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五年
g,更新快,無彈窗,!

"咚,咚,咚."

鍾聲敲了三下.

申國的國鍾,十分悠揚,整個都城都能聽到.

余音綿長,又柔和,如同佛音一般.

讀書的學子仰著頭,閉著眼,聽了一會,一臉沉醉.

據說這是公主伊發明的鍾聲,可以傳的很遠很遠.

風調雨順的申國.

有最好的學堂,申學.

舉世聞名.

申國的申學,熙國的熙樓,荊國的荊器,是世間並列的三大傳奇.

一個人,一生,能見識其中一樣,都算是見多識廣,讓人羨慕尊敬的.

其中,申國的申學名氣最大.

不是所有人都能考上申學,申學是申國最頂級的學府.

除了申學,還有大大小小無數個學堂.

據說申國的小販都是文化人.

"小哥,你讀過書?這茶攤上的'茶’字寫的甚好."一個挺著大肚子穿著綢布的中年男子捧著大碗,一邊喝水一邊問道.

端水的少年一身灰布衫,看著就是洗了很多遍,袖口都有些磨破了,然而他容貌十分秀氣,笑起來的時候更是親切,牙白眉彎,很是討喜.

少年還沒有應答,旁邊的一個身著粗布的老漢,搶先應道:"鹿小子哪有時間讀書,開個茶攤就夠他忙的了."

中年男子想了也是,自己看少年容貌俊秀,就覺得像是讀書人,申國雖有第一申學,不至于這荒郊野外也有讀書人.

"我哥哥字寫的很好的."一個清脆的女童聲響起.

緊接著,一個半大的女童從茶棚小屋里走出來.

整個茶攤一時間都靜了一靜.

荒野,茶攤,好看的字,乾淨俊秀的少年,已經讓那中年男子有些驚奇.

他是第一次跑這條路行商.

這里已經是申國邊境,接壤荊國,不少商人走這邊,申國普通的綢緞茶瓷到荊國轉手就能賣上大價錢,再到荊國進一些器具,不論是在申國還是熙國又能賺上一筆.

只要有膽子,不愁沒錢賺.

以前這條商道據說盜匪橫行,基本是有去無回,只有實在沒法才走這邊,甯願去熙國繞遠路.

可是近兩年,安穩許多了.

原本那些盜匪都消失了,也不算是消失,只是現在不搶劫,改明碼標價收過路費.

看運送的財貨多少抽錢.

雖然肉痛,可是一算,還是有賺,而且安心,一路不僅沒有搶劫,遇到有搶的小毛賊,不用他們動手,收過路費的那群人自己先動手了.

而且這一路上,還有不少茶攤供過路的人歇息,跟過去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不僅僅是申國,熙國的商人都走這條商道.

每日往來車馬絡繹不絕.

這個小小的茶攤上,除了那粗布老漢是附近村莊出來干活路過的,還有三桌客人看似和那中年胖子一樣是遠來行商的.

這年頭,能出遠門行商,都是比較有見識的人.

饒是這樣,看到那小女童的時候,也沒有了聲音.

少年俊秀乾淨,讓人眼前一亮.

可是那女童,卻是如同極品美玉,天生精雕細琢,天然風流精彩.

讓人恍若置身仙境,看見仙帝的幼女一般.

挺著大肚子身著綢布的中年男子,話語都有些卡殼.

"這是你妹子嗎?"他看向端茶少年,眼神炙熱.

而靠最外頭一桌客人,坐下之後就安靜喝茶,沒有言語,這會子看到那女童,互相對視了一眼.

阿鹿有點無奈的點了點頭.

伸手把想往外走的妹妹撈回來,一把卻撲了個空.

神佑的小短腿已經能跑了,而且跑的極快.

饒是如今已經成為哨隊領頭的阿鹿也抓不住她.

輕易的就被她跑了.

"吾妹年幼調皮,讓客官見笑了."阿鹿一邊給添茶水一邊道.

"童言有趣,少年郎你真會寫字啊,你若是願意,可是跟我去行商,我乃是申國胡家的."中年男子說起胡家,一臉傲氣,誠然他只是胡家邊緣旁支一系.

周圍人聽到胡家,果然配合的吸了一口氣.

連那住附近村子的粗布老漢都驚歎:"胡紙胡家?"

胖子得意又矜持的點了點頭.

胡家在申國非常非常出名,是申國的第一皇商,據說背靠皇後娘娘,而且通過天資聰慧的公主殿下的指導,做出了可傳世的胡紙,取代了之前的竹簡,綢緞,羊皮書寫,聲名遠播,連村寨里的老漢都知道了.

阿鹿依舊手穩穩的提著一個鐵壺,給客人添茶.

他笑容和煦的搖頭.

"家有弟妹要照顧,不宜遠行,謝謝胡大人看重,願大人此去,滿載而還,到時候再到我茶攤坐坐,我還給您倒茶."

聽到少年這麼說,中年胖子臉上笑容都溢開了,他喜歡聽人喊他胡大人,更覺少年機靈討喜.

"一定一定."

少年說話有趣,可是眾人的目光卻還是忍不住落在那女童身上.

女童長的太漂亮了,就是頭發有些短,頭上還有個小揪揪.

申國人對容顏的追求達到了一種極致.

顏好的,在申國,哪里都是很吃得開的.

冷不丁,這樣一個小女童出現在這荒野茶攤上,總覺得有些怪異.

不過看那老漢的神情,那女童確實是這茶攤少年的妹妹.

女童躲過了哥哥的手,吹了聲哨子,一匹渾身黝黑的高大俊馬居然跑到了茶攤跟前,小女童抓著繩子,輕輕一躍,居然翻身坐上了馬背.

"哥哥,我回去找洛姨了."

已經成為哨隊頭領的阿鹿能宰殺大蟒,巨虎,野豬王,可是面對唯一的妹妹,卻是完全無可奈何.

只得喊道:"別亂跑,不然回去洛姨又打你板子."

"知道了,哥哥."女童清脆的聲音還在,人已經騎著馬走遠了.

那坐靠最外頭喝茶的茶客,也起身走了.

自稱胡家人的胖子看到那幾人走遠了,才小聲的對阿鹿開口道:"咳咳,小店家,剛剛那幾人,身上都帶兵器,恐不是良善之輩,看著像是追你妹妹過去了,你還是跟著去看看吧."

阿鹿搖頭道:"多謝胡大人好言,不過胡大人是第一次來這條路吧,這條路可安全,比城里還安全,我妹妹每天都走,沒事的,你這馬看著右腳掌不結實,我幫你修修吧……"

胖子想想也是自己多心了吧,不過聽到少年說自己的馬腳掌不結實,連忙過去看,果然是有些問題,這馬掌之法也是公主伊提出來的,當今公主真是天縱之才,能想到這樣的法子,就是做的不太牢固,總是容易掉……

綠色的草原,藍藍的天空,白白的云,飛翔的鷹.

黑黑的大馬.

馬背上搖晃的女童.

還有追著圍上來的一群人.

正是剛剛坐在最外圍喝茶的幾人.

神佑坐在馬背上,日頭有點曬了,她雖然不會曬黑,反而越曬越白,只是還是討厭耽擱,她認真的開口道:"你們擋著我的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