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小當家
g,更新快,無彈窗,!

草原,女童,大馬.

陽光,風.

景如畫.

神佑不喜歡別人擋著她的路,她要是趕不上午飯,真的是會被洛姨揍的.

雖然洛姨揍人一點不疼,可是洛姨只要不高興,眼睛一眨,就能蓄上兩筐淚水,看的自己罪大惡極一般.

所以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神佑,最害怕洛姨了.

"小娃,跟我們走,保證你吃香喝辣的."一個大漢開口道.

神佑皺眉搖了搖頭:"我不喜歡吃辣."

"大哥,你跟一個小孩說什麼,直接搶了走."旁邊的漢子有些性急的道,他兩眼都放著光,這個女娃長的真是太好看了,他們兄弟表面上是出來行商,實際上卻是專門看容貌周正,相貌好的孩童,不論男女,抓著轉手往青樓里一賣,就是一大筆錢,比老遠走一趟荊國賺的多多了.

申國重視教育,上到皇室貴族下到平民百姓,都是如此.

申國第一出名的是申學,而第二出名的就是申國的無邊樓.

無邊樓,取風月無邊之意,是一座青樓.

里面的姑娘琴棋書畫樣樣出色,都是從孩童就開始教,養大之後跟大家小姐一樣.

無邊樓的姑娘,別說是睡一晚,就是見一面,就得花上幾兩銀子.

這一群人,做的就是這生意,為無邊樓找標志的孩童.

和無邊樓齊名的還有一座東風館,里面的都是公子,收費比無邊樓還高,因為傳聞,東方館的公子冒名參加科考,居然得了一甲,藐視了眾多書生學子.

在他們看來,那賣茶的少年長相也不錯,言語妥帖機靈,長相也很俊美,那些富家公子最喜歡這種,不過茶攤那邊太顯眼了,動手不方便.

少年已經長相俊秀了,沒有想到他居然還有個妹妹,他們老干這行,看人也是經驗老道了,這個女童絕對是極品.

就算是這里離收費地方不遠,也值得他們冒險.

這個相貌模樣的,絕對是賣得上大價錢的.

幾人一副行商裝扮,此刻卻都抽出了繩索,刀劍,麻袋,配合十分默契.

神佑被圍在了中間.

很是苦惱.

不是第一次了.

再這樣下去,哥哥們肯定更不放心她了,想偷跑出去玩更難了.

"小心些,別傷了臉,賣不上價."

套繩子的大漢點了點頭,拿著繩子在手上搖晃,笑道:"我的手藝大哥你放心,一套一個准."

正說著,忽然那繩子居然甩不動了,他抓著繩子抬頭一看,一只人面大鷹俯沖下來,抓著繩子,連著他一起帶了起來.

只是一瞬.

抓著套繩的漢子就被從半空中丟下來,砸到了草地上,夏日的草,柔軟,沒有土,但是卻濺出了一點血跡.

接著離女童最近呢的漢子的馬忽然嘶叫起來,瘋狂掙紮著把背上的人撂到了地上,然後又被那大黑馬一腳給踹了老遠,和那從天上掉下來的人湊做一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這幾人嚇一跳.

只是一匹馬和一只鷹,居然就讓他們折損了兩人.

其他人齊齊的後退.

"大家小心,這女娃有點邪門."

小神佑坐在馬背上,皺眉道:"你才邪門,你全家都邪門,我姨姨說我長的最周正好看了."

"沒說你不好看啊……"一個大漢說著話,忽然聽到旁邊有人喊小心,結果就見頭上忽然黑了,那只人面大鷹又來了,一下子抓起他的後背,飛到半空,然後把他丟下來.

"啊……"

漢子被准准的丟到之前的人的那個位置,一下子躺著三個了.

還有五人,互相看了看,看懂了眼神,還是不顧一切往那女娃跟前沖.

這時候,忽然聽到一聲大吼:"誰動我妹妹!"

就見一個黑胖少年手里甩著一根鏈條,鏈條尾部是一個大鐵球,旋轉而來.

這五人一看這來勢洶洶的黑胖少年,一下子驚的分開來跑.

心里莫名有點冤枉,他們還沒有動呢.

就只見那鐵球跟長眼睛了一般,挨個給砸過去,把這些人都砸下馬.

神佑坐在馬背上,看著那一臉笑容黑胖黑胖的少年,把這些人挨個打下馬,又挨個撿起來丟到一堆,再笑的一臉白牙朝自己過來.

輪到神佑無奈了.

"五哥,你怎麼來了?"

"阿尋說你又偷跑下山,讓我來找你."黑胖少年一臉汗津津的笑道.

"我沒有偷跑下山,我是跟著哥哥下山的."小神佑辯解道.

心想著,尋哥哥太討厭了,後腦勺都長眼睛,偏偏身體比自己還弱,欺負他都愧疚.

"好吧,那你趕緊回去,我把這些人串起來送到收費站去."小五想了想道.

小五動作麻利跳下馬,把這幾人綁在一起,拖著走.

那些馬也挨個給抓住,繩子都綁起來.

小五騎著馬,後頭拖著七八個頭破血流的漢子.

而小神佑騎著大黑馬,身後跟著八匹馬,搖搖晃晃的往山走.

山里,洛娘子正在院子里縫包包.

一層一層的蛇皮十分猙獰,但是在她手里,被做成了一個小方格,然後又黏上皮,用牛皮做成繩子,穿好.

一個小小的漂亮的蟒蛇皮包就做好了.

"小家伙一定喜歡,那家伙臭美的很."洛娘子笑臉盈盈,看著自己做的包,神情十分溫柔.

婢女小梨在一邊打扇,小桃在忙著安排廚房的事,而婢女小春,大當家出事那年,也走了.

山里現在做主的是三當家.

三年前,枯骨山的盜匪終于一舉剿滅了附近的白虎寨,成為這片草原山最大的盜匪.

大當家很高興.

喝了很多酒.

那晚,他特別開心,抱著小神佑不撒手,還說要讓小神佑當他的親女兒.

大當家眼神炙熱,讓大家喊小神佑為小當家.

後來,他喝多了,居然不小心掉骨潭里了.

他的妻妾都跟了別人.

獨留洛娘子,沒有跟人,也沒有走.

縫好小包,用剪刀剪斷最後一個線頭.

"洛姨,我回來了!"一個小家伙奔跑著沖到到她懷里.

洛娘子臉上露出了笑容.

她不能走呢,她要養大小神佑,那可是大當家親口說的,神佑是山寨的小當家,她笑起來,滿臉柔情.

細眉淺笑,緩住了時光流逝.

秀臂輕抬,慢下了歲月邵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