嚴肅的道:"菜也要吃完,不然長不高."

"對噠,妹妹,你看我,什麼都吃,長的可快了."小五在一邊連忙道.

小神佑嫌棄的看著自己碗里的綠菜,理直氣壯的搖頭道:"我不要長高,長高了沒人抱."

"誰說的,你長高了,哥哥也抱你."阿鹿有點頭疼的道.

老巴一副大家長的樣子,專心吃飯,一臉笑呵呵的.

"五哥就很高啊,大家都抱不動."小神佑指著鐵塔一般的小五道.

阿鹿:……

"不吃菜,晚上不帶你去玩."吃飯很安靜的阿尋忽然開口道.

好吧……

小神佑看了看尋哥,再看看點頭贊同的五哥和哥哥,還有不發表意見的老巴叔,艱難的把青菜塞進嘴里.

真的很難吃啊.

小臉鄒巴巴的,看著尋哥又給自己夾了一筷子青菜,小神佑臉都綠了.

一頓飯小神佑廢了好大工夫才吃完.

小五幫著巴叔收拾碗筷,阿鹿給神佑洗漱.

阿尋又拿起了書本,不願意浪費一點時間的看起來.

等到收拾好,一行人一起去山寨議事廳.

月明星稀,明日又會是晴天.

議事廳很簡陋,就是一個很大的空屋子.

里面放滿了木頭條凳.

三當家已經坐在了最前頭.

洛娘子看到神佑,把她抱到了上頭最中間的位置.

有點亂哄哄的,大家各自聊天.

等到人差不多到齊了,三當家拿著一坨鐵石,重重的敲了敲桌面.

發出了"哐哐哐"的響聲.

整個議事廳慢慢的安靜下來了.

三當家清了清嗓子開口道:"今晚第一件事,就是大家討論一下,今天抓的幾個人販子怎麼處理?大家有啥想法都可以提."

以前山寨基本是一言堂,大當家說啥就是啥,沒人敢反對,恩,反對的人都死了.

現在大當家也死了,大當家指定的繼承人,還是個坐不住的小女童,于是就成了這種模式,大家都可以討論,然後可以推選人來發言,發言會被記錄下來,若是最終采納,會有獎勵,獎勵東西也很簡單,一塊臘肉,一塊布條什麼的,而且是議事結束當場發,所以拿到東西的人都很有面子.

這樣一來,遇到事情,大家發言都很踴躍,也很慎重.

"送官府吧,不惹那麻煩……"

有人一說這話立馬就被反駁了.

"沒聽那幾個人說他們是京城的,送進去我們還沒有走,他們說不定就被放出來了,以後山上的娃越來越多,萬一又來偷娃怎麼辦?"

事關大家自身,都非常緊張.

大家沒有注意到,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山里居然能生娃了,好像就是阿鹿和他妹子上山之後的事情了.

被綁在角落一串人,小五進來的時候,把他們一串提溜著進來了,這會子一臉驚恐的看著這滿屋子強壯的人,瑟瑟發抖.

他們真的是被抓進一個村里了嗎?

為何隨便一個擦椅子的老頭,後腦勺上都一道刀疤……

"要我說,三當家,不要那麼麻煩,我們白骨寨什麼時候怕過人,這些畜生居然對小孩下手,附近村子說丟了不少娃,照我說,直接砍碎了,喂狗."人群里一個漢子大聲喊道.

三當家揮了揮手,一臉嚴肅的道:"都說了,要喊我先生,我們是正經的良民,不要提三當家的諢號了,我們也不是白骨寨,我們是白骨村,開口閉口打打殺殺,丟人."

坐在正中椅子的小神佑吃飽了有點瞌睡,聽到三伯伯陡然大聲的聲音,嚇一跳,跟著喊了一句:"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