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菩薩
g,更新快,無彈窗,!

小木屋里的火堆,是用柴火架起來的,燒的十分均勻,煙氣也很少.

駝背老巴進來,看到火堆邊躺著的三個人的時候,愣了一下.

地上有新鮮的血跡.

"巴叔,我殺人了."

進來,阿鹿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駝背老巴沒有說話,而是轉身,把門去關上.

後背的大駝背,對著阿鹿.

"你後悔嗎?害怕嗎?"

"我不後悔,有點害怕."阿鹿認真的回答道.

"不後悔就好,慢慢會習慣,你說說你怎麼動手的?"

"他背對著我,我藏在暗處,把刀丟過去,你上次說人身體很弱的位置,是心口靠右一點,我就按那個位置來的,然後他死了,很快,應該不會很疼,他沒叫."阿鹿慢慢回憶道.

"位置對了,沒有叫,說明你處理的利索,但是藏在暗處這個有些不妥,當時你背著神佑?"老巴坐下,一臉認真的問道.

阿鹿點了點頭.

他後背背著妹妹,他要救人,不能有一點風險,所以他殺人,他不後悔.

"阿佑很乖."那一刻,她好像沒有呼吸一般的安靜,這一句話阿鹿沒有說,擔心巴叔覺得怪異,可是現在想起來,好像就是那樣.

許是自己太緊張了吧.

地上的小孩動了動.

小神佑先醒了過來.

半瞌著眼,看到巴叔,她麻利的把自己滾出來,滾到了巴叔身邊.

每次小家伙靠過來,冷靜的老巴都有些手忙腳亂.

他對阿鹿一直很冷靜,但是對小女娃,則是很害怕,害怕自己手一點點重,傷了她.

不過小神佑向來是很能辨別人的感覺的.

比如在三當家面前,小神佑會很乖.

在大當家跟前,更是蔫蔫的.

但是老巴和洛娘子這里,她是一來就敢撲過去.

老巴身體僵硬的坐著,小神佑閉著眼就爬了上去,找了個舒適的位置,繼續躺著.

老巴說話聲音都輕了.

"你撿這兩個小崽子來做什麼,山寨里可不會發吃的,你救的了他們一會,難不成還救一輩子,山寨里的人看到了,隨時都可以射殺的."

雖然聲音輕,但是小五和阿尋的身體都抽動了一下.

實際剛剛老巴推門進來,他們就醒了.

他們是俘虜洞的孩子,哪怕是昏死過去,身體也還是本能的警覺的.

阿鹿之前聽巴叔說過俘虜洞的事情.

他也有一番考量.

"我會去跟三當家說,我再交一份租,讓這兩人跟著我,我聽說去了哨隊,做的好,可以有手下,等他們養好身體,大的可以跟我去哨隊,小的那個可以陪阿佑."

阿鹿的話剛剛說完,小五就坐起來,激動的道:"我什麼都會做,我跑的快,阿尋很會照顧人,他把我照顧的很好."

阿尋睜開了眼,沒有起來,他起不來,不過他的手,被小五緊緊的抓著.

老巴哼了一聲,沒有否定,也沒有贊成.

他不滿阿鹿的心軟,可是對心軟的阿鹿又有點安心.

阿鹿如今是他們當中最高的少年了.

像是主心骨一般.

午飯,是一大鍋糊糊.

他先給巴叔盛了一碗.

然後給那一咕嚕坐起來的小五遞了一碗.

小五有些受寵若驚的接過那個有些燙的碗.

燙的手心發熱.

他知道俘虜洞的俘虜也有被山寨里的人提走的.

山寨的盜匪先練習殺人的手感,會從俘虜洞里選人.

小五見過,那之後,每次來選人,他都不敢露面,背著阿尋遠遠的躲著,俘虜洞是地獄,外頭,對他來說,也是地獄.

他慌亂的放下碗,把小五扶起來.

他肚子很餓.

看著那一鍋饃饃在煮的時候,他眼神都發綠了.

可是這會子,他抱著那燙燙的碗,一點一點的把里頭的糊糊舀進阿尋的嘴里.

被扶起來的阿尋,很費勁,全身都疼.

他沒有拒絕,費勁的張開嘴,費勁的吞咽,他要活著,他想活著,小五這家伙,太笨.

吃了小半碗.

他就閉嘴了.

小五也不矯情,把剩下半碗,一口氣倒進嘴里.

不停歇的,就一下,大半碗就沒有了.

然後小心翼翼的把碗舔一遍,那破碗被舔的蹭亮.

他把蹭亮的碗遞還給阿鹿.

沒有再要.

阿鹿也沒有再給他盛.

"太久沒吃東西,慢慢來,一次不能吃太多,會死."阿鹿看著面前這個少年那小心翼翼又渴望的眼神,解釋了一句.

小五拼命的點頭.

阿尋抓著小五的手,松了松.

第二日一早,阿鹿就下山了.

昨天傍晚洛娘子來過,說今天讓小神佑去她那的.

阿鹿答應了.

他救來的兩個俘虜,身體壞的太厲害,還要養一陣.

洛娘子來的也很早.

她來的時候,小神佑還在睡覺.

小神佑還很小,吃完早飯,都還會睡個回籠覺.

老巴是要去干活的.

小神佑睡在阿尋身邊.

阿尋也在睡覺,小五倒是醒著,不過睜著眼舍不得起來,他習慣了在黑乎乎的洞里看人,都沒有好好看過阿尋.

阿尋原來長的一點都不難看,就是太瘦了,耳朵太大,身體又很小,看起來有些怪.

而那個小孩長的卻是非常好看,眼睛鼻子嘴巴都很漂亮,就是黑了一點.

小孩有名字,叫做神佑.

她哥哥喊她阿佑.

她哥哥叫阿鹿.

小五看看阿尋,又看看阿佑,覺得真好,能安心的躺著,不要隨時繃緊了身體,隨時擔心.

鹿哥走的時候,讓他看好他妹妹.

小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阿佑.

想了想,自己身上還有兩顆骨珠,他掏出珠子,悄悄的塞給了小家伙.

想到小家伙醒來,看到兩顆珠子,一定會裂開嘴笑.

笑起來還沒有牙,小五有點期待.

這時候,門開了.

小五嚇一跳,第一時間擋到了阿尋和小家伙面前.

推門的卻是個小姑娘,穿著有花朵的藍色裙子,腳上毛毛的鞋,腰細細的.

小五臉一下子紅了.

但是防備的更厲害了.

像是一頭隨時會咬人的野狗一般.

他頭發短,亂糟糟的,豎起來.

小姑娘卻沒有進來,而是側開身子,又出現了一個女子.

小五愣住了.

那女子一身聖潔,眉眼嘴巴就在發光.

"你是菩薩嗎?"

"噗嗤."婢女小桃笑了.

"她不是,她是我的亮亮."小神佑醒了,爬起來坐著,大聲的道.

洛娘子也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