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陽光
g,更新快,無彈窗,!

婢女小桃,穿著厚厚的夾襖,坐在門口一下一下的點著頭.

傍晚了,夕陽斜照.

照在小桃那一雙大腳上.

洛娘子開窗的聲音,把她吵醒.

她揉了揉眼,看到窗前的洛娘子.

洛娘子表情嚴肅,人也很嚴肅.

越發淡漠了.

也越發好看了.

同樣的臉龐,自己的臉扁扁的.

洛娘子的臉卻是精致無比,說話,看人,生氣,高興,都會很好看.

小桃急忙忙的起身,按照往常的習慣,洛娘子是要沐浴了,她要准備止血的藥.

……

漂亮的骨頭珠子都被換成了肉干.

小五覺得太劃算了.

拖著阿尋到了小骨潭邊,想要再找一些珠子,好明天再去換.

他們住在俘虜洞里.

俘虜洞在一個小山包的洞穴里,縱橫交錯,最終都通向那個幽深的小骨潭.

山寨里的人,隔一段時間會來骨潭打撈骨頭.

小骨潭里撈出來的骨頭,潔白漂亮.

打撈完,隔一段時間,又會有新的骨頭漂浮起來.

而小五找來的珠子就是在小骨潭那里找到的.

小骨潭邊上有個小洞,小洞里隔一段時間,會出現幾顆珠子.

大人們並不喜歡靠近那骨潭,所以也沒有人發現.

因為只有快死了,才會跳進骨潭,或者被人丟進骨潭.

小五掏了掏.

只掏出了兩顆.

有點苦惱.

"那小屁孩連話都不會說,卻奸詐的很."

阿尋想到那小孩坐在地上,一邊擺肉干,一邊擺石頭的模樣,那骷髏一般瘦削的臉居然露出了一個笑容.

小五看的嚇一跳.

這樣的阿尋笑起來,有點說不出的可怕.

阿尋太瘦了,一對耳朵又極大.

第二天.

不用油麻草,大黑就帶著小神佑晃悠到了那個山洞口.

小五迫不及待的拿出兩顆骨頭珠子.

小神佑伸手接了兩顆珠子放到了口袋.

然後坐在那仰著頭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繼續等.

"沒有了,就只有兩顆."小五很無奈.

小神佑好像聽懂了,從口袋里挑出了一條最細的肉干,然後撕成了兩半.

把那一半遞給了小五.

小五:……

阿尋在一邊又笑了.

看的小五毛骨悚然.

卻見那小屁孩把剩下一半肉干遞給了阿尋,還流著口水道:"可可,笑,好看."

輪到阿尋愣住了.

雖然俘虜洞里沒有鏡子,可是從別人的話語,還有骨潭的倒影里,阿尋是能看見自己的,他整個人瘦的像骷髏一般,兩個耳朵又特別大,應該是長的很可怕的.

可是小家伙居然說他笑起來好看.

而且他喊自己哥哥.

小五覺得有點熟了,看著小家伙的模樣,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她的臉蛋.

軟軟的,肉肉的.

"阿尋,她真好玩."

沒有想到小家伙卻忽然臉一扁,大哭起來.

把小五嚇一跳.

連忙松手.

阿尋也嚇一跳.

可是看到那小家伙坐在那,眼睛大滴大滴的淚水豆子落下.

"你把她弄哭了,你抱她起來試試,說不定就不哭了."阿尋有些不確定的道.

小五向來聽阿尋的話,只要阿尋說的話都是對的.

所以他把小家伙抱起來,果然見她的眼淚似乎止住了,只是裝的滿滿的在眼睛里打轉.

他雖然一直背阿尋,有時候也把阿尋抱起來,阿尋一身骨頭硬邦邦的,不像這小家伙,全身都肉呼呼的,軟趴趴的,完全沒有骨頭一樣.

小五有點緊張,抱在手上差點掉地上,還好,他反應機敏,連忙接住了.

"咯咯咯"

沒有想到小家伙差點掉地上,居然一點不怕,反而笑了.

小五抱在手里,看到小家伙眼淚都沒有干,就大笑起來,好像很喜歡這樣,于是他又用力一拋,把小家伙往上丟,然後在小家伙快到地上的時候,伸手接住.

小家伙笑的很開心.

而小五丟一會,就一頭汗了.

這家伙很重,剛剛抱的時候沒有感覺,玩一會就覺得很重,像個大石頭一樣.

阿尋都沒有她重的感覺.

小五放下了小家伙,靠在地上,重重的喘氣.

小神佑還沒有玩夠,就跑到了阿尋跟前.

阿尋瘦的全是骨頭,自己都要人拖著走路,自然抱不動小家伙.

只能伸手撓她的小腦袋.

沒有想到,撓著撓著,小家伙居然靠著他睡著了.

小五看著那小小一團團靠著阿尋,均勻的呼吸著,說話都輕了.

"阿尋,她真好玩."

……

等到小神佑再醒來,已經在大黑背上,在熟悉的木屋跟前的草地上,曬著太陽.

小神佑側著臉貼在馬背上,看著遠方.

遠方,有一個火紅的太陽.

很遠很遠.

她忽然有點冷.

從口袋里摸出那兩顆石頭珠子,放到嘴里,有點苦.

她閉著眼睛像吃糖一樣吃掉了.

她臉上露出甜甜的笑容,勝過陽光明媚.

那日,那束陽光落到她跟前,轉了個彎.

此刻……

整座山都被陽光一層層籠罩.

枯骨山上的盜匪,忽然覺得有些暖和了.

那只吡鷹忽然飛的很高很高,在天空中驚叫起來"哇……"

坐在窗前書桌上,算賬的三當家,忽然覺得肩膀上的老傷,沒有那麼疼了.

正在發脾氣的大當家,拿著刀要砍人,砍到一半,松開了刀,刀卡在那人身上,陽光從刀上反射出來.

洞穴深處一個少年背著另外一個少年行走,少年小五開口道:"阿尋,好像有點熱,是不是冬天快過完了?"

阿尋搖了搖頭:"還沒有,不過快了吧."

馬背上的阿鹿騎的很快很快,外頭的舊棉衣都穿不住了.

"巴叔,天氣要變好了."

駝背老巴仰著頭,額頭密密麻麻的汗珠落了下來.

"過了寒冬,日子就好過了."

骨潭深處,黑霧翻滾.

像是龍一般,翻騰著.

大黑有些不安的踱步.

小神佑坐了起來,看著天邊的光束,她輕輕的抬起手,手上像是抓住了陽光一般,沒有溫度,只是很亮.

黑臉的小神佑,這一刻,整個人潔白如光.

小神佑松開了手.

散開了陽光.

明亮的光從枯骨山上一直往外擴散,慢慢籠罩整個草原,雪山,聖湖.

湖底下一個陳舊的木箱,啪嗒一聲碎了.

里面的符文也隨著水流被卷走了.

那條大蛇,甩甩尾,向深處游去.

小神佑騎著馬,朝哥哥走去,漂亮的馬尾輕輕的甩著.