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看病
g,更新快,無彈窗,!

木屋很小.

對洛娘子的婢女小桃來說,這個小木屋還沒有她住的地方大.

連床都沒有,只有幾個草窩.

一堆火.

不像住人的地方.

不過里頭很暖和.

居然有三個小崽子.

婢女小春守在外頭,沒有進來.

小桃彎腰要抱小神佑.

小神佑卻揮手拍開了.

伸著手對著洛娘子聲音很清晰的喊道:"亮亮,抱."

洛娘子彎腰,身上雪白的斗篷落到地上,沾上了灰,一下子就髒了.

小神佑順著洛娘子的手,輕松的就爬到她身上,找了個非常舒適的位置.

抱著小家伙,洛無量就出去了.

並沒有管屋子里的兩人.

而小五猶豫了一下,背起了阿尋,也跟著出去了.

昨天阿鹿說,他不在的時候,讓他們照看妹妹的.

阿尋半夢半醒的.

小五還是堅定的出去了,昨天和今天他們都吃了東西,比以前好多了.

洛娘子抱著小神佑回住處,身後跟著兩個小尾巴.

洛娘子沒有管.

兩個婢女自然也就沒有管.

小五走的很害怕,越走越害怕.

這條路,是通往山寨里的.

他若是跟上去,遇上別的盜匪,會被殺死吧.

可是阿鹿說他們要照顧妹妹的,如果妹妹人都不見,怎麼照顧,至少要看到妹妹,小五是比較死腦筋的.

阿尋還睡著,要是阿尋醒了,能問問阿尋就好了.

小五心里這樣想著,腳步還是迅速的跟上了.

路上,真的看到有人.

小五全身都繃緊了,結果居然沒有人來過問.

一路上都沒有.

小五原本像一只老鼠一般縮著身體,背著阿尋,走著走著就挺起了背.

他背著阿尋居然就這樣走進了一個院子.

骨頭鋪的路.

有樹,有水,有魚.

屋子里居然還擺放著糕點.

散發著甜味和香氣.

小五都要醉了.

害怕緊張又激動.

洛娘子一路抱著小神佑,也不閑著,小神佑會說話了,正是愛說話的時候,丁零當啷的和洛娘子聊的很投入.

雖然十句有八句別人都聽不懂.

洛娘子卻聊的一臉認真 .

然後知道了後面兩個拖油瓶是哪里來的.

"真是貪吃的家伙."洛無量伸手彈了一下小神佑的鼻子,這家伙肯定是為了舍利子……這小家伙哪里懂什麼舍利子,就是骨頭珠子,這家伙就是想吃.

結果小神佑張嘴就把她手指咬住了……連牙都沒有長,根本咬不疼,只是有點癢.

也不知道天天這樣亂吃會不會有問題.

洛無量還是有點擔憂.

"小春,你去把胡大夫喊來."

小春雖然時不時會消失,但是作為婢女還是很稱職,娘子吩咐了,她立馬就去做了,也沒有問緣故.

小五背著阿尋固執的站在門口.

"進來吧."洛娘子開口道.

小五猶豫了一下,一腳踏進去,待腳踩在地上,發現地上居然鋪的是軟墊,還有毛,立刻又把腳縮回去.

洛無量倒是笑了.

她這屋子,什麼人都能進,何況是兩個小屁孩.

"沒事,小家伙喜歡地上爬,怕她磕到,所以鋪了毯子."

小五于是雙腳都踏進了屋子,整個人都覺得有點搖擺.

介于昏睡和醒著的阿尋,想說話,也開不了口,只是稀里糊塗的被小五背著.

若是他能開口,或許不會讓小五跟來吧.

只是現在小五進了屋子,看到小神佑在一張軟榻上坐著跟他揮手.

他一腳輕一腳重的走過去,整個人都有點懸空,他還沒有走過這麼軟的地.

小神佑隨手拿起軟榻旁邊小桌子上的一塊糖酥,遞給了小五.

"好吃."

糖酥沒有靠近,就已經聞到了香氣,上面還有焦糖,芝麻,褐色的,硬硬的一小塊,漂亮的很.

看著就很好吃.

應該是非常非常的好吃.

小五用手托了一下後背的阿尋,他的手心都出汗了.

他沒有接過來,而是轉頭看了一眼那個漂亮娘子.

洛無量看到那小屁孩投過來的眼神,眼珠子特別大,頭也大.

她沒好氣的點了點頭.

小五使勁的把手在身上搓乾淨了,才把那塊糖酥接了過來.

卻也沒有立刻塞進嘴里.

而是小心的把阿尋放了下來,阿尋也靠在了小佑身邊,然後把那塊糖輕輕的掰了一點塞進了阿尋的嘴里.

想把剩下的塞進自己嘴里,可是看著笑嘻嘻的小神佑,小五頓了頓,把剩下的糖掰開,塞給了小神佑,恩,她是妹妹,她最小.

然後把剩下最後一點點,塞進自己的嘴里,並且隱晦的添了自己抓糖的手.

昏睡的阿尋,迷迷糊糊的覺得嘴里有點甜,像是做了一個美夢.

小五很認真的吃著那小半塊糖,真的很甜.

小神佑吧唧一下就吃完了,直接吞的.

然後又掏出了骨頭珠子,往嘴里丟.

洛無量看到小家伙又這樣,連忙過去,把她手拿下來,哪里還有什麼珠子,就剩口水了,小家伙傻乎乎的笑著.

看的洛無量又氣又無奈.

拍她都舍不得有力.

屋子門開了.

來的不僅僅是胡大夫,還有大當家.

大當家進門就看到洛娘子正抓著那個小孩的手,臉上眉頭微蹙,卻非常好看,比平日那風情的模樣,還要生動.

胡大夫留著一撮山羊胡,咳嗽了一聲.

小五看到來人,緊張的坐在了阿尋面前.

洛無量看到李丑,也愣了一下.

她今天要帶小家伙過來,前兩天已經應付了大當家很久了,本以為他今天不會過來了.

事實上,和小家伙在一起的時候,洛無量不希望大當家出現.

"身體又不舒服了嗎?昨天見還好著."大當家言語溫柔的道.

洛娘子坐直了身體,露出了漂亮的頸脖,微微仰著頭,這一刻,她渾身上下更有一種說不出的嬌媚.

"還行吧,就是這小東西,抓著石頭都往嘴里塞,想讓胡大夫幫忙看看."

山羊胡的胡大夫,動作麻利,沒有多說話.

也沒有看洛娘子.

低頭就伸手抓住了小神佑的胳膊.

小神佑沒有掙紮,定定的看著面前的人,然後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胡子,笑開了.

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

看著就開心.

洛無量趕緊揪開她的手,輕輕罵了一句:"不准調皮."

良久,胡大夫收回了手,聲音平直的道:"生下來就虧了身體,活不過及笄."

洛無量的笑容僵住了.

小五張大嘴.

閉著眼的阿尋,嘴輕輕的動了動,原來不是美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